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 唯识学上的唯识义

唯识学上的唯识义

济群法师 著

 

一、前言

   在人类千百年来的历史中,古今中外的哲人智士都在共同关心着一个问题,就是作为宇宙人生差别现象生起的本根是什么?对于这样一个重要问题,在中外哲学史上异说纷纭,兹归纳为四类:一日唯物:是以物质为世界本根。古希腊泰勒斯以“水”为不变本体,能生万物。德漠克里特以“原子”为物质的最小单位,“不可分,不生不灭,由此原子构成万物。印度顺世外道以“四大极微”是实,是常,不可分,能生粗色。  
   二日唯心:是以精神为世界本根。如西洋莱布尼茨的“单子论”,莱氏以单子为充满宇宙的客观精神,由单子有贵贱不同,分别形成上帝、人的灵魂、动物的灵魂及植物。贝克莱的主观唯心经验论,贝氏以为物是观念的集合,观念是被人的心灵所感知的,在心灵外无独立存在物质。黑格尔以“绝对精神”为客观存在的宇宙精神,绝对精神在最初阶段,作为纯粹思惟、纯粹概念存在,然后把自己外在化为自然界,建立起自己的认识对象,后来又扬弃自然界,回复到自身,作为精神、思维而存在。叔本华的“世界是意志表象”以为世界一切都是意志的表现和产物。  
   三日唯神:是以神为世界本根,如印度婆罗门教的”大梵天”以为由此“梵天”等创造上切,主宰一切。
   四日唯理:是以理体为世界本根。如柏拉图以“理念”为客观永恒的真实世界,由此派生现象世界,现象世界是真实世界的幻影、摹仿、分有。老子的“道”以为道无形无相,先天地生。由道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佛家的“真如缘起”由离言绝相的真如,从体起用,产生万物。  
   这四种观点,按传统的说法分为二类:一日唯物,一日唯心。其中唯神、唯理都是唯心的范畴。  
   唯识学在哲学的分类中,是属于唯心一系,所以在唯识家的经论中,唯识有时也称唯心,但唯识家的唯心,与西哲所说的唯心,不论在内容、范围或说明的方法上,都有着很大的不同。本文将依唯识学各种经论,看看唯识学是怎样说明唯心义的。

二、什么叫唯识

   唯识、也称唯心。梵语摩恒刺多、汉译日唯,是简别义。梵语毗若底,汉译日识,是了别义。《成唯识论》卷七说:识言总显一切有情各有八识,六位心所,所变相见,分位差别,及彼空理所显真如,识自相故,识相应故,二所变故,分位故,四实性故,如是诸法皆不离识,总立识名。唯言但遮愚夫所执,定离诸识实有色等。  
   识之一词包含了八识心王,五十-心所,十一种色法,二十四种不相应行法,六种无为。八识是识的自体,五十一心所与识相应,十一种色法是识所变现,二十四不相应行法在心、心所:色法上分位假立,六种无为是识的实性。这一切都不离识,总立识名。唯是遮遣愚夫所执识外实有色等,所以唯识并不否定依因待缘生起的宇宙差别现象,色心诸法,但不离心而已。  
   唯心,心是集起义。《法苑义林唯识章》说:识者心也,由心集起採画为主之根本,故经曰唯心;分别了达之根本,故论称唯识,或经义通因果,“论说唯在因,但称唯识,识了别义,在因位中识用强故,说识为唯,其义无二。《二十论》云:心意识名之差别。  
   经中多称唯心,论中多称唯识。识之与心同是一体,只是从作用的不同,约通因果与唯在因的区别,建立了识与心的异名。

三、从经教上证明唯识

   唯识理论的建立是依据大小乘经典。从佛陀设教的动机去看,佛教既不能说是唯心,也不能说是唯物,佛陀只是随着众生的根机,针对众生的弊病,无思普应,演说种种教法,自然不同哲学家们,为建立唯心或唯物而著书立说。然而佛教毕竟是以有情为中心的,有情之所以异于无情者,盖是有无心识耳,因此,在佛陀的教义中,不得不倾向于唯心,唯心之文随处可见,下面列举几种,以证明唯识的理论。  
   1.《华严经-十地品》第六地说:三界虚妄,但是一心造。  
   三界都是一心所造作的,不离一心。由心有染净、为善为恶,招感了三界参差不齐的果报。这显然从业感缘起的立场,说明三界唯心。  
   2.《解深密经。心意识品》说:  
   一切种子心识成熟辗转和合增长广大依二执受:一者有色诸根及所依执受,二者相名分别言说论习气执受……,阿陀那识为依止为建立故,六识身转。  
   由一切种子心识为根本,一方面现起有色诸根及依止器界、名言习气;另一方面生起六识。这是从宇宙人生的生成,显示诸法唯识。  
   同书《分别瑜伽品》又说: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时,即有如是影像显现。  
   我们所认识的一切,由于无始以来根深蒂固的错误习惯,往往以为离心而有,其实客观的独立存在境相是没有的,我们所见到的一切,是我们自心现起的影子。这是从认识论的角度,就能所知的关系,显示了唯心所现的道理。  
   3.《阿毗达磨大乘经》说:  
   菩萨成就田智,能随悟入一切唯识,都无有义:一者成就相违识相智,如饿鬼傍生及诸天人,同于一事见彼所识有差别故。二者成就无所缘识现可得智,如过去未来梦影缘中有所得故。三者成就应离功用无颠倒智,如有义中能缘义识应无颠倒,不由功用知真实故。四者成就三种胜智随转妙智。何等为三?一、得心自在一切菩萨,随胜解力诸义显现;二、得奢摩他修法观者,才作意时诸义显现;三、已得无分别智者,无分别智现在前时,一切诸义皆不显现。  
   这是基于现实的观察及行者的实践经验证明唯心无境的道理,正好填补了《解深密经》的不足,后来唯识论典中对于唯心无境的论证,大多渊源于此。  
   4.《增一阿含经》说:  
   佛告此丘,谓一切法者,只是一法,心是一法,出一切法也。  
   以心法包括一切法,出生一切法,正是显示了诸法唯心。  
   此外还有如《维摩经》的“有情随心垢净”,《楞伽经》的“诸法皆不离心”,《杂阿合经》的“心种种故色种种”等,无不阐述诸法唯心的真义。

四,从理论上建立唯识

   依据以上经典,唯识家从二个方面建立唯识理论:一、宇宙人生的生成,二、有情的认识,这就是《成唯识论》所说的因能变和果能变。 
   因能变,又曰生变,转变义是从宇宙人生的生成建立唯识。宇宙人生的生成以阿赖那识中含藏的等流,异熟二种种子为依因。等流种子具漏无漏二性,是前七转识现行时所熏成的种子,,能为八识三性诸法生起”的亲因缘。等流种子又称名言种于,名言有二:一曰表义名言,是形成语言、文字、观念的种子。二日显境名言,为能显现色法的心心所的种子,这种种子现行时,在能缘识上呈现出所缘相分,恰如名言能显义理,所以叫显境名言。异熟种子具有漏善、不善性,是前六识有漏善恶业所熏成的种子,为招感异熟果的增上缘种。异熟种子又称业种子,有善恶、共不共的不同。由此二类种子,因缘成熟时展现出宇宙人生的千差万别现象。二种种子又是怎样转变成宇宙人生的差别现象呢?根据前面对种子性质和定义的说明,可以看出名言种子是思想,是观念,又是构成诸法的质料,亲因;业种子,是动力,是目的,是形成事物的助缘。在人类文明史上,任何一物的产生,无不由人的思想、观念,及实际需要(动力),生存目的,然后才能创造出。由此,从原始人的钻木取火,制造简单的劳动工具,到今天的原子武器,人造卫星,电子科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心所创造的,假如离开人心,历史将是一片空白,所以说一切唯心造。  
   难曰:人类文明固然可以说是人心所造,根身器界,山河大地又该怎么理解呢?答日:山河大地、根身跟界主要由我人的业种所感,业种子有共不共二种:由共相种成熟变似器世间相,不共相种成熟变似根身。又有情所缘的器世间,是有情各自变现,以自所变为自所缘,譬如一室千灯,一一灯光皆遍照全室,光光相似,互相涉入而不相障碍。  
   果能变,又曰缘变,变现义,是从认识论的角度说明唯识。即八识自体现行时,各各变现相见二分,见分为能缘之心,相分为所缘之境,这是继承了《解深密经》的诸识所缘,随心所现的思想。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是境随心异。如《大智度论》譬喻说:有个美丽的女郎,贪欲人见了,就觉得她如天使般的净妙,心生染著,修不净观的人见了,认为她是一具秽器,没有一点清净可爱;与他相等妇女见了,不觉妒火中烧,嗔心勃起;漠不相关的见了,犹如见到普通的人物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这个女郎,如果的确是美丽漂亮,那么无论什么人见了之后,都应是净妙的,反之,都应该认为丑恶不净,事实不然,足见好恶、美丑、都是随我们心识所现,没有实在外境。  在符》卷八也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丢失了一把斧子,怀疑邻人的儿子偷去了,察看那人的走路、语言、行动,无不象偷斧子的样子,不久从山谷里捡回斧子,再看邻人的动作、言语,一点都不象偷斧子的人。这也说明了唯心所现,同是一个邻人,当失去斧子时,心中所现邻人是窃斧子相;得到斧子后,所现邻人则不似窃斧子了。
   又如我们适意时所见到的一切,无不是美妙圆满,充满着生机;但到心境不愉快时,所见到的景像,都会觉得暗淡无光,不期然的产生凄凉感,所以在历代诗词中,同样是歌咏秋天;在隐士的眼里,是那样的恬静、自然,给人以悠然自得、安祥自在的感觉。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在具有奋发向上的文人心中,却显得生气勃勃,胜似春天,如刘禹锡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仅引诗情到碧霄。”在失意文人看来则是萧瑟、凄凉、清冷、孤独。如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又如杜甫的“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亭浊酒杯。”同样是秋天,各人心情不同,所现各异,足见外境不实,唯心所现。
   通常我们同看一部书时,也往往所见不一,如鲁迅研究《红楼梦》时说:经学家见《易》,道学家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者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同样是佛教经典,无神论者看来,是迷信;是鸦片;佛弟子认为是真理,是准则。良由认识不同,所见各异,说明了各人所缘境界,是各人自心所现的。

五、从实践上体验唯识

   唯识学又称瑜伽学,唯识宗的最根本论典称为《瑜伽师地论》。
   瑜伽,汉泽相应,是智与境,或行与理的一种契合。瑜伽师是三乘行者,由闻思次第习行如是瑜伽,随分满足,辗转调化诸众生者之称也。
   因此,印度的瑜伽师,也就是中国所说的禅师。《瑜伽师地论》是三乘瑜伽师修行所依的论典。
   唯识学之所以又称瑜伽学,主要因为诸法唯识理论的建立,不但出自如来亲口宣说的经典,更重要的是还有瑜伽师的亲身体验。正如前面所引《阿毗达磨大乘经》所说的三种胜智随转妙智:一、得心自在菩萨,即八地以上菩萨,能随他的增上胜解力,使诸境显现,如变大地为黄金,搅长河为酥酪,变火为水,变水为火,随心所想,所变皆成。
   二、得奢摩他修法观者,随其所观苦、空、无常、青、白、赤、黄、不净、清净,都能显现。三、得无分别智者;在无分别智现在前时,一切境相都不显现,由此说明外境不实,唯心所变。
   《摄大乘论》在论证唯心无境时引用偈颂,以说明类似的道理。
   如《摄论-所知依品》说:
   难办断难遍知,应知名共结,瑜伽者心异,由外相大故,净者虽不灭,而于中见净,又清净国土,由佛见清冷。是说外界不实,于同一处,染者见染,净者见净。同论又引颂说:诸瑜伽师于一物,种种胜解各不同。
   种种所见皆得成,故知所取唯有识。
   瑜咖师随着种种不同胜解,显现种种不同境像,从实践的经验中体验到诸法唯识,应该说这是促成唯识理论建立的主要原因。

六、从业力上说明唯识

   外境虽然不实,但在我们业力相似的人类看来还大致相同,如果依业力不同的各类有情所见去看,则大相迳庭了。在唯识家的经论中往往喜欢引用这样的一个例子,作为唯识无境的论证。如《摄大乘论-增上慧分》:鬼、傍生、人、天,各随笔所应,等事心异故,许义非真实。
   这个颂古人称为一心应四境,是说于同处,如我们所见的江河流水,在具足福报的夭人看来,是青色的琉璃世界;在罪业深重的饿鬼看来,成为一团猛烈的火球,或是一堆秽浊的脓血了;在傍生界的鱼虾见了,则是一座美丽的水晶宫,为安身立命之所在。这说明了客观上没有独立的境界,我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随着我们的业识所变现的,所以各类有情所见不同。
   与《大智度论》相同的是,在庄子的《齐物沦》中,也有类似的说明。论中说:人睡在潮湿的地方,就会息腰痛或半身不遂,泥鳅也会这样吗?人爬到高树上就会惊惧不安,猿猴也会这样吗?这三种动物到底谁的生活习惯符合客观实质?毛嫱和西施是世人认为最美的,但是鱼见了就要深入水底,鸟见了就要飞向高空,麋鹿见了就要急速奔跑,美色的标准究竟如何确定呢?业力不同,所见各异,足见境随心变。

七、从譬喻上显示唯识

   唯识无境的道理,不但在理论、实践方面可以论证,即使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体验到,因为任何人都要做梦。
   我们姑且不去考察人为什么会做梦,只想谈谈梦中境界。谁都知道梦境是不实的,可是对于一个进入梦乡的人,却会把他当做真实境界。譬如有人在梦中去春游,迎着明媚的阳光,和煦的春风,听着小鸟的欢叫,看到万紫千红的花木,踏在郁郁青青的草坪上,一路上谈笑风生,心旷神怡,醒来时内心依然充满着喜悦;如果梦到军队打仗,听到隆隆的炮声,飞机的轰炸,人马的嘶叫;或梦到狮子虎狼迎面扑来,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被吓的惊叫,觉醒了犹惶惶不安,汗流浃背。不实的梦境,在梦中却是那样逼真,醒后才知道虚幻不实。可知我们现在所缘的一切境界也和梦境一样,唯心所现。
   难曰:梦中人固然不知道梦境的虚幻,等到觉醒后才会知道;那么,我们现在不是正处在觉醒时,为什么不知道现前境界的不实呢?
   答曰:我们现在也是处在无明大梦中,无始以来从未醒悟过,所以见到的一切,都错误的执以为实有,假使从无明梦中醒来,证得无分别智时,自然知道外境的虚假。正像人在梦中,不知梦境的虚幻,觉醒才会知道;同样的,众生处在无明大梦中,不知外境不实,一旦通达无分别智时,才知外境不实。

八、从释难以成立唯识

   唯识理论的成立。在小乘学者或世俗外道看来,仿佛不但同现实相违背,就佛教自身的教义去看,也是自相矛盾的,因此,纷纷提出疑难,攻击唯识无境思想,论主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撰写了《唯识二十颂》,又在《戍唯识论》卷七也将外人的疑问归纳为九难,并释九难以成唯识,现综合二论,叙述大意如下。
   难云:如果心外无境,现见世间事物处所一定,时间一定,众多有情同见一境,外境有作用。应该怎么理解呢?
   答云:唯识所变之理,非如幻师魔术,,说变就变,说有就有、必待名言种为因,共不共种为缘,因缘和合,方能显现,所以唯识之境有处、有时、共见一事,作用得成,下以二喻显示。
   ①用梦喻释三难:境随心变亦有处有时有作用,如梦境。梦中所缘的境界也有一定的时间、一定的处所;如遇恐怖景像,也能产生惊吓的作用。可知所缘境界虽然定处、定时、有作用,也是识所变现的。
   ②用饿鬼脓河喻释第三难:脓河是不实的,然在共业所感的饿鬼却同见脓河,故知外境虽然不实,不妨所见相同。
   2.难云:如果唯识无境,为什么经教中说有色等十处?
   答云:世尊设教有密意说和显了说,十色处是密意说的,因为如来为使声闻人悟入生无我,乃于五识之能生种子及所变相分,施设内五处和外五处。这十处实际上也是不离识。又因为心外实色没有,如来复说唯识教,希望有情由此而悟入法无我。
   3.难云:色等外境是极微所成,现量证知,怎么能说没有呢?
   答云:所言极微实有不成,以彼如有形相、质碍,还可分析,何以称为极微?如果没有形相、质碍不能集成瓶衣等色。又前五识缘色等境时,并没有执为心外实境,执以为心外实境的是意识虚妄分别,不是现量。
   4.难云:得他心智者缘他心为境,而他心在自心之外,如此岂不是缘心外境界了吗?
   答云:他心智者缘他心不是亲缘,而是在自心中现起他心影像为亲所缘缘,尚不出自心范围、所以他心智并没有缘心外之境。
   5.难云:尽管不亲缘外境,但在自心之外既有他的异境,怎么能说是唯识呢?
   答云:所谓唯识并非单指某一个人的心识,它包括了十方世界无量无边圣者凡夫,他们在缘境时各各缘取心内之境,即甲者所缘不离甲者识、乙者所缘不离乙者识,所以称曰唯识。唯是简别心外实色,显示了诸法皆不离心。、此外还有许多疑难的解释,详见《成唯识论》、《唯识二十论》,此不赘述了。

九、结束语

   以上从经教、理论、实践、譬喻、释难的六个方面,充分说明了一切诸法都是唯心所现,离心之外没有实境。然而经论为什么要成立唯识呢?因为凡夫无始以来执有心外的实我实法,由我执起烦恼障,依法执起所知障,由二障造作诸业,以致招感生死轮回苦果。今说唯识正显唯心所现的缘起道理,由通达缘起就能证得我空法空,断除烦恼障、所知障,从而圆证菩提、涅盘之果。所以唯识学建立唯心是为我们转迷成悟、转识成智、离苦得乐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