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大乘论讲记

印顺大师 著

 

第十章 结说

阿毘达磨大乘经中摄大乘品,我阿僧伽略释究竟。

   这是最后的结说。「阿毘达磨大乘经中摄大乘品」,是本论所依的圣教,也就是论主所要阐明的法门。「我阿僧伽略释究竟」,是作论者自述对于法门所作的功力。阿僧伽,梵语,即无着菩萨。究竟,即终了完成的意思。依西藏译的摄大乘论看,这末后的一行,实就是论题与作者的名字。印度学者著作的通例,书题与作者名字,是放在全书末后的。这虽也近于情理,但本论此文,仍以看作全论的结说为适当。无着的集论末后说:『何故此论名为大乘阿毘达磨集?略有三义:谓等所集故,遍所集故,正所集故』。这也是在论文临结束时,指出论题,并说明本论的依据。遍所集一义,杂集论即说『遍所集者,谓遍摄一切大乘阿毘达磨经中诸思择故』。参照集论的笔法,本文虽即是点出论题与依据,但这是包含于论文之中,决非在论文结束以后,另标论题及作者名字的。西藏译本,或许是依着一般的通例,略有改饰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