景德传灯录

宋代 释道元 撰

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六

  吉州青原山行思禅师第九世下至第十一世 。

  第九世下 金陵清凉文益禅师法嗣下三十三人 苏州荐福绍明禅师 泽州古贤谨禅师 宣州兴福可勋禅师 洪州上蓝守讷禅师 抚州覆船和尚 杭州奉先法瑰禅师 庐山化城慧朗禅师 杭州永明道鸿禅师 高丽灵鉴禅师 荆门上泉和尚 庐山大林僧遁禅师 池州仁王缘胜禅师 庐山归宗义柔禅师(已上一十三人见录) 泉州上方慧英禅师 荆州护国迈禅师 饶州芝岭照禅师 庐山归宗师慧禅师 庐山归宗省一禅师 襄州延庆通性大师 庐山归宗梦钦禅师 洪州舍利玄阐禅师 洪州永安明禅师 洪州禅溪可庄禅师 潭州石霜爽禅师 江西灵山和尚 庐山佛手岩因禅师 金陵保安止和尚 升州华严幽禅师 袁州木平道达禅师 洪州大宁道迈禅师 楚州龙兴德宾禅师 鄂州黄龙仁禅师 洪州西山道耸禅师(已上二十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襄州清溪洪进禅师法嗣二人 相州天平山从漪禅师 庐山圆通缘德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金陵清凉休复禅师法嗣二人 金陵奉先慧同禅师(一人见录) 庐山宝庆庵道习禅师(一人无语句不录) 抚州龙济山绍修禅师法嗣一人 河东广原和尚(一人见录) 衡岳南台守安禅师法嗣二人 襄州鹫岭善美禅师(一人见录) 安州慧日院明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漳州报劬院玄应禅师法嗣一人 报劬第二世仁义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漳州隆寿无逸禅师法嗣一人 漳州隆寿法骞禅师(一人见录) 庐山归宗道诠禅师法嗣一人 筠州九峰义诠禅师(一人见录) 眉州黄龙继达禅师法嗣一人 第二世黄龙和尚(一人见录) 朗州梁山缘观禅师法嗣一人 郢州大阳山警玄禅师(一人见录) 。

  第十世 天台山德韶国师法嗣四十九人 杭州永明寺延寿禅师 温州大宁可弘禅师 苏州长寿朋彦大师 杭州五云山志逢大师 杭州报恩法端禅师 杭州报恩绍安禅师 福州广平守威禅师 杭州报恩永安禅师 广州光圣师护禅师 杭州奉先清昱禅师 天台普闻智勤禅师 温州雁荡愿齐禅师 杭州普门希辩禅师 杭州光庆遇安禅师 天台般若友蟾禅师 婺州智者全肯禅师 福州玉泉义隆禅师 杭州龙册晓荣禅师 杭州功臣庆萧禅师 越州称心敬琎禅师 福州严峰师术禅师 潞州华严慧达禅师 越州清泰道圆禅师 杭州九曲庆祥禅师 杭州开化行明大师 越州开善义圆禅师 温州瑞鹿遇安禅师 杭州龙华慧居禅师 婺州齐云遇臻禅师 温州瑞鹿寺本先禅师(已上三十人见录) 杭州报恩德谦禅师 杭州灵隐处先禅师 天台善建省义禅师 越州观音安禅师 婺州仁寿泽禅师 越州云门重曜禅师 越州大禹荣禅师 越州地藏琼禅师 杭州灵隐绍光禅师 杭州龙华绍銮禅师 越州碧泉行新禅师 越州象田默禅师 润州登云从坚禅师 越州观音朗禅师 越州诸暨五峰和尚 越州何山道孜禅师 越州大禹自广禅师 筠州黄檗师逸禅师 苏州瑞光清表禅师(已上一十九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杭州报恩寺慧明禅师法嗣一人 福州保明道诚大师(一人见录) 金陵报慈道场文遂导师法嗣五人 常州齐云慧禅师 洪州双岭祥禅师 洪州观音真禅师 洪州龙沙茂禅师 洪州大宁奖禅师(已上五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杭州永明道潜禅师法嗣三人 杭州千光王瑰省禅师 衡州镇境志澄大师 明州崇福庆祥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杭州灵隐清耸禅师法嗣九人 杭州功臣院道慈禅师 秀州罗汉愿昭禅师 处州报恩师智禅师 衡州瀔宁可先禅师 杭州光孝道端禅师 杭州保清遇宁禅师 福州支提辩隆禅师 杭州瑞龙希圆禅师(已上八人见录) 杭州国泰德文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金陵报慈行言导师法嗣二人 洪州云居义能禅师(一人见录) 饶州北禅清皎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金陵清凉泰钦禅师法嗣二人 洪州云居道齐禅师(一人见录) 庐山栖贤慧聪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金陵报恩法安禅师法嗣二人 庐山栖贤道坚禅师 庐山归宗第十四世慧诚禅师(二人见录) 庐州长安院延规禅师法嗣二人 庐州长安辩实禅师 潭州云盖用清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

  第十一世 杭州永明寺延寿禅师法嗣二人 杭州富阳子蒙禅师 杭州朝明院津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苏州长寿院朋彦大师法嗣一人 长寿第二世法齐禅师 杭州普门寺希辩禅师法嗣二人 高丽国慧洪禅师 越州上林胡智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行思禅师第九世下。

  金陵清凉文益禅师法嗣。

  苏州荐福院绍明禅师。州将钱仁奉请住持。乃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一切处看取。

  泽州古贤院谨禅师。师勘僧云。如来坚密身一功尘中现。如何是坚密身。僧竖指。师云。现即现尔怎生会。僧无语。师侍立次见净慧问一僧云。自离此间什么处去来。曰入岭来。净慧曰。不易。曰虚涉他如许多山水。净慧曰。如许多山水也不恶。其僧无语。师于此言下大悟。僧问。如何是佛。师曰。筑着汝鼻孔。

  宣州兴福院可勋禅师。建州建阳人也。姓朱氏。自净慧印心遂开法住持。僧问。如何是兴福主。师曰。阇梨不识。曰莫只遮便是么。师曰。纵未歇狂头亦何失。问如何是道。师曰。勤而行之。问何云法空。师曰。不空。师有偈示众曰。

   秋江烟岛晴  鸥鹭行行立
   不念观世音  争知普门入

  洪州上蓝院守讷禅师。上堂谓众曰。尽令提纲无人扫地。丛林兄弟相共证明。晚进之流有疑请问。有僧问。愿开甘露门。当观第一义。不落有无中。请师垂指示。师曰。大众证明。曰恁么即屈去也。师曰。闲言语。问如何是佛。师曰。更问阿谁。

  抚州覆船和尚。僧问。如何是佛。师曰。不识。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莫谤祖师。

  杭州奉先寺法明普照禅师法瑰。僧问。释迦出世天雨四华地摇六动。未审和尚今日有何祥瑞。师曰。大众尽见。曰法王法如是也。师曰。人王见在。问净慧宝印和尚亲传。今日一会当付何人。师曰。谁人无分。曰恁么即雷音普震无边刹也。师曰。也须善听。

  庐山化城寺慧朗禅师。江南相宋齐丘请开堂。师升座曰。今日令公请山僧为众。莫非承佛付嘱不忘佛恩。众中有问话者出来。为令公结缘。僧问曰。令公亲降大众云臻。从上宗乘请师举唱。师曰。莫是孤负令公么。问师常苦口为什么学人己事不明。师曰。阇梨什么处不明。曰不明处请师决断。师曰。适来向汝道什么。曰恁么即全因今日去也。师曰。退后礼三拜。

  杭州慧日永明寺通辩禅师道鸿(第三世住)僧问。远离天台境。来登慧日峰。久闻师子吼。今日请师通。师曰。闻么。曰恁么即昔时崇寿今日永明也。师曰。幸自灵利何须乱道。师谓众曰。大道廓然古今常尔。真心周遍如量之智皎然。万象森罗咸真实相。该天括地亘古亘今。大众还会么。还辨白得么。问国王嘉命公贵临筵。未审今日当为何事。师曰。验取。曰此意如何。师曰。什么处去来。曰恁么即犹成造次也。师曰。休乱道。问诸佛出世放百宝光明。师登宝座有何祥瑞。师曰。可验。曰法王法如是。师曰。也是虚言。

  高丽灵鉴禅师。僧问。如何是清净伽蓝。师曰。牛栏是。问如何是佛。师曰。拽出癫汉着。

  荆门上泉和尚。僧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曰。我得。问远远投师如何一接。师接杖视之。其僧礼拜。师便喝。问尺璧无瑕时如何。师曰。我不重。曰不重后如何。师曰。火里螂蟉飞上天。

  庐山大林寺僧遁禅师初住圆通。有僧举。僧问玄沙和尚。向上宗乘此间如何言论。玄沙云。少人听。今问师。不知玄沙意旨如何。师曰。待汝移却石耳峰我即向汝道(归宗柔别云。且低声)

  池州仁王院缘胜禅师。僧问。农家击壤时如何。师曰。僧家自有本分事。曰不问僧家本分事。农家击壤时如何。师曰。话头何在。

  庐山归宗寺义柔禅师(第十三世住)师初上堂升座。维那白槌曰。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曰。若是第一义且作么生观。恁么道落在什么处。为是观。为复不许人观。先德上座共相证明。后学初心莫唤作返问语倒靠语。有疑请问。僧问。诸佛出世说法度人感天动地。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师曰。人天大众前寱。语作么。问诸官己集大众侧聆。如何是出世一言之事。师曰。大众证明。问香烟起处师登座。未审宗乘事若何。师曰。教乘也恁么会。问优昙华拆人皆睹达本无心事若何。师曰。谩语。曰恁么即南能别有深深旨。不是心心人不知。师曰。事须饱丛林。问昔日余峰今日归宗。未审是一是二。师曰。谢汝证明。问智藏一箭直射归宗。归宗一箭当射何人。师曰。莫谤我智藏。问此日知军亲证法。师从何处答深恩。师曰。教我道什么即得。师又曰。一问一答也无了期。佛法也不是恁么道理。大众此日之事故非本心。实谓只个住山宁有意。向来成佛亦无心。盖缘是知军请命寺众诚心。既到遮里。且说个什么即得。还相悉么。此若不及古人便道。相逢欲相唤脉脉不能语。作么生会。若会堪报不报之恩。足助无为之化。若也不会。莫道长老开堂只举古人语。此之盛事天高海深。况喻不及。更不敢赞祝皇风回向清列。何以故。古人犹道吾祷久矣。岂况当今圣明者哉。久立珍重。僧问。如何是空王庙。师曰。莫少神。曰如何是庙中人。师曰。适来不谩道。问灵龟未兆时如何。师曰。是吉是凶。问未达其源乞师方便。师曰。达也。曰达后如何。师曰。终不恁么问。问久发大乘心中忘此意。如何是此意。师曰。又道中忘。

  前襄州清溪洪进禅师法嗣。

  相州天平山从漪禅师。有僧问。如何得出三界。师曰。将三界来与汝出。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显露地。问如何是佛。师曰。不指天地。曰为什么不指天地。师曰。唯我独尊。问如何是天平。师曰。八凹九凸。问洞深杳杳清溪水饮者如何不升坠。师曰。更梦见什么。问大众云集合谭何事。师曰。香烟起处森罗见。

  庐山圆通院缘德禅师钱塘人也。姓黄氏。初出家于临安朗瞻院落发。依年往天台山受具。始习禅那于天龙顺德大师。寻往江表问道。值洪进山主印心。时江南国主于庐山建院请师开法。师上堂示众曰。诸上座明取道眼好。是行脚僧本分事。道眼若未明有什么用处。只是移盘吃饭。道眼若明有何障碍。若未明得强说多端。也无用处无事也好寻究。僧问。如何是四不迁。师曰。地水火风问如何是古佛心。师曰。水鸟树林。曰学人不会。师曰。会取学人。问久负勿弦琴请师弹一曲。师曰。负来得多少时也。曰未审作何音调。师曰。话堕也珍重。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过去灯明佛本光瑞如此。问如何是学人自己。师云。特地申问是什么意。问如何是大梅主。师云。阇梨今日离什么处。

  前升州清凉休复禅师法嗣。

  升州奉先寺净照禅师慧同。魏府人也。姓张氏。幼岁出家礼饶州北禅院惟直禅师披削。年满受具于抚州希操律师于清凉得法。僧问。唯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又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群生前。于此二途请师说。师曰。唯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僧问。如何是古佛心。师曰。汝疑阿那个不是。问如何是常在底人。师曰。更问阿谁。

  前抚州龙济山绍修禅师法嗣。

  河东广原和尚。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示偈曰。

   刹刹现形仪  尘尘具觉知
   性源常鼓浪  不悟未曾移

  前衡岳南台守安禅师法嗣。

  襄州鹫岭善美禅师(第三世住)僧问。如何是鹫岭境。师曰。岘山对碧玉江水往南流。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有什么事。问百川异流还归大海。未审大海有几滴。师曰。汝还到海也未。曰到海后如何。师曰。明日来向汝道。

  前漳州隆寿院无逸禅师法嗣。

  隆寿法骞禅师泉州晋江县人也。姓施氏。母廖氏始娠顿恶荤腥。及长舍于本州开元寺菩提院出家纳戒。诣漳州参逸和尚得旨。刺史陈洪铦请开堂住持(隆寿第三世住)上堂谓众曰。今日隆寿。出世三世诸佛森罗万象同时出世同时转法轮。诸人还见么。僧问。如何是隆寿境。师曰。无汝插足处。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未识境在。有僧到参。至明日入方丈请师心要。师曰。昨日相逢序起居。今朝相见事还如。如何却觅呈心要。心要如何特地疏。

  前庐山归宗寺道诠禅师法嗣。

  筠州九峰义诠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有力者负之而趋。

  前眉州黄龙继达禅师法嗣。

  眉州黄龙第二世和尚。僧问。如何是密室。师曰。斫不开。曰如何是密室中人。师曰。非男女相。问国内按剑者是谁。师曰。昌福。曰忽遇尊贵时如何。师曰。不遗。

  前朗州梁山缘观禅师法嗣。

  郢州大阳山警玄禅师。僧问。丛林浩浩法鼓喧喧。向上宗乘如何举唱。师曰。他无个消息争肯应当。曰今日宗乘已蒙师指示。未审法嗣嗣何人。师曰。梁山点出秦时镜。长庆峰前一样辉。问如何是大阳境。师曰。孤鹤老猿啼谷韵。瘦松寒竹锁青烟。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作么作么。问如何是大阳家风。师曰。满瓶倾不出大地勿饥人。问如何是佛。师曰。汝何不是佛。曰学人不会时如何。师曰。迢然不挂三秋月。一句当阳岂在灯。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解问不当。曰学人不会时如何。师曰。陕府铁牛人皆向。卞和得玉至今传。问如何是大阳透法身底句。师曰。大洋海底红尘起。须弥顶上水横流。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什么百鸟衔华。师曰。出户乌鸡头戴雪。曰见后为什么不衔华。师曰。杲日当天后乌鸡出户飞。

  行思禅师第十世。

  前天台山德韶国师法嗣。

  杭州慧日永明寺智觉禅师延寿。余杭人也。姓王氏。总角之岁归心佛乘。既冠不茹荤。日唯一食。持法华经七行俱下。才六旬悉能诵之。感群羊跪听。年二十八为华亭镇将。属翠岩永明大师迁止龙册寺大阐玄化。时吴越文穆王知师慕道。乃从其志放令出家。礼翠岩为师。执劳供众都忘身宰。衣不缯纩食无重味。野蔬布襦以遣朝夕。寻往天台山天柱峰九旬习定。有鸟类尺鷃巢于衣襵中。暨谒韶国师一见而深器之密授玄旨。仍谓师曰。汝与元帅有缘。他日大兴佛事密受记。初住明州雪窦山学侣臻凑(咸平元年赐额曰资圣寺)师上堂曰。雪窦遮里迅瀑千寻不停纤粟。奇岩万仞无立足处。汝等诸人向什么处进步。时有僧问。雪窦一径如何履践。师曰。步步寒华结言言彻底冰。建隆元年忠懿王请入居灵隐山新寺为第一世。明年复请住永明大道场为第二世。众盈二千。僧问。如何是永明妙旨。师曰。更添香着。曰谢师指示。师曰。且喜勿交涉。师有偈曰。

   欲识永明旨  门前一湖水
   日照光明生  风来波浪起

  问学人久在永明。为什么不会永明家风。师曰。不会处会取。曰不会处如何会。师曰。牛胎生象子碧海起红尘。问成佛成祖亦出不得。六道轮回亦出不得。未审出个什么不得。师曰。出汝问处不得。问承教有言。一切诸佛及佛法皆从此经出。如何是此经。师曰。长时转不停非义亦非声。曰如何受持。师曰。若欲受持者应须用眼听。问如何是大圆镜。师曰。破砂盆。师居永明道场十五载。度弟子一千七百人。开宝七年入天台山度戒约万余人。常与七众受菩萨戒。夜施鬼神食。朝放诸生类不可称算。六时散华。行道余力念法华经一万三千部。着宗镜录一百卷。诗偈赋咏凡千万言。播于海外。高丽国王览师言教。遣使赍书叙弟子之礼。奉金线织成袈裟紫水精数珠金澡罐等。彼国僧三十六人亲承印记。前后归本国各化一方。以开宝八年乙亥十二月示疾。二十六日辰时焚香告众跏趺而亡。明年正月六日塔于大慈山。寿七十二。腊四十二。太宗皇帝赐额曰寿宁禅院。

  温州大宁院可弘禅师。僧问。如何是正真一路。师曰。七颠八倒。曰恁么即法门无别去也。师曰。我知汝错会去。问皎皎地无一丝头时如何。师曰。话头已堕。曰乞师指示。师曰。适来亦不虚设。问向上宗乘请师举扬。师曰。汝问太迟生。曰恁么即不仙陀去也。师曰。深知汝恁么去。

  苏州安国长寿院朋彦大师永嘉人也。姓秦氏本州开元寺受业。初参婺州金鳞宝资和尚。后因慧明禅师激发而归于天台之室悟正法眼。自此随缘阐法盛化。姑苏节帅钱仁奉礼重创院请转法轮。本国赐紫衣。署广法大师。僧问。如何是玄旨。师曰。四棱塌地。问如何是绝丝豪底法。师曰。山河大地。曰恁么则即相而无相也。师曰。也是狂言。问如何是径直之言。师曰。千迂万曲曰恁么即无不总是也。师曰。是何言欤。问如何是道。师曰。跛涉不易。师建隆二年辛酉以住持付门人法齐继世说法。即其年四月六日示灭。寿四十九。腊三十五。

  杭州五云山华严道场志逢大师余杭人也。生恶荤血肤体香洁。幼岁出家于本邑东山朗瞻院。依年受具。通贯三学了达性相。尝梦升须弥山睹三佛列坐。初释迦次弥勒皆礼其足。唯不识第三佛。但仰视而已。时释迦示之曰。此是弥勒补处师子月佛。师方作礼。觉后因阅大藏经乃符所梦。天福中游方抵天台山云居道场参国师。宾主缘契顿发玄秘。一日因入普贤殿中宴坐。倏有一神人跪膝于前。师问曰。汝其谁乎。曰护戒神也。师曰。吾患有宿愆未殄汝知之乎。曰师有何罪唯一小过耳。师曰。何也。曰凡折钵水亦施主物。师每常倾弃非所宜也。言讫而隐。师自此洗钵水尽饮之。积久因致脾胃疾。十载方愈(凡折退饮食及涕唾便利等。并宜鸣指默念咒发施心而倾弃之)吴越国王向其道风。召赐紫署普觉大师。初命住临安功臣院。玄侣辐凑。师上堂曰。诸上座舍一知识而参一知识。尽学善财南游之式样也。且问上座。只如善财礼辞文殊拟登妙峰山谒德云比丘。及到彼所何以德云却于别峰相见。夫教意祖意同一方便终无别理。彼若明得此亦昭然。诸上座即今簇着老僧。是相见是不相见。此处是妙峰是别峰。脱或从此省去。可谓不孤负老僧。亦常见德云比丘。未尝刹那相舍离。还信得及么。僧问。丛林举唱曲为今时。如何是功臣的的意。师曰。见么。曰恁么即大众咸欣也。师曰。将谓师子儿。问佛佛授手祖祖传心。未审和尚传个什么。师曰。汝承当得么。曰学人承当不得。还别有人承当得否。师曰。大众笑汝。问如何是如来藏。师曰。恰问着。问如何是诸佛机。师曰。道是得么。师一日上堂良久曰。大众看看。便下座归方丈。开宝初忠懿王创普门精舍。三请住持再扬宗要。即普门第一世。师上堂曰。古德为法行脚实不惮勤劳。如雪峰和尚三回到投子九度上洞山。盘桓往返尚求个入路不得。看汝近世参学人。才跨门来便待老僧接引指掌说禅。且汝欲造玄极之道。岂同等闲。况此事悟亦有时。躁求焉得。汝等要知悟时么。如今各且下去堂中静坐。直待仰家峰点头。老僧即为汝分说。时有僧出曰。仰家峰点头也请师说。师曰。大众且道。此僧会老僧语不会老僧语。其僧礼拜。师曰。今日偶然失鉴。问如何是普门家风。师曰。几人观不足。曰如何是普门境。师曰。汝到处且问家风了休。师开宝四年固辞国主。称年老愿依林泉颐养。时大将凌超以五云山新创华严道场。奉施为终老之所。雍熙二年乙酉十一月忽示疾。二十五日命侍僧办香水盥沐跏趺而坐。良久告寂。寿七十七。腊五十八。塔曰宝峰常照。

  杭州报恩光教寺慧月禅师法端(第三世住)师上堂曰。数夜与诸上座东语西话犹未尽其源。今日与诸上座大开方便一时说却。还愿乐也无。久立珍重。僧问。学人恁么上来请师接。师曰。不接。曰为什么不接。师曰。为汝太灵利。

  杭州报恩光教寺通辩明达禅师绍安(第四世住)师上堂曰。一句染神万劫不朽。今日为诸上座举一句。分明记取珍重。僧问。大众侧聆请师不吝。师曰。奇怪。曰恁么即今日得遇于师也。师曰。是何言欤。师有时示众曰。幸有楼台匝地常提祖印。不妨诸上座参取。久立珍重。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一切处见成。曰恁么即亘古亘今也。师曰。莫闲言语。

  福州广平院守威宗一禅师福州侯官人也。西峰山受业。参天台得旨。国师授之法衣。时有僧问曰。太庾岭头提不起。如何传授于师。师拈起衣曰。有人敢道天台得么。时吴越忠懿王向德命阐法住持。署于师名玄徒臻萃。上堂示众曰。达磨大师云。吾法三千年后不移丝发。山僧今日不移达磨丝发。先达之者共相证明。若未达者不移丝发。僧问。洪钟韵绝大众临筵。祖意西来请师提唱。师曰。洪钟韵绝大众临筵。问古人云。任汝千圣见我有天真佛。如何是天真佛。师曰。千圣是弟。问如何是广平家风。师曰。谁不受用。师后迁住怡山长庆。上堂谓众曰。不用开经作梵。不用展钞牒科。还有理论处也无。设有理论处乃是方便之谭。宗乘事作么生。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未曾有人答得。曰请师方便。师曰。何不更问。师后终于长庆。

  杭州报恩光教寺第五世住永安禅师温州永嘉人也。姓翁氏。幼岁依本郡汇征大师出家。后唐天成中随本师入国。吴越忠懿王命征为僧正。师尤不喜俗务。拟潜往闽川投访禅。会属路岐艰阻。遂回天台山结茆而止。寻遇韶国师开示顿悟本心乃辞出山。征师闻于忠懿王。初命住越州清泰院。次召居上寺署正觉空慧禅师。师上堂曰。十方诸佛一时云集。与诸上座证明。诸上座与诸佛一时证明。还信么。切忌卜度。僧问。四众云臻如何举唱。师曰。若到诸方切莫错举。曰非但学人大众有赖。师曰。礼拜着。僧问。五乘三藏委者颇多。祖意西来乞师指示。师曰。五乘三藏。曰向上还有事也无。师曰。汝却灵利。问如何是大作佛事。师曰。嫌什么。曰恁么即亲承摩顶去也。师曰。何处见世尊。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汝过遮边立。僧移步。师曰。会么。曰不会。师示偈曰。

   汝问西来意  且过遮边立
   昨夜三更时  雨打虚空湿
   电影豁然明  不似蚰蜓急

  师开宝七年甲戌夏六月示疾。告众为别。时有僧问。昔日如来正法迦叶亲传。未审和尚玄风百年后如何体会。师曰。汝什么处见迦叶来。曰恁么即信受奉行不忘斯旨也。师曰。佛法不是遮个道理。言讫坐亡。寿六十四。腊四十四。既阇维而舌不坏。柔软如红莲叶。今藏于普贤道场中。师以华严李长者释论旨趣宏奥。因将合经成百二十卷雕印。遍行天下。

  广州光圣道场师护禅师闽越人也。自天台得法化行岭表。国主刘氏待以师礼。创大伽蓝请师居焉。署大义之号。僧问。昔日梵王请佛今日国主临筵。祖嗣西来如何举唱。师曰。不要西来。山僧已举唱了也。曰岂无方便。师曰。适来岂不是方便。问国王三请来坐光圣道场。未审和尚法嗣何方。师曰。一声冬鼓万户齐窥。曰恁么即天台妙旨光圣亲承也。师曰。莫乱道。问学人乍入丛林西来妙诀乞师指示。师曰。汝未入丛林我已示汝了也。曰如何领会。师曰。不要领会。

  杭州奉先寺清昱禅师永嘉人也。得法于天台国师。吴越忠懿王召入问道。命军使薛温于西湖建大伽蓝曰奉先。建大佛宝阁。延请师居之演畅宗旨。署圆通妙觉禅师。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高声举似大众。师开宝中示灭于本寺。

  台州天台山紫凝普闻寺智勤禅师。僧问。如何是空手把锄头。师曰。但恁么谛信。曰如何是步行骑水牛。师曰。汝自何来。师有颂示众曰。

   今年五十五  脚未蹋寸土
   山河是眼睛  大海是我肚

  太平兴国四年例试僧经业。山门老宿各写法名。唯师不闲书札。时通判李宪问禅师。世尊还解书也无。师曰。天下人知。至淳化初不疾命侍僧开浴。浴讫垂诫徒众安坐而逝。塔于本山。三年后门人迁塔。发龛睹师全身不散。容仪俨若髭发仍长。迎入新塔。

  温州雁荡山愿齐禅师钱塘人也。姓江氏。少依水心寺绍岩禅师出家受具。初习智者教精研止观圆融行门。后参天台国师发明玄奥。乃住雁荡山。开宝五年吴越王长子。于西关建光庆寺请师开法住持。仍于城下诸禅众中访求名行三百人同入新寺。师上堂有僧问。夜月舒光为什么碧潭无影。师曰。作家弄影汉。其僧从东过西立。师曰。不唯弄影兼乃怖头。师居之未几固辞入山。太平兴国中示灭。

  杭州普门寺希辩禅师苏州常熟人也。幼出家礼本邑延福院启祥禅师落发具戒。诣楞伽山听律。寻谒天台受心印。乾德初吴越忠懿王命住越州清泰院。署慧智禅师。开宝中复召入居普门寺(即第二世住)师上堂曰。山僧素乏知见。复寡闻持。顷虽侍坐于山中。和尚亦不蒙一句开示。以至今与诸仁者聚会。更无一法可相助发。何况能为诸仁者。区别缁素商量古今。还怪得山僧么。若有怪者且道。此人具眼不具眼。有宾主义无宾主义。晚学初机必须审细。时有僧问。如何是普门示现神通事。师曰。恁么即阇梨怪老僧也。曰不怪时如何。师曰。汝且下堂里思惟去。太平兴国三年吴越王入觐。师随宝塔至见于滋福殿。赐紫号慧明大师。端拱中上言愿还故里。诏从之赐御制诗。及忠懿王施金。于常熟本山院创塼浮图七级高二百尺。功既就。至道三年八月二十五日示疾而逝。寿七十七。腊六十三。塔于院之西北隅。

  杭州光庆寺遇安禅师钱塘人也。姓沈氏。丱岁出家。于天台华顶峰礼庵主重萧披剃依年受具。寻遇本山韶国师密契宗旨。乾德中吴越忠懿王命住北关倾心院。又召入居天龙寺。开宝七年甲戌安僖王请于光庆寺摄众。署善智禅师。初上堂有僧问。无价宝珠请师分付。师曰。善能吐露。曰恁么即人人具足也。师曰。珠在什么处。僧乃礼拜。师曰。也是虚言。问提纲举领尽立主宾。如何是主。师曰。深委此问。曰如何是宾。师曰。适来向汝道什么。曰宾主道合时如何。师曰。其令不行。问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如何是吞万象底光。师曰。大众总见汝恁么。问曰。光吞万象从师道心。月孤圆意若何。师曰。抖擞精神着。曰鹭倚雪巢犹可辨。光吞万象事难明。师曰。谨退。问青山缘水处处分明。和尚家风乞垂一句。师曰。尽被汝道了也。曰未必如斯请师答话。师曰。不用闲言。又一僧方礼拜。师曰。问答俱备。僧拟伸问。师乃叱之。师有时示众曰。欲识曹溪旨。云飞前面山。分明真实个。不用别追攀。问承古德有言。井底红尘生山头波浪起。未审此意如何。师曰。若到诸方但恁么问。曰和尚意旨如何。师曰。适来向汝道什么。师又曰。古今相承皆云。尘生井底浪起山头。结子空华生儿石女。且作么生会。莫是和声送事就物呈心句里藏锋声前全露么。莫是有名无体异唱玄谭么。上座自会即得古人意旨。不然既恁么会不得合作么生会。上座欲得会么。但看泥牛行处阳焰翻波。木马嘶时空华坠影。圣凡如此道理分明。何须久立珍重。太平兴国三年随宝塔见于滋福殿。赐紫号朗智大师。淳化初还光庆旧寺。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归寂。

  天台山般若寺友蟾禅师钱塘临安人也。幼岁出家。于本邑东山朗瞻院得度。闻天台国师盛化。远趋函丈密印心地。初命住云居普贤院。僧侣咸凑。吴越忠懿王署慈悟禅师。迁止上寺众盈五百。僧问。鼓声才动大众云臻。向上宗乘请师举唱。师曰。亏汝什么。曰恁么即人人尽沾恩去也。师曰。莫乱道。雍熙三年以山门大众付受业弟子隆一继踵开法。至淳化初示灭。归葬于本山。

  婺州智者寺全肯禅师。初参天台。天台问。汝名什么。曰全肯。天台曰。肯个什么。师乃礼拜。住后有僧问。有人不肯。师还甘也无。师曰。若人问我即向伊道。师太平兴国中以住持付法嗣弟子绍忠继世说法。寻于本寺归寂。

  福州玉泉义隆禅师。上堂曰。山河大地尽在诸人眼睛里。因什么说会与不会。时有僧问曰。山河大地眼睛里。师今欲更指归谁。师曰。只为上座去处分明。曰若不上来伸此问。焉知方便不虚施。师曰。依俙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杭州龙册寺第五世住晓荣禅师温州白鹿人也。姓邓氏。幼依瑞鹿寺出家登戒。闻天台国师盛化。遂入山参礼受心法。初住杭州富阳净福院。后住龙册寺。二处皆聚徒开法。僧问。祖祖相传未审和尚传阿谁。师曰。汝还识得祖未。僧慧文问。如何是真实沙门。师曰。汝是慧文。问如何是般若大神珠。师曰。般若大神珠分形万亿躯。尘尘彰妙体刹刹尽毗卢。问日用事如何。师曰。一念周沙界。日用万般通。湛然常寂灭。常转自家风。师一日坐妙善台受大众小参。有僧问。向上事即不问。如何是妙善台中的的意。师曰。若到诸方分明举似。曰恁么即云有出山势水无投涧声。师乃叱之。师淳化元年庚寅八月二十九日于秀州灵光寺净土院归寂。预告门人致书辞同道。寿七十一。腊五十六。

  杭州临安县功臣院庆萧禅师。僧问。如何是功臣家风。师曰明暗色空。曰恁么即诸法无生去也。师曰。汝唤什么作诸法。师乃颂曰。

   功臣家风  明暗色空  法法非异
   心心自通  恁么会得  诸佛真宗

  越州称心敬琎禅师。僧问。结束囊装请师分付。师曰。莫讳。曰什么处孤负和尚。师曰。却是汝孤负我。师后迁住杭州保安院示灭。

  福州严峰师术禅师。初开堂升座。时有极乐和尚问曰。大众颙望请震法雷。师曰。大众还会么还辨得么。今日不异灵山。乃至诸佛国土天上人间总皆如是。亘古亘今常无变异。作么生会无变异底道理。若会得所以道。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豪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移于当念。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今日严峰一会谁是闻者。师曰。问者不弱。问如何是文殊。师曰。来处甚分明。

  潞州华严慧达禅师。僧问。如何是古佛心。师曰。山河大地。问如何是华严境。师曰。满目无形影。

  越州剡县清泰院道圆禅师。僧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也。师曰。今日迁化。岭中上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不可向汝道庭前柏树子。

  杭州九曲观音院庆祥禅师余杭人也。姓沈氏。身长七尺余。辩才冠众多闻强记。时天台门下推为杰出。僧问。险恶道中以何为津梁。师曰。以此为津梁。曰如何是此。师曰。筑着汝鼻孔。

  杭州开化寺传法大师行明。本州人也。姓于氏。少投明州雪窦山智觉禅师披剃。及智觉迁住永明大道场。有徒二千。王臣钦仰法化弥盛。师自天台受记回永明。翼赞本师。海众倾仰。开宝八年智觉归寂。师遂住能仁寺。忠懿王又建大和寺(寻改名六和寺。后太宗皇帝赐号开化)延请住持二处。皆聚徒说法。僧问。如何是开化门中流出方便。师曰。日日潮音两度闻。问如何是无尽灯。师曰。谢阇梨照烛。太宗皇帝赐紫衣师号。咸平四年四月六日示灭。

  越州萧山县渔浦开善寺义圆禅师。僧问。一年去一年来。方便门中请师开。师曰。分明记取。曰恁么即昔时师子吼今日象王回。师曰。且喜勿交涉。

  温州瑞鹿寺上方遇安禅师福州人也。得法于天台。又常阅首楞严了义。时谓之安楞严也。至道元年季春月将示灭。有法嗣弟子蕴仁侍坐。师乃说偈曰。

   不是岭头携得事  岂从鸡足付将来
   自古圣贤皆若此  非吾今日为君裁

  师说偈付嘱。以香水沐身易衣安坐。令舁棺至室。良久自入棺。经三日门人与本寺瑜阇梨辄启棺睹。师右胁吉祥而卧。四众哀恸师乃再起上堂说法。及诃责垂诫曰。此度更启吾棺者非吾之子。言讫复入棺长往。

  杭州龙华寺慧居禅师闽越人也。自天台领旨。吴越忠懿王命住上寺。初开堂众集定。师曰。从上宗乘到此如何言论。又如何举唱。只如释迦如来说一代时教。如瓶注水。古德尚云。犹如梦事寱语一般。且道古德据什么道理便恁么道。还会么。大施门开何曾拥塞。生凡育圣不漏纤尘。言凡则全凡。举圣则全圣。凡圣不相待个个独尊。所以道山河大地长时说法长时放光。地水火风一一如是。时有僧出礼拜。师曰。好个问头如法问将来。僧方进前。师曰。又勿交涉也。僧问。诸佛出世放光动地。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师曰。话头自破。异日上堂谓众曰。龙华遮里也只是拈柴择菜。上来下去晨朝一粥。斋时一饭睡后吃茶。但恁么参取珍重。僧问。学人未明自己。如何辨得浅深。师曰。识取自己眼。曰如何是自己眼。师曰。向汝道什么。

  婺州齐云山遇臻禅师越州人也。姓杨氏。幼岁依本州大善寺出家。年满登具。预天台之室亲承印记。住齐云山宴居。法侣咸凑。僧问。如何是无缝塔。师曰。五六尺。其僧礼拜。师曰。塔倒也。问圆明了知为什么不因心念。师曰。圆明了知。曰何异心念。师曰。汝唤什么作心念。师秋夕闲坐。偶成颂曰。

   秋庭肃肃风颾颾  寒星列空蟾魄高
   搘颐静坐神不劳  鸟窠无端拈布毛

  其诸歌偈皆触事而作。三百余首流行见乎别录。至道中卒于大善寺。

  温州瑞鹿寺本先禅师温州永嘉人也。姓郑氏。幼岁于本州集庆院出家。纳戒于天台国清寺。得法于天台韶国师。师初遇国师。国师导以非风幡动仁者心动之语。师即时悟解。后乃示徒曰。吾初学天台法门诸下便荐。然千日之内四仪之中。似物碍膺。如仇同所。千日之后一日之中物不碍膺仇不同所。当下安乐顿觉前咎。乃述颂三首。一非风幡动仁者心动。颂曰。

   非风幡动唯心动  自古相传直至今
   今后水云徒欲晓  祖师真实好知音

  二见色便见心。颂曰。

   若是见色便见心  人来问着方难答
   若求道理说多般  孤负平生三事衲

  三明自己。颂曰。

   旷大劫来秖如是  如是同天亦同地
   同地同天作么形  作么形兮无不是

  师自尔足不历城邑。手不度财货。不设卧具。不衣茧丝。卯斋终日宴坐。申旦诲诱徒众。朝夕恳至踰三十载其志弥厉。师示众云。尔等诸人还见竹林兰若山水院舍人众么。若道见则心外有法。若道不见焉奈竹林兰若山水院舍人众现在摐然地。还会恁么告示么。若会不妨灵利。无事莫立。师示众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群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常处此菩提座。若道佛身充满于法界去。菩萨界缘觉界声闻界天界修罗界人界畜生界饿鬼地狱界。如是等界应须勿有踪迹去始得。为什么有此二三说。为道法界唯是佛身。便恁么道恁么道既成二三。又作么生说。是充满法界底佛身。向遮里为尔等乱道。还得么。于遮个说话若也荐得。不妨省心力。若也荐不得尔等且道。不历僧祇获法身。是个甚人。彼此出浴劳倦不妨且退。师有时云。大凡参学佛法未必学问话是。参学未必学拣话是。参学未必学代语是。参学未必学别语是。参学未必学捻破经论中奇特言语是。参学未必捻破诸祖师奇特言语是。参学若也于如是等参学。任尔七通八达。于佛法中傥无个实见处。唤作干慧之徒。岂不闻古德云。聪明不敌生死。干慧岂免苦轮。诸人若也参学。应须真实参学。始得真实参学也。行时行时参取。立时立时参取。坐时坐时参取。眠时眠时参取。语时语时参取。默时默时参取。一切作务时一切作务时参取。既向如是等时参。且道参个甚人参个什么说。到遮里须自有个明白处始得。若非明白处唤作造次参学则无究了。又云。幽林鸟叫碧涧鱼跳。云片展张瀑声呜咽。尔等还知得如是多景象示尔等个入处么。若也知得不妨参取好。又云。天台教中说文殊观音普贤三门。文殊门者一切色。观音门者一切声。普贤门者不动步。而到我道。文殊门者不是一切色。观音门者不是一切声。普贤门者是个什么。莫道别却天台教说话。无事且退。又云。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若是求出三界修行底人。闻遮个言语不妨狐疑不妨惊怛。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千变万化不出真常。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须会异类中行始会得遮个言语。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东家是南泉西家是南泉。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东家郎君子西家郎君子。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东家是什么西家是什么。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乃作驴叫又作马嘶。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唤什么作东家驴。唤甚么作西家马。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既问迁化答在问处。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作露柱处去。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或会云。东家作驴亏南泉甚处。西家作马亏南泉甚处。如是诸家会也。总于佛法有安乐处。南泉迁化向甚处去。东家作驴西家作马。学人不会。要骑便骑要下便下。遮个答话不消得多道理而会。若见法界性去也勿多事。珍重。又云。晨朝起来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佛前礼拜。佛前礼拜了和尚主事处问讯。和尚主事处问讯了僧堂里行益。僧堂里行益了上堂吃粥。上堂吃粥了归下处打睡。归下处打睡了起来洗手面盥漱。起来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东事西事了斋时僧堂里行益。斋时僧堂里行益了上堂吃饭。上堂吃饭了盥漱。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东事西事了黄昏唱礼。黄唱礼昏了僧堂前喝参。僧堂前喝参了主事处喝参。主事处喝参了和尚处问讯。和尚处问讯了初夜唱礼。初夜唱礼了僧堂前喝珍重。僧堂前喝珍重了和尚处问讯。和尚处问讯了礼拜行道诵经念佛。如此之外或往庄上。或入郡中。或归俗家。或到市肆。既有如是等运为。且作么生说个勿转动相底道理。且作么生说个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体底道理。还说得么。若也说得一任说取。珍重。又云。鉴中形影唯凭鉴光显现。尔等诸人所作一切事。且道唯凭个什么显现。还知得么。若也知得于参学中千足万足。无事莫立。又云。尔等诸人夜间眠熟不知一切。既不知一切。且问。尔等那时有本来性。若道那时有本来性。那时又不知一切与死无异。若道那时无本来性。那时睡眠。忽醒觉知如故。还会么。不知一切与死无异。睡眠忽省觉知如故。如是等时是个什么。若也不会各自体究取。无事莫立。又云。诸法所生唯心所现。如是言语好个入底门户。且问。尔等诸人眼见一切色。耳闻一切声。鼻嗅一切香。舌知一切味。身触一切软滑。意分别一切诸法。只如眼耳鼻舌身意所对之物。为复唯是尔等心。为复非是尔等心。若道唯是尔等心。何不与尔等身都作一块了休。为什么所对之物却在尔等眼耳鼻舌身意外。尔等若道眼耳鼻舌身意所对之物非是尔等心。又焉奈诸法所生唯心所现。言语留在世间何人不举着。尔等见遮个说话。还会么。若也不会大家用心商量教会去。幸在其中莫令厌学。无事且退。大中祥符元年二月师忽谓上足如昼曰。可造石龛。仲秋望日吾将顺化。如昼禀命寻即成就。及期远近士庶奔趋瞻仰。是日参问如常。至午时安坐方丈手结宝印。复谓如昼曰。古人云。骑虎头打虎尾。中央事作么生。如昼答云。也只是如昼。师云。尔问我。昼乃问。骑虎头打虎尾中央事和尚作么生。师云。我也弄不出。言讫奄然。开一目微视而寂。寿六十七。腊四十二。长吏具以事闻。诏本州常加检视。如昼乃奉师尝所著竹林集十卷诗篇歌辞共千余首诣阙上进。诏藏秘阁。如昼特赐紫衣。

  前杭州报恩寺慧明禅师法嗣。

  福州长溪保明院通法大师道诚。师上堂曰。如为一人众多亦然。珍重。僧问。如何是保明家风。师曰看。问圆音普震三等齐闻。竺土仙心请师密付。师良久。僧曰。恁么即意马已成于宝马。心牛顿作于白牛。师曰。七颠八倒。曰若不然者几招哂笑。师曰。礼拜退后。问如何是和尚西来意。师曰。我不曾到西天。曰如何是学人西来意。师曰。汝在东土多少时。

  前杭州永明寺道潜禅师法嗣。

  杭州千光王寺瑰省禅师温州陶山人也。姓郑氏。幼岁出家精究律部。听天台文句栖心于圆顿止观。后阅楞严文理宏[泳-永+(虍-七+(一/八/八/目))]未能洞晓。一夕诵经既久就案。若假寐梦中见日轮自空降开口吞之。自是倏然发悟。差别义门涣然无滞。后闻国城永明法席隆盛。专申参问。永明唯印前解无别指喻。即以忠懿王所遣衲衣授之表信。后住湖西严净院。开宝三年衢州刺史翁晟仰重师道。乃开西山创大禅苑。太宗皇帝改赐宝云寺额。请师居之。学者臻萃。师上堂曰。诸上座佛法无事。昔之日月今之日月。昔日风今日风。昔日上座今日上座。莫道举亦了说亦了。一切成现好珍重。师开宝五年壬申七月示疾不求医。三日前有宝树浴池现。师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二十七日晡时集众言别安坐而逝。寿六十有七。阇维舍利门人建塔。

  衢州镇境志澄大师。僧问。如何是定乾坤底剑。师曰。不漏丝发。曰用者如何。师曰。不知。问或因普请锄头损伤虾蟆蚯蚓。还有罪也无。师曰。阿谁是下手者。曰恁么即无罪过。师曰。因果历然。师后迁住杭州西山宝云寺说法。本国赐紫署积善大师。

  明州崇福院庆祥禅师上堂曰。诸禅德见性周遍闻性亦然。洞彻十方无内无外。所以古人道。随缘无作动寂常真。如此施为全真智用。问如何是本来人。师曰。堂堂六尺甚分明。曰只如本来人还作如此相貌也无。师曰。汝唤什么作本来人。曰乞师方便。师曰。教谁方便。

  前杭州灵隐寺清耸禅师法嗣。

  杭州临安功臣院道慈禅师。问师登宝座大众咸臻请师举扬宗教。师曰。大众证明。上座曰。恁么即亘古亘今也。师曰。也须领话始得。

  秀州罗汉院愿昭禅师钱塘人也。依本部西山保清院受业。自灵隐发明众请出世。师上堂曰。山河大地是真善知识。时常说法时时度人。不妨诸上座参请。无事久立。僧问。罗汉家风请师一句。师曰。嘉禾合穗。上国传芳。曰此犹是嘉禾家风。如何是罗汉家风。师曰。或到诸方分明举似。师后住杭州香严寺。僧问。不立纤尘请师直道。师曰。众人笑汝。曰如何领会。师曰。还我话头来。

  处州报恩院师智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谁人不见。问如何是一相三昧。师曰。青黄赤白。曰一相何在。师曰。汝却灵利。问祖祖相传传祖印。师今法嗣嗣何人。师曰。灵鹫峰前月轮皎皎。

  衢州瀔宁可先禅师。僧问。如何是瀔宁家风。师曰。谢指示。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怪老僧什么处。曰学人不会乞师方便。师曰。适来岂不是问西来意。

  杭州临安光孝院道端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高声问着。曰莫即便是也无。师曰。勿交涉。师后住灵隐寺示灭。

  杭州西山保清院遇宁禅师。初开堂升座。有二僧一时礼拜。师曰。二人俱错。僧拟进语。师便下座。

  福州支提山雍熙寺辩隆禅师明州人也。依灵隐寺了悟禅师出家。遂受心印。师上堂曰。巍巍宝相逼塞虚空。金刚之体无有破坏。大众还见不见。若言见也且实相之体本非青黄赤白长短方圆。亦非见闻觉知之法。且作么生说见底道理。若言不见又道。巍巍实相逼塞虚空。为什么不见。僧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曰。脚下底。曰恁么即寻常履践。师曰。莫错认。问如何是坚密身。师曰。倮倮地。曰恁么即不密也。师曰。见什么。

  杭州瑞龙院希圆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特谢阇梨借问。曰借问即不无家风作么生。师曰。瞌睡汉。

  前金陵报慈行言导师法嗣。

  洪州云居山义能禅师(第九世住)师上堂曰。不用上来。堂中憍陈如上座为诸上座转第一义法轮。还得么。若自信得各自归堂参取。师下堂后。却问一僧。只如山僧适来教上座参取圣僧。圣僧还道个什么。僧曰。特谢和尚再举。问如何是佛。师曰。即心是佛。曰学人不会乞师方便。师曰。方便呼为佛回光返照看身心是何物。

  前金陵清凉泰钦禅师法嗣。

  洪州云居山第十一世住道齐禅师洪州人也。姓金氏。礼百丈山明照禅师得度。遍历禅会学心未息。后遇法灯禅师机缘顿契。暨法灯住上蓝院。师乃主经藏。一日侍立次法灯谓师曰。藏主我有一转西来意话。汝作么生会。师对曰。不东不西。法灯曰。有什么交涉。曰道齐只恁么。未审和尚尊意如何。法灯曰。他家自有儿孙在。师于是顿明厥旨。初住筠州东禅院。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汝是阿谁。问荆棘林中无出路。请师方便为畬开。师曰。汝拟去什么处。曰几不到此。师曰。闲言语。问不免轮回不求解脱时如何。师曰。还曾问建山么。曰学人不会乞师方便。师曰。放尔三十棒。问如何是三宝。师曰。汝是什么宝。曰如何。师曰。土木瓦砾。师次住洪州双林院。后住云居山。三处说法着语要搜玄拈古代别等集盛行诸方。此不繁录。至道三年丁酉九月示疾。八日申时令声钟集众。维那白云。众已集。师曰。老僧三处住持三十余年。十方兄弟相聚话道。主事头首勤心赞助老僧。今日火风相逼。特与诸人相见。诸人还见么。今日若见是末后方便诸人向什么处见。为向四大五阴处见。六入十二处见。遮里若见。便可谓云居山二十年间后学有赖。吾去后山门大众付契瑰开堂住持凡事更在勤而行之。各自努力珍重。大众才散。师归西挟告寂。寿六十九。腊四十八。今塔存本山。

  前金陵报恩院法安禅师法嗣。

  庐山栖贤寺道坚禅师。有官人问。某甲收金陵布阵杀人无数。还有罪也无。师曰。老僧只管看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扬澜左里无风浪起。问如何是栖贤境。师曰。栖贤有什么境。

  庐山归宗寺第十四世慧诚禅师扬州人也。姓崔氏。幼出家于抚州明水院受具。游方缘契慧济禅师密承心印。庵于庐山之余峰。淳化四年孟夏月归宗柔和尚归寂。郡牧与山门徒众三请师开法住持。初上堂未升座。谓众曰。天人得道此为证。恁么便散去。已是周遮。其如未晓再为重敷。方乃升座。僧问。郡主临筵请师演法。师曰。我不及汝。问如何是佛。师曰。如何不是。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不知。师又曰。问话且住诸上座问到穷劫问也不着。山僧答到穷劫答也不及。何以故。为上座各有本分事圆满十方亘古亘今。乃至诸佛也不敢错误上座。谓之顶族只助发上座。所以道。十方法界诸有情念念以证善逝果。彼既丈夫我亦尔。何得自轻而退屈。诸上座不要退屈信取便休。祖师西来只道见性成佛。其余所说不及此说。更有个奇特方便。举似诸人分明记取。到诸方莫错举。久立珍重。异日上堂。僧问。不通风处如何过得。师曰。汝从什么处来。僧举南泉云。铜瓶是境瓶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邓隐峰便拈瓶泻水。南泉乃休。师曰。邓隐峰甚奇怪。要且乱泻。师接武归宗十有四载。常聚五百余众。景德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堂辞众。安然而化寿六十有七。腊五十二。全身塔于本山。

  前庐州长安院延规禅师法嗣。

  庐州长安院辩实禅师(第二世住)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少室灵峰住九霄。

  潭州云盖山海会寺用清禅师河州人也。姓赵氏。本州出家酷志求法。远参长安潜契宗旨。先住韶州东平山。淳化二年知潭州张茂宗请居云盖(第六世住)僧问。有一人在万丈井底如何出得。师曰。且喜得相见。曰恁么即穿云透月去也。师曰。三十三天事作么生。僧无语。问如何是云盖境。师曰。门外三泉井。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童行作子。师有颂示众曰。

   云盖锁口诀  拟议皆脑裂
   拍手趁玄空  云露西山月

  僧问。如何是云盖锁口诀。师曰。遍天遍地。曰恁么即石人点头露柱拍手。师曰。一瓶净水一炉香。曰此犹是井底虾蟆。师曰。劳烦大众。师常节段食随众二时但展钵而已。或逾年月。亦不调练服饵无妨作务。有请必开。即便饱食而亡拘执。至道二年四月二日示疾而逝。阇维建塔于本山。

  行思禅师第十一世。

  前苏州长寿院朋彦大师法嗣。

  长寿第二世法齐禅师婺州人也。姓丁氏。始讲百法因明二论。寻置讲游方。受心印于广法大师。建隆二年广法归寂付授住持。节使钱仁奉礼重请扬真要。有百法座主问。令公请命四众云臻。向上宗乘请师举唱。师曰。百法明门论。曰毕竟作么生。师曰。一切法无我。问城东老母与佛同生。为什么却不见佛。师曰。不见即道。曰恁么即见去也。师曰。城东老母与佛同生。师太平兴国三年戊寅舍众就本院创别室宴居。咸平三年庚子十二月十一日示灭。寿八十九。腊七十二。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