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传灯录

(第六页)

 

续传灯录卷第十六

目录

大鉴下第十三世

黄龙慧南禅师法嗣下五十九人

   石霜琳禅师    开元子琦禅师
   上蓝顺禅师    三祖法宗禅师
   四祖法演禅师  五祖晓常禅师
   佛印宣明禅师  灵岩重确禅师
   大沩颖诠禅师  九础法明禅师
   廉泉昙秀禅师  灵鹫慧觉禅师
   兴化法澄禅师  花药元恭禅师
   兴国契雅禅师  宝盖子勤禅师
   云峰道圆禅师  延庆洪准禅师
   胜业惟亨禅师  登云超及禅师
   积翠永庵主    灵隐德滋禅师
   东林常总禅师  保宁圆玑禅师
   云居元佑禅师  报本慧元禅师
   建隆昭庆禅师  清隐清源禅师
   禾山德普禅师  慧林德逊禅师
   祐圣法居禅师  三角慧泽禅师
   法轮文昱禅师   归宗志芝庵主(已上三十四人见录)

   隆庆利俨禅师  黄龙自庆禅师
   大光应犀禅师  水南智秘禅师
   升山绍南禅师  南华清桂禅师
   芭蕉仁珂禅师  清泉崇雅禅师
   章法觉信禅师  慧日富禅师
   归宗进首座    涌泉以禅师
   石鼓洞珠禅师  金粟慧英禅师
   宝胜澄甫禅师  慧日普觉禅师
   西峰正信禅师  普宁惠因禅师
   翠岩宝赟禅师  鹅湖崇坚禅师
   云门希晏禅师  吉祥有臻禅师
   乾明超莹禅师  景德本隆禅师
   云顶清泰禅师(已上二十五人无录)

慧林若冲禅师法嗣八人

   华严智明禅师  永泰智航禅师
   寿圣子邦禅师  广福昙章禅师
   扬州石塔戒禅师(已上五人见录)

   福昌义端禅师  景德元泰禅师
   白鹿仲豫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瑞岩子鸿禅师法嗣六人

   佛窟可英禅师   岳林昙振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中竺禅慧禅师
   景德嵩禅师  资圣本禅师
   寿圣文谅禅师(已上四人无录)

天钵重元禅师法嗣六人

   祖印善丕禅师   元丰清满禅师
   善胜真悟禅师   定慧法本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洞山仙禅师   义安慧深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三祖冲会禅师法嗣二人

   临安居润禅师(见录)

   甘露明广禅师(无录)

续传灯录卷第十六

大鉴下第十三世

黄龙南禅师法嗣

   潭州石霜琳禅师。初行脚时与夹山龄同行。久依佛日才禅师罢参矣。因与龄同游黄檗。见慧南禅师小参。不喻其旨。师遂求入室。龄大怒痛驱一顿而去。师独留未几大悟黄龙宗旨。机锋颖脱名振丛林。在南公坐下与文关西英邵武等齐名。遂开法于石霜。上堂示众曰。霜华一境极目萧然。枯木堂前风行草偃。渌水滔滔无尽。白云合而还开。往来禅客饱足。观光林下相逢。呵呵大笑。且道笑个什么。良久曰。烟村三四月别是一家春。下座。又曰。或谈玄或说妙。德山临济拍手笑。更言无说是菩提。多年梁上生芝草咦。僧问。拈槌举拂拈放一边请师答话。师曰。高著眼。僧云。作家宗师。师曰。脚下蹉过。僧以坐具画一画。师曰。自领出去。又问。法王出世请施号令。师曰一二三四五。僧云。法令施行。师曰。潇湘船子。问慈云蔼蔼慧日辉辉。大众欣然乞师一接。师曰好。僧云。不言含有象。何处谢无私。师曰。石女溪边笑点头。问石霜枯木重生时如何。师曰。海底金龟走。天边玉兔明。僧云。恁么则觉花开有地。果熟自然香。师曰。须弥顶上面南行。师说法颇类真净。然于真净不相识而心敬之。在石霜时真净在洞山。师以颂送僧。见之**弧c裤克暮G箪摺2坏叫路嵋彩浅铡Jτ谠崞吣耆鲁醢巳站环€逶 V烈剐〔卧弧F缴薪欧绞技恕F缴戊贾盏昧Α3煞鹱髯娌焕敕酱纭o焯缆恐辉谌缃瘛U飧鱿⑷缛艘渑灾L嵋凰獭4蠡靡欢巍9饷鞑永谩C⒛罩谏T缤矸稚ⅰR拱攵巳皇炯拧j^维得舍利葬于本山。
   蕲州开元子琦禅师。泉州许氏子。依开元智讷试经得度。精楞严圆觉。弃谒翠岩真禅师问佛法大意。真唾地曰。这一滴落在甚么处。师扪膺曰。学人今日脾疼。真解颜。辞参积翠。岁余尽得其道。乘间侍翠商确古今。适大雪翠指曰。斯可以一致苕帚否。师曰。不能然则天霁日出。云物解驳岂复**铡V械兹擞谝谎跃淙缙浦瘛K浒俳诘庇卸狻Z萆谀庖楹酢R蝗沾淝采嫖省@虾蜕腥赜锶绾巍J魃弧6砘峋迷妒笔伦髅础4湮乓嫫嬷S谑敲韵4溟馑淖嫜蒽γ肿J抑写故居镌弧R蝗擞锌诘啦坏眯兆治:蟠炼帧W莒μ驹弧g鬃缣酵蜇鹱淠讯核锫觥N醇敢钥帧G胧ξ谝皇馈I咸谩P榭瘴弈谕馐吕碛卸坛ぁK吃虺善刑帷D嬖虺煞衬铡5屏nB吨喟媚铡4蟮涝谀壳啊8诤未μ帧R苑髯踊黛病I咸谩K拿嬉辔廾攀轿薇诼洹M敷椝啥克贰8龈瞿卸笳煞颉:蔚梦奚愿俊G业劳竿岩痪渥髅瓷馈A季迷弧Lて撇菪嘟抛摺I省P朊帜山孀蛹床晃省N⒊纠镒****轮时如何。师曰。一步进一步。曰恁么则朝到西天暮归唐土。师曰。作客不如归家。曰久向道风请师相见。师曰。云月是同溪山各异。
   洪州上蓝顺禅师西蜀人。**妒段饲谇恐痢4粤趾蠼跃窗3醭鍪袷庇豚魍ㄚ尚小R讯钟氪缶蹒鲇紊蹙谩S稚朴诶纤展9驶泼藕笤奁湎裨啤S脍尚杏腌鲑纱Α5梅ㄓ谀衔铣ぷ印H辉当∷咏栽斗叫∩病S肿【案O愠撬濉Qд吖涿拍狭簟Jσ喑蛔缘谩J邮谰橙绶砂9俊J侔耸嘧延谙愠巧健Q彰踩缟F缴肱搜又啤=帐寡又鸨稹Q又炼σ鸦印F涫局诙辔式缘卵砸病S匈试弧O娜杖巳税焉纫 6匆蕴柯铡H裟苡诖巳3窘傥廾鞯毕孪S肿髡灾菘逼抛淤试弧U灾菸事菲抛印4鹪浦表ッ慈ァ=匝钥逼评掀拧F抛游薅┐ΑS肿骰屏厮淘弧3そ┥⑺咸稀:龆穹缋吮愀摺2皇队婕倚钜狻F诶死镪璺缣巍S衷弧D虾2ㄋ谷氪筇啤S腥吮鸨Ρ闵塘俊;蚴庇黾蚴惫蟆H盏轿鞣逵敖コぁS衷弧;屏虾蜕小S懈錾涤铩I缴兴靡痢=袢瘴佟N佟Cǘ庾嚼鲜蟆F奈粤殖扑淘啤
   舒州三祖法宗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吃盐添得渴。问如何是道。师曰。十里双牌五里单堠。曰如何是道中人。师曰。少避长贱避贵。问如何是善知识所为底心。师曰。十字街头一片砖。曰如何是十字街头一片砖。师曰。不知。曰既不知却恁么说。师曰。无人踏著。上堂。五五二十五。时人尽解数。倒拈第二筹。茫茫者无据。为甚么无据。爱他一缕失却一端。上堂。明晃晃活鱍鱍。十方世界一毫末。抛向面前知不知。莫向意根上拈掇。拍一拍。上堂架梯可以攀高。虽升而不能达河汉。铸锹可以掘凿。虽利而不能到风轮。其器者费功。其谋者益妄。不如归家坐。免使走尘壤。大众那个是尘壤。祖佛禅道。
   蕲州四祖山法演禅师桂州人也。僧问。如何是心相。师曰。山河大地。曰如何是心体。师曰。汝唤甚么作山河大地。上堂叶辞柯秋已暮。参玄人须警悟。莫谓来年更有春。等闲蹉了岩前路。且道作么生是岩前路。良久曰。险。上堂主山吞却案山。寻常言论拄杖子。普该尘刹未足为奇。光境两亡复是何物。良久曰。劫火洞然毫末尽。青山依旧白云中。上堂。佛祖之道壁立千仞。拟议驰求还同点额。识不能识智不能知。古圣到这里垂一言半句。要尔诸人有个入处。所以道。低头不见地。仰面不见天。欲识白牛处。但看髑髅前。如今头上是屋脚下是地面前是佛殿。且道。白牛在甚么处。乃召大众。众举头。师叱之。
   蕲州五祖晓常禅师。僧问。如何是宗乘中事。师曰。动唇吻得么。问如何是正法眼。师曰。拣择得么。问如何是法身。师曰。道汝不会得么。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看不见。僧云。出水后如何。师曰。清香满路。上堂曰。一念信心一念佛。念念更非是别物。六门出入岂神通。一道光明无轨则。行亦行坐亦坐。或语或笑非两个。目下若也认得渠。青山万里无寸草。
   南岳高台寺宣明佛印禅师。僧问。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便请拈出。师直上觑。僧曰。恁么则人天有赖。师曰。金屑虽贵。
   齐州灵岩山重确正觉禅师上堂。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针挑不出匙挑不上。过在阿谁。绿虽千种草香只一株兰。上堂。不方不圆不上不下。驴鸣狗吠十方无价。拍禅床下座。
   潭州大沩颖诠禅师。僧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曰。黑漫漫地。僧云。磨后如何。师曰。烁破顶门。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广州上船。僧云。意旨如何。师曰。少林面壁。僧云。学人不会。师曰。归去西天。上堂曰。山高水冷游人罕到。牧牛坡下禅客纵横。出出入入莫教落草。恁么说话还有佛法道理也无。良久曰。却忆仰山曾有语。一回入草一回牵。吽。
   安州九嵕山法明禅师。上堂僧问。宝坐既临于此日。请师一句露尖新。师曰。言中有响。僧云。皋鹤连天叫。金乌绕木飞。师曰。识取话头。又问。到宝山中空手回时如何。师曰。用力者失。僧云。途中用尽意[忏-千+么][忏-千+罗]却回归。师曰。切忌道著。示众曰。心本绝尘众生自昧。犹如澄清大海浪起风生。亦如皎洁太虚云兴雨作。诸仁者风未兴云未起。寒山拾得贺太平。九嵕山岭松高翠。寺前流水古今清。明眼衲僧须仔细。乃笑曰。久立珍重。
   廉泉昙秀禅师。僧问。满口道不得时如何。师曰。话堕也。问不与万法为侣时如何。师曰。自家肚皮自家画。问如何是学人转身处。师曰。扫地浇花。曰如何是学人亲切处。师曰。高枕枕头。曰总不恁么时如何。师曰。莺啼岭上花发岩前。问如何是衲僧口。师曰。****不用刀。
   信州灵鹫慧觉禅师上堂。大众。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尽在诸人脚跟下。各请自家回互取。会么。回互不回互。认取归家路。智慧为桥梁。柔和作依怙。居安则虑危在乐。须知若君不见庞居士。黄金抛却如粪土。父子团圞头共说无生语。无生语仍记取。九夏雪花飞三冬汗如雨。
   洪州兴化法澄禅师上堂曰。云笼碧嶂雨洒长空。百草斗青千山竞翠。遮那境界花藏门开。处处善财重重弥勒。交参主伴更互敷扬。大悲无穷度生不倦。大众还见弥勒么。良久曰。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
   衡州花药元恭禅师。僧问。如何是道。师曰。通身无障碍。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师曰。来往任纵横。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枝叶甚分明。僧云。出水后如何。师曰。一任众人观。僧云。天地若教出池塘焉敢藏。师曰。莫妄想。问兆象未生时如何。师曰。波斯读梵书。僧云。生后如何。师曰。胡僧笑点头。僧云。欲生未生时如何。师曰。洗脚上渔船。僧云。全因今日也。师曰。梳头不洗面。
   安州兴国契雅禅师。僧问。请师不于语默里答话。师以拄杖卓一下。僧云。和尚莫草草匆匆。师曰。西天斩头截臂。僧礼拜。师曰。堕也堕也。上堂曰。心如朗月连天静。遂打一圆相云。寒山子[口+尔]**似寒潭彻底清。是何境界。良久曰。无价夜光人不识。识得又堪作什么。九天虚度几千春。乃呵呵大笑曰。争如独坐明窗下。花落花开自有时。下座。
   潭州宝盖山子勤禅师。僧问。师今已唱胡家曲。更将何法。示来徒。师曰。一字两头垂。僧云。威光分此夜照用出何门。师曰。头上光明烜赫。脚下黑漆颟顸。僧云。入水见长人。师曰。傍观者丑。上堂曰。溪山虽异云月是同。顺应方圆任自西东。大众。法不离色响不离声。到这里明明声色显露如何透得。还有透得底么。良久曰。钟鸣鼓响相交应。青山不碍白云飞。
   大庾岭云峰寺道圆禅师。南雄州人。**纯至少游方。虽饱参而未大透彻。闻南禅师在黄檗积翠庵往依之。一日燕坐下板。闻两僧举百丈野狐因缘。一僧云。只如不昧因果。也未脱得野狐身。一僧应声云。便是不落因果也。亦何曾堕野狐身耶。师闻其语悚然异之。不自觉其身之起意行。上庵头过涧忽大悟。见南公叙其事。未终涕泪交颐。南公令就侍者榻熟寐。忽起作偈曰。因果不落不昧。僧俗本无忌讳。丈夫气宇如王。争受囊藏被盖。一条楖栗任纵横。野狐跳入金毛队。南公见之大笑久之。又作风幡偈曰。不是风兮不是幡。白云依旧覆青山。年来老大浑无力。偷得忙中些少闲。真净文禅师大称赏之。以为机锋不减英邵武。尝手书此二偈云。师晚年住大庾云峰寺。
   福州延庆洪准禅师桂林人。久从南禅师游。天资纯谨未尝忤物。闻人之善如出诸己。喜气津津生眉宇间。闻人之恶必合掌扣空若自追悔者。见者莫不笑之。而师真诚始终一如。出世延庆。暮年谢院事寓迹寒溪寺。寿已逾八十矣。日夕无他营为。眠食之余惟吟梵音赞观世音而已。临终时门人弟子皆赴檀越供。惟一仆夫在。师携磬坐土地祠前。诵孔雀经一遍告别即归。安坐瞑目而逝。三日不倾。乡民来观者如堵。师忽开目而笑使坐于地。有顷门弟子还。师呼立其右握手。如炊熟久视之寂然去矣。神色不变颊红如生。道俗塑其像龛之。
   南岳胜业惟亨禅师。僧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曰。欲行千里一步为初。僧云。十二时中如何履践。师曰。白云无心青天有日。示众曰。有利无利莫离行市。王老师卖身即不问。且道庐陵米有人酬价么。若无人老僧自卖自买去。良久曰。东行不见西行利。以拄杖卓一下。
   桂州登云山超乃禅师。僧问。未审云如何登。师曰。楖栗横担不顾人。僧云。山高巇险如何上。师曰。直往千峰万峰去。僧云。便是为人处也无。师曰。看脚下。僧云。谢师指示。师曰险。复曰。登云山大巇险。良久曰。山僧今日平地上吃交。下座。
   黄檗积翠永庵主示众曰。山僧住此庵来无禅可说无法可传。亦无差异珍宝。只收得续火柴头一个。留与后人。令他烟焰不绝火光长明。遂以拂子掷下。时有僧就地拈来向口边吹一吹。师便喝曰。谁知续火柴。头从这汉边。烟消火灭去。便拂袖归庵。僧吐舌。又尝问僧审奇汝久不见何所为。奇云。见伟藏主有个安乐处。师曰。试举似我。寄因叙其所得。师曰。汝是伟未是。奇莫测。归以语伟。伟大笑云。汝非永不非也。奇走积翠质之于南公。南亦大笑。师闻之作偈曰。明暗相参杀活机。大人境界普贤知。同条生不同条死。笑倒庵中老古锥。
   舒州宿松县灵隐德滋山主。蜀人。住院二十年。每日独自上堂曰。朝朝相似日日一般。只这便是更莫别求。元丰六年十月四日升堂集众。良久曰。会么。众无语。师俨然而逝。
   江州东林兴龙寺常总禅师。延平施氏子。久依黄龙密授****决旨。出住泐潭次迁东林。皆符谶记。僧问。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如何是宝。师曰。白月现黑月隐。曰非但闻名今日亲见。师曰。且道宝在甚么处。曰古殿户开光灿烂。白莲池畔社中人。师曰。别宝还他碧眼胡。又僧出众提起坐具曰。请师答话。师曰。放下著。僧又作展势。师曰收。曰昔年寻剑客今朝遇作家。师曰。这里是甚么所在。僧便喝。师曰。喝老僧那。僧又喝。师曰。放过又争得便打。上堂。乾坤大地常演圆音。日月星辰每谈实相。翻忆先黄龙道秋雨淋漓连宵彻曙。点点无弘不落别处。复云。滴穿汝眼睛浸烂汝鼻孔。东林则不然。终归大海作波涛。击禅床下座。上堂。老卢不识字顿明佛意。佛意离文墨故。白兆不识书圆悟宗乘。宗乘非言诠故。如此老婆心分明入泥水。今时人犹尚把桥柱澡洗把缆放船。良久曰。争怪得老僧。
   金陵保宁寺圆玑禅师。福州林氏子。僧问。生死到来如何回避。师曰。堂中瞌睡寮里抽解。曰便恁么时如何。师曰。须知有转身一路。曰如何是转身一路。师曰。倾出尔脑髓拽脱尔鼻孔。曰便从今日无疑去也。师曰作么生会。曰但知行好事不用问前程。师曰。须是恁么。上堂。道源不远**海非遥。但向己求莫从他觅。古人恁么说话。大似认奴作郎指鹿为马。若是翠岩即不然也。不向己求亦不从他觅。何故双眉本来自横。鼻孔本来自直。直饶说得天花乱坠顽石点头。算来多虚不如少实。且道如何是少实底事。良久曰。冬瓜直儱侗。瓠子曲弯弯。上堂。春雨微微百事皆宜。禾苗发秀蔬菜得时。阿难如合掌迦叶亦攒眉。直饶灵山会上拈花微笑。算来犹涉离微。争似三家村里老翁深耕浅种各知其时。有事当面便说。谁管瞬目扬眉。更有一般奇特事。末后一著更须知。击拂子下座。上堂。广寻文义镜里求形。息念观空水中捉月。单传心印特地多端。德山临济枉用工夫。石巩子湖翻成特地。若是保宁总不恁么。但自随缘饮啄。一切寻常深遁白云。甘为无学之者。敢问诸人。保宁毕竟寻何报答四恩三有。良久曰。愁人莫向愁人说。说向愁人愁****。师示寂阇维有终不坏者。二糁以五色舍利塔于雨花台之左。
   南康军云居元祐禅师。姓王氏信州上饶人。年十三师事博山承天沙门齐晟。二十四得度具戒。时南禅师在黄檗。即往依之十余年。南殁去游湘中。庐于衡岳马祖故基。衲子追随声重荆楚间。谢师直守潭州欲禅道林尽礼致师为第一世。师欣然肯来。道林峰房蚁穴间见峰峦层出。像设之多冠于湘西。师夷廓之为虚堂为禅室。以会四海之学者。役夫不敢坏像设。师自锄弃诸江曰。昔本不成今安得坏。吾法尚无凡情。况存圣解乎。六年而殿阁崇成。弃之去游庐山。南康太守陆公畤请住玉涧寺。徐王闻其名奏赐紫方袍。师作偈辞之曰。为僧六十鬓先华。无补空门愧出家。愿乞封回礼部牒。免辜卢老衲袈裟。人问其故。师曰。人主之恩而王公之施。非敢辞以近名也。但以法本等耳。昔惠满不受宿请云。天下无僧乃受汝供。满何人哉。王安上者荆公之弟问法于师。以云居延之。师欣然应之曰。当携此骨归葬峰顶耳。登舆而去。师初开堂。问答罢乃曰。新启法筵人天会集。稀逢难遇正在此时。还更有乘时适变底衲僧么。出来与汝证据。良久曰。不出头者是好手。虽然如是道林今日已向平地上吃交了也。赖遇金粟大士有不二法门放一线道。道林方解开布袋头。足可以施展家风。向无佛处称尊。便乃指点三界目视四维。偃仰尧天高歌舜日。举音王调唱菩萨蛮。奏没弦琴含太古意。当是时文殊休惆怅。普贤谩沉吟。任是千圣出头来异口同音。也不消一札。久立珍重。上堂。月色和云白。松声带露寒。好个真消息。凭君仔细看。黄龙先师和身放倒。还有人扶得起么。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击禅床下座。又示众曰。一切声是佛声。以拂子击禅床曰。梵音深远令人乐闻。又曰。一切色是佛色。乃拈起拂子曰。今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已到之者顶戴奉行。未到之者应如是知如是信。击禅床下座。师于壬申年七月七日夜子时方丈敷坐。谓大众曰。三处住持不传一法。火风聚散物理常情。吾灭后不得随世俗厚葬缞绖哭泣。当禀我佛西天竺法火化归塔。遂说偈曰。今年六十六。三处因缘足。夜半火烧山。跳入火** Q员鲜炯拧j^维得五色舍利。塔建于云居山。师清臞发白不剪。风度英特。说法好讥呵诸方。雅自称王祐上坐云。
   报本慧元禅师。潮州倪氏。垂髫凛然如老****。群儿戏于前袖手趺坐而已。父母商略云。儿材如此岂堪世用。令事佛僧乃可耳。师闻之即矍然起拜。遂依城南精舍诵法华经。年十九剃发受具。游方至京师寓止华严。**裁鞣ㄊφ摺<熘啤I先顺萆俅雍沃链怂蠛问隆T换墼幽虾@次匏笪┣蠓鸱āT裁餍υ啤M醭巧菥毒粕崮空崛沼型蚨恕D蟹鸱ê酢7鸱ň≡谀戏揭病Jδ俗月寰┯蜗搴罕槔健K燎捉丁H痪阄藿馕颉V纹蕉甏褐粱屏J蹦闲伦曰淅戳笏募Jγ孔掳濉i砸址锤彩又弧D械览矶扑品鹗帧V峒页毖簟6烁次省I岛未酢R蝗斩傥蚓∈退伤旆⑷ァN跄耆胛狻?ㄓ谖饨偈ニ隆G采旎屏斗ㄋ檬椤D鲜悠涿阶ㄊ埂N崤纪松J槲从?闪钋桌醇仙Wㄊ狗疵J慈昭粗猎フ隆6弦言布乓蛄籼鞠ⅰJ驶尢美先顺龀窍嗷帷S胧τ锎笃嬷I詈蘩鲜Σ患凹A粲庠履烁椿刮庵小5浪资ψ鹬S盅幼±ド交垩显菏辍3⒁怪酃樽噪惔ā?芙僦郯兹薪淮怼V廴司啦恢觥JΠ沧煸弧G允┤辍H嗣豢珊σ病5良热ァV恋┤死词又垡馐λ酪印6埠蜕衲绯H铡F淞偕阑龈D芡讶晃蘩廴绱恕Tv四年移住承天万寿寺众益盛。躬自持钵至湖州。湖人云。师到处为家。何苦独爱姑苏。固留不使还。苏人闻之争持杖捶哗以入湖。云何为夺我邦善知识。政当见还。否则有死而已。师怡然不吝情去留曰。吾任缘耳。相守弥月。苏人食尽乃去。竟为湖人所有。遂住报本禅院。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升坐说偈曰。五十五年梦幻身。东西南北孰为亲。白云散尽青山外。万里秋空片月新。言讫而化。右司谏陈公莹**诤准涫略啤Jξ斯掠卜缍壬醺摺M嵌酥匚W杖铡D响γ诺茏幽茏偌F湫胁卣呶┦Χ岩叛栽後街簟C诺茏釉省:味滥钺胶酢Jυ弧K湛山ㄋ隆:笕晏Τ蹴胱废胧Φ馈N胗诔挖种の蜢ΑK欢ㄓΑS兄冀ㄏ曰隆K甓壬苑钕慊鹪啤
   杨州建隆昭庆禅师。泉州晋江林氏子也。示众曰。始见新岁倏忽早是二月初一天气和融。拟举个时节因缘与诸人商量。却被帝释梵王在门外柳眼中努出头来。先说偈言。袅袅飏轻絮。且逐风来去。相次走绵毬。休言道我絮。当时撞著阿修罗。把住云。任尔絮忽逢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一句作么生道。于是帝释缩头入柳眼中。良久曰。参。
   南康军清隐潜庵清源禅师。豫章邓氏子。上堂。寒风激水成冰。杲日照冰成水。冰水本自无情。各各应时而至。世间万物皆然。不用强生拟议。上堂。先师初事栖贤諟泐潭澄历二十年。宗门奇奥经论玄要莫不贯穿。及因云峰指见慈明。则一字无用。遂设三关语以验学者。而学者如叶公画龙。龙现即怖。
   吉州禾山德普禅师。生于绵州蒲氏。少尚气节有卓识。见富乐山静禅师。合爪作礼曰。此吾师也。静与语奇之。携归山中阴察之。其作止类老头陀。静云。此子赋**豪纵不受控御。而能折节杵臼炊爨间。以事众为务是为希有。年十八得度受具秀出讲席。解唯识起信论。两川无敢难诘者。号义虎。罪圭峰疏义多臆说摘其失处。诫学者不可信。老宿皆数之云。圭峰清凉国师所印。可汝敢雌黄。蚍蜉撼树汝今是矣。师叹曰。学者以名位惑久矣。清凉圭峰非有四目八臂也。奈何甘自退屈乎。乃出蜀至荆州金銮。夜与一衲偶忘其名。衲见了山情庵主。师闻其饱参。问之曰经论何负禅宗。而长老多讥呵之耶。衲云。以其是识情义理思想边量。非能发圣得道。脱有发圣得道者。皆藉之以为缘耳。傥不因自悟。唯经论是仗则能读能知能见能解者。皆证圣成道去矣。宁尚与仆辈俯仰耶。唯以死语是所知障故。祖师西来也。如经言。一切众生本来成佛。汝信之乎。对曰。世尊之语岂敢不信。衲云。既信矣则尚何区区远来乎。对曰。闻禅宗有别传法故来耳。衲笑云。是则未信非能信也。师曰。其病安在。衲云。积翠南禅师出世久。子见之不宜后。见则当使汝疾有瘳矣。师即日遂行。以熙宁元年至黄龙。问阿难问迦叶。世尊付金襕外复传何法。迦叶呼阿难。阿难应喏。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著。意旨如何。南公云。上人出蜀会到玉泉否。曰曾到。又问曾挂塔否。曰。一夕便发。南公云。智者道场关将军打供与结缘几时何妨。师默然良久理前问。南公俯首。师趋出豁然有省。大惊曰。两川义虎不消此老一唾。八年秋游螺川。待制刘公请住慧云禅院七年。迁住禾山十有二年。元祐五年十二月十五日谓左右曰。诸方尊宿死丛林必祭。吾以为徒虚设。吾若死汝曹当先祭。乃令从今办祭。众以其老又好戏语。问云。和尚几时迁化。曰汝辈祭绝即行。于是帏寝堂坐师其中。致祭读文跪揖上食。师饫餐自如。自门弟子下及庄力日次为之。至明年元日祭绝。曰明日雪晴乃行。至时晴忽雪。雪止师坐焚香而化。阅世十六有七。坐四十九夏。全身塔于寺之左。
   东京慧林佛陀德逊禅师。姓杨氏福州侯官人也。少习儒业学问该博颇著声誉。忽厌尘纷发志求道。遂依东京天宁寺慧照上人出家。试经得度遍扣知识。造南禅师法席投机开悟。久为侍者复游讲席。初出世汾阳之净土。次迁太原之白云。常坐不卧缁素钦服。齿腊既高道行益固。遂奉诏住慧林。开堂日。
   哲宗皇帝遣中使降香。师升座问答罢。乃曰。传持此事岂以摇唇鼓舌驰骋言锋而可议。然于方便门中事无一向。是故文殊以无住为本。曹溪以无念为宗。无念之宗。为万法之宗。无住之本为万法之本。众生弃本逐末背觉合尘。一失其源迷而不复。故祖师西来不立文字特唱宗乘。只教诸人明见自**与佛同寿。歇则菩提不从人得。佛言。我于然灯佛所无一法可得。然灯佛方与我受记。若有一法可得。然灯佛即不与我受记。如是举唱犹是化门。且道不落化门一句作么生道。冬无寒腊下看。复曰。诸仁者。道非隐显遇缘即宗。法无去来因时而会。若缘时而未会。虽佛祖亦何为。且恢张祖席创立丛林。岂一僧之所能。必假国王大檀越为之护助。佛日乃可光扬。自昔京城未闻是道。先帝始建法幢。延四海之高流。为一时之大事。故今日佛道如此之盛。皇帝陛下少践丕图早闻妙法。不忘佛记克绍前芳。遂令山野之人获预朝廷之命。即将此开堂善利。上祝圣寿无疆。伏愿舜日与佛日齐明。尧风与祖风并扇。万邦无事。时当熙盛之年。四海晏清。人乐升平之化。久立珍重。洎哲宗升遐。百日入内。赐号佛陀禅师。未几太后上仙。师又被诏入内升座举扬般若。赐赉甚厚。黄龙法道至是始盛于京都。于大观间示寂。
   隆兴府祐圣法居禅师。潮阳郑氏子。晚见黄龙深蒙印可。上堂。此事如医家验病方。且杂毒满腹未易攻治。必瞑眩之药而后可瘳。就令徇意投之适足狂惑增其沉痼。求其己病不亦左乎。法堂前草深于心无愧。
   蕲州三角山慧泽禅师。僧问。师登宝座大众侧聆。师卓拄杖一下。僧曰。答即便答又卓个甚么。师曰。百杂碎。
   南岳法轮文昱禅师上堂。以拄杖卓一卓喝一喝。曰雪上加霜眼中添屑。若也不会北郁单越。
   庐山归宗志芝庵主。临江人也。壮为苾刍依黄龙。于归宗遂领深旨。有偈曰。未到应须到。到了令人笑。眉毛本无用。无渠底波俏。未几龙引退芝陆沉于众。一日普请罢。书偈曰。茶芽蔍蓛初离焙。笋角狼忙又吐泥。山舍一年春事办。得闲谁管板头低。由是衲子亲之。师不怿结茅绝顶。作偈曰。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

慧林冲禅师法嗣

   东京永兴华严寺智明佛慧禅师。常州史氏子。上堂。若论此事。在天则列万像而齐现。在地则运四时而发生。在人则出没卷舒六根互用。且道在山僧拄杖头上又作么生。良久卓一下曰。高也著低也著。
   镇州永泰智航禅师上堂。散为气者乃道之漓。适于变者为法之弊。灵机不昧亘古亘今。大用现前何得何失。虽然如是。忽遇无孔铁锤作么生话会。拈拄杖曰。穿过了也。上堂。龙腾碧汉变化无方。凤翥青霄谁知踪迹。可**蛐小2怀霭偾痢?芍乖蛑埂D蛳笊蕖K缘馈H〔坏蒙岵坏谩2豢傻弥卸q么得。且道得个甚么。良久曰。莫妄想。
   江阴军寿圣子邦圆觉禅师。僧问。祖意教意且拈放一边。如何得速成佛去。师曰。有成终不是是佛亦非真。僧拟议。师叱曰。话头道甚么。
   常州广福法照昙章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春来花自发。僧云。学人未晓。师曰。秋至叶先凋。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曰。头角分明。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曰。一二三四五六七。僧云。意旨如何。师曰。万物皆从这里出。
   扬州石塔戒禅师。自慧林得旨后。住杭州西湖一刹。再住扬州石塔。忽退席渡江。东坡知扬州重请住持。疏有为东坡而少留之语。晁无咎学士为宣之。师于此名重一时。东坡又为作戒衣铭云。石塔得三昧。初从戒定入。是故常宝护。登坛受戒衣。吾闻得道人。一物不可留。云何此法衣。补缉成百衲。诸法念念逝。此衣非昔衣。此法无生灭。衣亦无坏者。振此无尘衣。洗此无垢人。坏则随他去。是故终不坏。师为东坡所知。可见其为人也。

瑞岩子鸿禅师法嗣

   台州佛窟昌国可英禅师。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一轮才出海万国尽沾恩。云学人不会。师曰。秖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问如何是佛窟境。师曰。春归一径岩前秀。雪尽数峰云外寒。云如何是境中人。师曰。锡杖夜敲霜峤月。铜瓶晨漱碧潭烟。乃曰。春风澹荡万物含芳。林间野老讴歌。江上渔人举桌。山花列秀岸柳垂阴。莺啭乔林兽鸣幽谷。白云绽处于峰叠叠崔嵬。万派朝宗浩渺波澜涵月。森罗普现万象齐观。南北东西交横互映。重重帝网百亿垂形。海印发光大于普赴。如斯语话无不尽知。且道迷身一句作么生。良久曰。天上忽雷惊宇宙。井底虾蟆不举头。
   明州岳林昙振禅师。上堂垂语曰。今日布袋头开。还有买卖者么。僧出云有。师曰。不作贵不作贱作么生酬价。僧无语。师曰。山僧今日失利。问宝坐既登于此日。个中消息请宣扬。师曰。飒飒和风飘飘细雨。僧云。言前超有路句后越毗卢。师曰。也不消得。问知师解接无根树。妙手能挑海底灯。学人上来请师一接。师曰。堤柳乍开金眼细。岭梅初绽玉苞香。僧云。圆音才剖大众沾恩。师曰。伶利人难得。乃曰。若论此事不在僧之与俗男之与女贤之与愚贵之与贱。悉皆具足曾无欠少。良由根有利钝见有差殊。向声色里转却。何以知之。岂不见道。名言滞于心首。恒为绿虑之场。实际居于目前。翻成名相之境。且作么生是目前事。还知么。良久曰。眼里无筋一世贫。

天钵文慧重元禅师法嗣

   恩州祖印善丕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通上彻下。云如何是法。师曰。彻下通上。乃曰。通上彻下彻下通上。迷有千差悟无两样。喝一喝。又上堂曰。千家门万家户。贫底贫富者富。其或未瞥地三途未是苦。击拂子一下。又曰。人人独耀个个极则祖印。如斯说话非常有损有益。乃拊掌一下曰噫。又复引人入荆棘。喝一喝。又曰。潭中浩月岭上白云。达磨西来莫如此说。拈拄杖曰。也大奇拄杖解说不思议。击香台下坐。又曰。堪作梁者作梁。堪作柱者作柱。灵利衲僧便知落处。蓦拈拄杖曰。还知这个堪作什么。打香台一下曰。莫道无用处。复打一下。又曰。看看堂里木师伯。被圣僧打一掴。走去见维那。被维那打两掴。露柱呵呵笑。打著这师伯祖印路见不平。遂拈拄杖曰。来来虽是。圣僧也须吃棒。击香台下坐。
   卫州元丰院清满禅师。姓田氏沧州盐山人。幼以孝闻。母丧出家剃落禀戒。诣青州元禅师丛席入室咨参。一日山行取叶净手豁然契悟。投机颂曰。大奇大奇。动用还迷。更问如何。蓦口便槌。山居苦行绝粒七年。太守钱公请师出世。僧问。禅关创辟祖道重兴。千圣灵机愿师举唱。师曰。秋观黄叶落。僧云。千圣灵机蒙举唱。我师关[木+戾]意如何。师曰。冬见万木枯。僧云。恁么则木马嘶时花遍地。泥牛行处海云凝。师曰。也须会始得。问如何是祖师印。师曰。地静天宁。僧云。如何是心印。师拍膝一下。僧云。佛祖心印相去几何。师曰。言浅理深。问如何是衲僧得力处。师曰。月上青天。僧云。未审有何凭验。师曰。莫瞌睡。乃横按拂子曰。要扣玄关须是有节操极慷慨斩钉截铁剥剥地汉始得。若是隈刀避箭碌碌之徒看即有分。击禅床下坐。又上堂顾视大众曰。无异思惟谛听谛听。昨日热今日寒。抖擞精神著力看著力看。看来看去转颟顸。要得不颟顸。看看。
   西京善胜真悟禅师上堂扬声止响。不知声是响根。弄影逃形。不知形为影本。以法问法。不知法本非法。以心传心。不知心本无心。心本无心。知心如幻了法非法。知法如梦心法不实。莫谩追求。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到这里三世诸佛一大藏教。祖师言句天下老和尚路布葛藤尽使不著。何故。太平本是将军致。不许将军见太平。
   青州定慧院法本禅师。僧问。古人到这里为甚么拱手归降。师曰。理合如是。曰毕竟如何。师曰。夜眠日走。

舒州三祖圆智冲会禅师法嗣

   杭州临安居润禅师。僧问。为国开堂于此日。师将何法利人天。师曰。将谓伶利衲子。僧云。一炷名香祝圣恩。师曰。今日事作么生。僧无语。师曰。气急****。问清净本然遍周沙界。庵内人为什么不知庵外事。师曰。合恁么。僧云。特伸请益。师曰。有甚相亏。乃曰。大众但看。从上古圣挑囊负钵。出一丛林入一保社。若不得个入处。昼夜不舍参问知识。筑著磕著忽然瞥地。始知刀是铁。做一时放下。便乃天台普请南岳游山。左之右之不居惑地。诸仁者。古人既恁么会。今日欠少个什么。良久曰。多虚不如少实。

续传灯录卷第十七

目录

大鉴下第十四世

丹霞淳禅师法嗣九人

   天童正觉禅师  长芦清了禅师
   大洪庆预禅师  治平湡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武当佛岩禅师  大乘升禅师
   随州修山和尚  大阳满禅师
   归宗明禅师(已上五人无录)

香山净因成禅师法嗣十一人

   天封子归禅师  吉祥法宣禅师
   护国守昌禅师  丹霞普月禅师
   妙慧尼慧光禅师(已上五人见录)

   妙峰云禅师  金山坚禅师
   天宁珂禅师  龙池预禅师
   双泉月禅师   南岳龙王云禅师(已上六人无录)

宝峰照禅师法嗣九人

   圆通德止禅师  真如道会禅师
   智通景深禅师  花药智朋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乌巨如懿禅师
   仰山季禅师  报恩通禅师
   荐福臻禅师  天王聪藏主(已上五人无录)

石门易禅师法嗣五人

   青原齐禅师  天衣聪禅师
   香山尼佛通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九顶慈普禅师   无为义耸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天宁誧禅师法嗣一人

   熊耳慈禅师(见录)

大沩哲禅师法嗣三十人

   智海道平禅师  泐潭景祥禅师
   光孝慧兰禅师  东明仁仙禅师
   普照晓钦禅师  东林自遵禅师
   福严置禅师    东明迁禅师
   道吾汝能禅师  兴教慧淳禅师
   罗浮希声禅师  兴阳贤禅师
   永安妙喜禅师(已上十三人见录)

   禾山慧晓禅师  中峰智源禅师
   灵泉道坚禅师  清居文哲禅师
   万寿子升禅师  崇因正禅师
   嘉佑辩禅师    岳麓海禅师
   沩山云蔼首座  齐荣首座
   沩山永庵主    净福慧文禅师
   瑞峰道宗禅师  昭觉师范禅师
   万寿道倧禅师  云峰清悟禅师
   象耳子真禅师(已上十七人无录)

雪窦雅禅师法嗣四人

   光孝普印禅师(一人见录)

   龙游清韵禅师   石门永熙禅师
   禅林永觉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庆善宗震禅师法嗣一人

   庆善普能禅师(见录)

净土思禅师法嗣二人

   万寿法诠禅师  庆善守隆禅师(二人见录)

护国月禅师法嗣一人

   护国慧本禅师(见录)

护国祐禅师法嗣一人

   资圣则圆禅师(无录)

南禅慧禅师法嗣一人

   萧山法诠禅师  宝林道芳禅师(二人无录)

万寿圆禅师法嗣三人

   国清照禅师  慧严觉禅师
   永怀荣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福昌端禅师法嗣一人

   王屋资禅师(无录)

天禧永禅师法嗣一人

   添上座(无录)

鹿门灯禅师法嗣一人

   白马熙禅师(无录)

西京尼道深禅师法嗣二人

   奉圣绍才禅师   妙慧智安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大洪守遂禅师法嗣二人

   大洪庆显禅师(见录)

   荆州公安愍(无录)

续传灯录卷第十七

大鉴下第十四世

丹霞淳禅师法嗣

   明州天童宏智正觉禅师。隰州李氏子。母梦五台一僧解环与环其右臂。乃孕遂斋戒。及生右臂特起若环状。七岁日诵数千言。祖寂父宗道久参佛陀逊禅师。尝指师谓其父曰。此子道韵胜甚非尘埃中人。苟出家必为法器。十一得度于净明本宗。十四具戒十八游方。诀其祖曰。若不发明大事誓不归矣。及至汝州香山。成枯木一见深所器重。一日闻僧诵莲经。至父母所生眼悉见三千界。瞥然有省。即诣丈室陈所悟。山指台上香合曰。里面是甚么物。师曰。是甚么心行。山曰。汝悟处又作么生。师以手画一圆相呈之。复抛向后。山曰。弄泥团汉有甚么限。师曰错。山曰。别见人始得。师应喏喏。即造丹霞。霞问。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己。师曰。井底虾蟆吞却月。三更不借夜明帘。霞曰。未在更道。师拟议。霞打一拂子曰。又道不借。师言下释然遂作礼。霞曰。何不道取一句。师曰。某甲今日失钱遭罪。霞曰。未暇打得尔且去。霞领大洪师掌笺记。后命首众。得法者已数人。四年过圆通。时真歇初住长芦。遣僧邀至众出迎。见其衣舄穿弊且易之。真歇俾侍者易以新履。师却曰。吾为鞋来邪。众闻心服恳求说法。居第一座六年。出住泗州普照。次补太平圆通能仁。及长芦天童屋庐湫隘。师至创辟一新衲子争集。上堂。黄合帘垂谁传家信。紫罗帐合暗撒真珠。正恁么时视听有所不到。言诠有所不及。如何通得个消息去。梦回夜色依稀晓。笑指家风烂熳春。上堂。心不能缘口不能议。直饶退步荷担。切忌当头触讳。风月寒清古渡头。夜船拨转琉璃地。上堂。空劫有真宗。声前问已躬。赤穷新活计。清白旧家风。的的三乘外。寥寥一印中。却来行异类。万派自朝东。上堂。今日是释迦老子降诞之辰。长芦不解说禅与诸人画个样子。秖如在摩耶胎时作么生。以拂子画此覠相曰。秖如以清净水浴金色身时又作么生。复画此(水)相曰。秖如周行七步。目顾四方指天指地。成道说法神通变化。智慧辩才四十九年三百余会。说青道黄指东画西入般涅槃时又作么生。乃画此⊕相。复曰。若是具眼衲僧必也相许。其或未然一一历过始得。上堂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师曰。白云投壑尽。青嶂倚空高。曰如何是却来底人。师曰。满头白发离岩谷。半夜穿云入市[(缠-糸)+(郊-交)]。曰如何是不来不去底人。师曰。石女唤回三界梦。木人坐断六门机。乃曰。句里明宗则易。宗中辩的则难。良久曰。还会么。冻鸡未报家林晓。隐隐行人过雪山。僧问。一丝不著时如何。师曰。合同船子并头行。曰其中事作么生。师曰。快刀快斧斫不入。问布袋头开时如何。师曰。一任填沟塞壑。问清虚之理毕竟无身时如何。师曰。文彩未痕初。消息难传际。曰一步密移玄路转。通身放下劫壶空。师曰。诞生就父时合体无遗照。曰理既如是事作么生。师曰。历历才回分化事。十方机应又何妨。曰恁么则尘尘皆现本来身去也。师曰。透一切色超一切心。曰如理如事又作么生。师曰。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曰入市能长啸。归家著短衫。师曰。木人岭上歌。石女溪边舞。上堂。诸禅德。吞尽三世佛底人。为甚么开口不得。照破四天下底人。为甚么合眼不得。许多病痛与尔一时拈却了也。且作么生得十成通畅去。还会么。擘开华岳连天色。放出黄河到海声。师住持以来受无贪而施无厌。岁艰食竭己有及瞻众之余赖全活者数万。日常过午不食。绍兴丁丑九月谒郡僚及檀度。次谒越帅赵公令誏与之言别。十月七日还山。翌日辰已间沐浴更衣端坐告众。顾侍僧索笔作书遗育王大慧禅师请主后事。仍书偈曰。梦幻空花六十七年白鸟烟没秋水连天。掷笔而逝。龛留七日颜貌如生。奉全躯塔于东谷。谥宏智。塔名妙光。
   真州长芦真歇清了禅师。左绵雍氏子。襁褓。入寺见佛。喜动眉睫。咸异之。年十八试法华得度。往成都大慈习经论领大意。出蜀至沔汉扣丹霞之室。问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师拟对。霞曰尔闹在且去。一日登钵盂峰豁然契悟。径归侍立。霞掌曰。将谓尔知有。师欣然拜之。翌日霞上堂曰。日照孤峰翠。月临溪水寒。祖师玄妙诀。莫向寸心安。便下座。师直前曰。今日升座更瞒某不得也。霞曰。尔试举我今日升座看。师良久。霞曰。将谓尔瞥地。师便出。后游五台之京师浮汴。直抵长芦谒祖照一语契投。命为侍者逾年分座。未几称疾退闲。命师继席学者如归。建炎末游四明。主补陀台之天封闽之雪峰。诏住育王。徙温州龙翔杭州径山慈宁。皇太后命开山皋宁崇先。上堂。我于先师一掌下伎俩俱尽。觅个开口处不可得。如今还有恁么快活不彻底汉么。若无衔铁负鞍各自著便。上堂。久默斯要不务速说。释迦老子待要款曲卖弄。争奈未出母胎已被人觑破。且道觑破个甚么。瞒雪峰不得。上堂。上孤峰顶过独木桥。蓦直恁么行。犹是时人脚高脚低处。若见得彻不出户身遍十方。未入门常在屋里。其或未然。趁凉搬取一转柴。上堂。道得第一句不被拄杖子瞒。识得拄杖子。犹是途路中事。作么生是到地头一句。上堂。处处觅不得。秖有一处不觅自得。且道是那一处。良久曰。贼身已露。上堂。口边白醭去。始得入门通身红烂去。方知有门里事。更须知有不出门底。乃曰。唤甚么作门。僧问。三世诸佛向火焰里转****轮。还端的也无。师大笑曰。我却疑著。曰和尚为甚么却疑著。师曰。野花香满路。幽鸟不知春。问不落风彩还许转身也无。师曰。石人行处不同功。曰向上事作么生。师曰。妙在一沤前。岂容千圣眼。僧礼拜。师曰。秖恐不恁么。师一日入厨看煮面次。忽桶底脱。众皆失声曰。可惜许。师曰。桶底脱自合欢喜。因甚么却烦恼。僧曰。和尚即得。师曰。灼然可惜许一桶面。问僧。尔死后烧作灰撒却了。向甚么处去。僧便喝。师曰。好一喝秖是不得翻款。僧又喝。师曰。公案未圆更喝始得。僧无语。师打曰。这死汉。上堂。苔封古径不堕虚凝。雾锁寒林肯彰风要。钩针稳密。孰云渔父栖巢。秖么承当。自是平常快活。还有具透关眼底么。良久曰。直饶闻早便归去。争似从来不出门。上堂。乍雨乍晴乍寒乍热。山僧底个山僧自知。诸人底个诸人自说。且道雪峰口除吃饭外要作甚么。问僧。琉璃殿上玉女撺梭。明甚么边事。曰回互不当机。师曰。还有断续也无。曰古今不曾间。师曰。正当不曾间时如何。僧珍重便出。上堂撼拄杖曰。看看三千大千世界一时摇动。云门大师即得雪峰则不然。卓拄杖曰。三千大千世界向甚么处去。还会么。不得重梅雨。秧苗争见青。上堂。幻化空身即法身。遂作舞云。见么见么恁么见得过桥村酒美。又作舞云。见么见么。恁么不见隔岸野花香。上堂。还有不被玄妙污染底么。良久曰。这一点倾四海水。已是洗脱不下。僧问。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师曰。白马入芦花。上堂。穷微丧本。体妙失宗。一句截流。渊玄及尽。是以金针密处不露光铓。玉线通时潜舒异彩。虽然如是犹是交互双明。且道巧拙不到作么生相委。良久曰。云萝秀处青阴合。岩树高低翠锁深。上堂转功就位是向去底人。玉韫荆山贵。转位就功是却来底人。红炉片雪春。功位俱转通身不滞。撒手亡依。石女夜登机。密室无人扫。正恁么时绝气息一句作么生相委。良久曰。归根风堕叶。照尽月潭空。师终于皋宁崇先。塔于寺西华桐坞。谥悟空禅师。
   随州大洪慧照庆预禅师郢州胡氏子。上堂。进一步践他国王水草。退一步踏他祖父田园。不进不退正在死水中。还有出身之路也无。萧**晚籁松钗短。游漾春风柳线长。上堂。举船子嘱夹山曰。直须藏身处无踪迹。无踪迹处莫藏身。吾在药山三十年秖明此事。今时人为甚么却造次。丹山无彩凤。宝殿不留冠。有时憨有时痴。非我途中争得知。
   处州治平湡禅师上堂。优游实际妙明家。转步移身指落霞。无限白云犹不见。夜乘明月出芦花。

净因成禅师法嗣

   台州天封子归禅师上堂。卓拄杖一下。召大众曰。八万四千法门八字打开了也。见得么。金凤夜栖无影树。峰峦才露海云遮。
   太平州吉祥法宣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久旱无甘雨。田中稻穗枯。曰意旨如何。师曰。今年米价贵。容易莫嫌粗。
   台州护国守昌禅师上堂。拈拄杖卓曰。三十六旬之开始七十二候之起元。万邦迎和气之时。东帝布生成之令。直得天垂瑞彩地拥祯祥。微微细雨洗寒空。淡淡春光笼野色。可谓应时纳祐庆无不宜。尽大地人皆添一岁。敢问诸人。且道那一人年多少。良久曰。千岁老儿颜似这。玉万年童子鬓如丝。
   邓州丹霞普月禅师上堂。威音已前谁当辩的。然灯已后孰是知音。直饶那畔承当。未免打作两橛。纵向这边行履。也应未得十全。良由杜口毗耶。已是天机漏泄。任使掩室摩竭。终须缝罅离披。休云体露真常。直是纯清绝点。说甚皮肤脱落。自然独运孤明。虽然似此新鲜。未称衲僧意气。直得五眼齐开三光洞启。从此竿头丝线自然不犯波澜。须明转位回机方解入[(缠-糸)+(郊-交)]垂手。所以道。任使板齿生毛。莫教眼眼顾著。认著则空花缭乱。言之则语路参差。既然如是。敢问诸人。不犯锋铓一句作么生道。良久曰。半夜乌龟眼豁开。万象晓来都一色。
   东京妙慧尼慧光净智禅师上堂。举赵州勘婆话。乃曰。赵州舌头连天。老婆眉光覆地。分明勘破归来。无限平人瞌睡宝峰照禅师法嗣。
   江州圆通真际德止禅师。金紫徐闳中之季子也。世居历阳。师双瞳绀碧神光射人。十岁未知书多喜睡。其父目为懵然子。暨成童强记过人。学文有奇语。弱冠梦异僧授四句偈。已而有以南安岩主像遗之者。即傍所载聪明偈。自是持念不忘。后五年随金紫将漕西洛。一夕忽大悟连作数偈。一曰。不因言句不因人。不因物色不因声。夜半吹灯方就枕。忽然这里已天明。每啸歌自若。众莫测之。乃力求出家。父弗许欲以官授之。师曰。某方将脱世网不著三界。岂复刺头于利名中邪。请移授从兄珏。遂祝发受具。未数岁名振京师。宣和三年春徽宗皇帝赐号真际。俾居圆通。上堂。山僧二十年前两目皆盲了无所睹。唯是闻人说道。青天之上有大日轮。照三千大千世界。无有不遍之处。筹策万端终不能见。二十年后眼光渐开。又值天色连阴浓云乱涌。四方观察上下推穷。见云行时便于行处作计较。见云住时便于住处立个窠臼。正如是间忽遇著个多知汉。问道。莫是要见日轮么。何不向高山顶上去。山僧却征他道。那里是高山顶上。他道。红尘不到处。是诸仁者好个端的消息。还会么。长连床上佛陀耶。上堂。昨夜黄面瞿昙将三千大千世界来一口吞尽。如人饮汤水踪迹不留应时消散。当尔时诸大菩萨声闻罗汉及与一切众生。尽皆不觉不知。唯有文殊普贤瞥然觑见。虽然得见渺渺茫茫。恰似向大洋海里头出头没。诸人且道。是什么消息。若也检点得破。许他顶门上具一只眼。示寂阇维烟气所及悉成设利。塔司空山分窆叠石原。
   台州真如道会禅师上堂。空劫中事自肯承当。日用全彰有何渗漏。正好归家稳坐。任他雪覆青山。不留元字挂怀。谁顾波翻水面。且道。正不立玄偏不附物。一句如何举似机丝不挂梭头事。文彩纵横意自殊。
   兴国军智通大死翁景深禅师。台州王氏子。自幼不群。年十八依广度院德芝披剃。始谒净慈象禅师。一日闻象曰思而知虑而解。皆鬼家活计兴不自遏。遂往宝峰求入室。峰曰。直须断起灭念。向空劫已前扫除玄路。不涉正偏尽却今时。全身放下放尽还放方有自由分。师闻顿领厥旨。峰击鼓告众曰。深得阐提大死之道。后学宜依之。因号大死翁。建炎改元开法智通。上堂。来不入门去不出户。来去无痕如何提唱。直得古路苔封羚羊绝迹。苍梧月锁丹凤不栖。所以道。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若能如是。去住无依了无向背。还委悉么。而今分散如云鹤。尔我相忘触处玄。僧问。如何是正中偏。师曰。黑面老婆披白练。曰如何是偏中正。师曰。白头翁子著皂衫。曰如何是正中来。师曰。屎里翻筋斗。曰如何是兼中至。师曰。雪刃笼身不自伤。曰如何是兼中到。师曰。昆仑夜里行。曰向上还有事也无。师曰。捉得乌龟唤作鳖。曰乞师再垂方便。师曰。入山逢虎卧。出谷鬼来牵。曰何得干戈相待。师曰。三两线一斤麻。绍兴初归住宝藏岩。以事民其服。壬申二月示微恙乃曰。世缘尽矣。三月十三为众小参。仍说偈曰。不用剃头。何须澡浴。一堆红焰。千足万足。虽然如是。且道向上还有事也无。遂敛目而逝。
   衡州华药智朋禅师。四明黄氏子。依宝峰有年无省。因为众持钵。峰自题其像曰。雨洗淡红桃萼嫩。风摇浅碧柳丝轻。白云影里怪石露。绿水光中古木清。噫尔是何人。至焦山枯木成禅师见之叹曰。今日方知此老亲见先师来。师遂请益其赞。成曰。岂不见法眼。拈夹山境话曰。我二十年秖作境会。师即契悟。灌胡野录云。成指以问师曰。汝会么。师曰。不会。成曰。汝记得法灯拟寒山否。师遂诵至谁人知此意令我忆南泉。于忆字处成遽以手掩师口曰。住住。师豁然有省。乃曰。元来恁么地。成曰。汝作么生会。师曰。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成曰。直须保任。师应喏。绍兴初出住华药婺之天宁。后迁清凉。上堂。海风吹梦岭猿啼月。敢问诸人。是何时节。恁么会得无影树下任遨游。其或未然三条椽下直须打彻。后退居明之瑞岩。建康再以清凉挽之。明守亦勉其行。师不从作偈送使者曰。相烦专使入烟霞。灰冷无汤不点茶。寄语甬东贤太守。难教枯木再生花。未几而终。

石门易禅师法嗣

   吉州青原齐禅师。福州陈氏子。二十八辞父兄。从云盖智禅师出家执事首座。座一日秉拂罢。师问曰。某闻首座所说莫晓其义。伏望慈悲指示。座谆谆诱之。使究无著说这个法。逾两日有省。以偈呈曰。说法无如这个亲。十方刹海一微尘。若能于此明真理。大地何曾见一人。座骇然因语智得度。遍扣诸方。后至石门深蒙器可。出住青原仅一纪。示寂日说偈遗众曰。昨夜三更过急滩。滩头云雾黑漫漫。一条拄杖为知已。击碎千关与万关。
   越州天衣法聪禅师高邮人。上堂。幽室寒灯不假挑。虚空明月彻云霄。要知日用常无间。烈焰光中发异苗。因装普贤大士开光明次。师登梯秉笔顾大众曰。道得即为下笔。众无对。师召侍者。与老僧牢扶梯子。遂点之。
   遂宁府香山尼佛通禅师。因诵莲经有省。往见石门。乃曰。成都吃不得也。遂宁吃不得也。门拈拄杖打出通忽悟曰。荣者自荣。谢者自谢。秋露春风好不著便。门拂袖归方丈。师亦不顾而出。由此道俗景从得法者众。

天宁誧禅师法嗣

   西京熊耳慈禅师上堂。般若无知应缘而照。山僧今日撒屎撒尿。这边放那边屙。东西山岭笑呵呵。幸然一片清凉地。刚被熊峰染污他。染污他莫啾唧。泥牛木马尽呵叱。过犯弥天且莫论。再得清明又何日。还会么。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大沩哲禅师法嗣

   东京智海普融道平禅师处州人。上堂。山僧不会佛法。为人总没来由。或时半开半合。或时全放全收。还如万人丛里。冷地掉个石头。忽然打著一个。方知触处周流。上堂。赵州有四门。门门通大道。玉泉有四路。路路透长安。门门通大道。毕竟谁亲到。路路透长安。分明进步看拍膝一下曰。岁晚未归客。西风门外寒。上堂。举盘山示众曰。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古人恁么说话大似抱赃叫屈。智海门下人人慷慨。生擒虎兕活捉狞龙。眼里著得须弥山。耳里著得大海水。遂拈拄杖曰。不是向人夸伎俩。丈夫标致合如斯。卓拄杖下座。
   洪州泐潭景祥禅师。建昌南城傅氏子。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十个指头八个了。问我手何似佛手。师曰。金[金+俞]难辨。曰我脚何似驴脚。师曰。黄龙路险。曰人人有个生缘。如何是和尚生缘。师曰。把定要津不通凡圣。中秋上堂。灵山话曹溪指。放过初生斫额底。未问龙眠老古锥。昨夜三更转向西。正当恁么时。有人问如何是月向明暗未分处道得一句。便与古人共出一只手。如或未然。宝峰不免依模画样应个时节。乃打一圆相曰。清光万古复千古。岂止人间一夜看。师室中问僧。达磨西归手携只履。当时何不两只都将去。曰此土地要留个消息。师曰。一只脚在西天。一只脚在东土。著甚来由。僧无语。问僧。唯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如何是尘中现底身。僧指香炉曰。这个是香炉。师曰。带累三世诸佛生陷地狱。僧罔措。师便打。师不安次有僧问。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师曰。土地前烧二陌纸著。师常叉手夜坐如对大宾。初坐手与趺缀。至五鼓必齐膺。因号祥叉手焉。
   和州光孝慧兰禅师。不知何许人也。自号碧落道人。尝以触衣书七佛名。丛林称为兰布裈。有拟草庵歌一篇行于世。具载普灯。建炎末逆虏犯淮执师见酋长。长曰。闻我名否。师曰。我所闻者唯大宋天子之名。长恚令左右以锤击之。锤至辄断坏。长惊异延麾下敬事之。经旬师索薪自焚。无敢供者。亲拾薪成龛怡然端坐。烟焰一起流光四腾。虏跪伏灼肤者多。火绝得五色舍利。并其骨而北归。所执僧尼悉得自便。和人至今咏之。
   潭州东明仁仙禅师。开堂日僧问。世尊出世梵王前引帝释后随。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师曰。任是百千诸佛一时赶向水牯栏里。曰有何祥瑞。师曰。山僧不曾眼花。
   泗州普照晓钦明悟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东边更近东。曰沩山的子智海亲孙也。师曰。却笑傍人把钓竿。上堂。引手撮空展转莫及。翻身掷影徒自劳形。当面拈来却成蹉过。毕竟如何。拍禅床曰咱合错商量。
   庐山东林自遵正觉禅师上堂。十五日已前放过一著。十五日已后未可商量。正当十五日试道一句看。良久曰。山色翠浓春雨歇。柏庭香拥木兰开。
   潭州福严置禅师东川人。上堂。福严山上云。舒卷任朝昏。忽尔落平地。客来难讨门。
   潭州东明迁禅师蚤侍真如。晚居沩山真如庵。忠道者高其风每叩之。一日阅首楞严次。忠问。如我按指海印发光佛意如何。师曰。释迦老子好与二十棒。曰为甚么如此。师曰。用按指作么。曰汝暂举心尘劳先起又作么生。师曰。亦是海印发光。
   潭州道吾汝能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毁著不嗔。僧云。如何是法。师曰。赞著不喜。僧云。如何是僧。师曰。剃除须发。乃曰。三转法轮于大千。其轮本来常清净。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未得妙。为什么如此。一切智智清净还会么。对驴弹琴不入牛耳。俄迁大沩山。未两月沐浴净发趺坐而逝。
   安州大安山兴教慧淳禅师。开堂日上首白槌竟。师曰。未白槌已前唤作什么。白槌已后唤作第一义谛。莫有不甘底么出来相见。问白槌前请师道。师曰。方丈里。僧云。白槌后又如何。师曰。法座上。僧云。谢师指示。师曰。勿交涉。僧云。如何是第一句。师曰。脚下。僧云。如何是第二句。师曰。口里。僧云。如何是第三句。师曰。脑上。乃曰。灵山会上迦叶亲闻。五祖堂前老卢得旨。至今累及儿孙血脉不断。岂多学多知负能负胜。人人具英雄志气。各各出自己胸襟。不取他人处分。便可出生入死。方可报佛恩德。如斯举唱笑傍观者。还有同死同生底汉么。良久曰。若无山僧今日失利。
   潭州中峰罗浮希声禅师。僧问。为国开堂于此日。师将何法报君恩。师曰。庭前瑞雪落纷纷。僧云。君恩如此报祖意又如何。师曰。且领前话。僧云。恁么则金枝永茂玉叶长芳。师曰。一任众人看。乃曰。云生大野雾锁长空。三草二木悉归师子吼。露滴庭莎尽称无边妙相。猿啼鸟噪皆谈不二圆音。乃拈拄杖曰。无边妙义尽在山僧拄杖头上。若也会得。可谓应时应节。若不会万年松在祝融峰。卓一下。二月八日无疾坐终。茶毗诸根不坏。舍利求者可掬。
   郢州兴阳贤禅师江州人。丛林所谓贤蓬头是也。真如哲会中号称角立。见地明白机锋颖脱有超师之作。而行业不谨一众易之哲结庵于方丈后令师独处。惟通小径直方丈前过。不许众僧往来。后二年遂举立僧秉拂。议论超诣。一众始大服。住兴阳数载法道大著。及示寂肉身不坏。圆悟勤在沩山目击其事。妙喜果游兴阳时尚及见其肉身。
   鼎州永安妙喜禅师。僧问。如何是国师三唤侍者。师召大德。僧应喏。师曰。钝根汉。僧云。向上还有事也无。师曰。汝看虚空还曾开口么。僧契悟礼谢。师与一颂曰。虚空开口唤须弥。声隐春雷蛰者知。若不仙陀徒拟议。负吾负汝自风移。

雪窦雅禅师法嗣

   衢州光孝普印慈觉禅师。泉州许氏子。室中问僧。父母未生已前在甚么处行履。僧拟对。即打出。或曰。达磨在尔脚下。僧拟看。亦打出。或曰。道道。僧拟开口。复打出。

庆善晨禅师法嗣

   杭州庆善院普能禅师。本郡吕氏子。上堂。事不获已与诸人葛藤。一切众生秖为心尘未脱情量不除。见色闻声随波逐浪。流转三界汨没四生。致使正见不明触途成滞。若也是非齐泯善恶都忘。坐断报化佛头。截却圣凡途路。到这里方有少许相应。直饶如是衲僧分上未为奇特。何故如此。才有是非纷然失心咄。上堂拈拄杖曰。未入山僧手中万法宛然。既入山僧手中复有何事。良久曰。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卓拄杖一下。

净土思禅师法嗣

   杭州灵凤山万寿法诠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抱椿打拍浮。曰如何是法。师曰。黄泥弹子。曰如何是僧。师曰。剃除须发曰三宝外还别有为人处也无。师举起一指。僧曰。不会。师曰。指在唯观月。风来不动幡。上堂。德山棒临济喝。尽是无风波匝匝。灯笼勃跳过青天。露柱魂惊脑头裂。虽然如是。大似食盐加得渴。喝一喝。
   杭州庆善守隆禅师。开堂日僧问。知师久蕴囊中宝。今日当筵略借看。师曰。多少分明。曰师子吼时全露现。文殊仗剑又如何。师曰。惊杀老僧。问。千佛出世各有奇祥。和尚今日以何为验。师曰。木人把板云中拍。曰意旨如何。师曰。石女拈笙水底吹。上堂。花簇簇锦簇簇盐酱拈来事事足。留得南泉打破锅。分付沙弥煮晨粥。晨粥一任诸人吃。洗钵盂一句作么生会。多少人疑著。

护国月禅师法嗣

   江陵府护国慧本禅师。僧问。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未审是甚么物。师曰。一铤墨。曰恁么则耀古照今去也。师曰。作么生是耀古照今底。僧便喝。师便打。上堂。好个时节谁肯承当。苟或无人不如惜取。良久曰。弹雀夜明珠。

大洪遂禅师法嗣

   随州大洪庆显禅师。广安杨氏子。僧问。须菩提岩中宴坐帝释雨华。和尚新据洪峰有何祥瑞。师曰。铁牛耕破扶桑国。迸出金乌照海门。曰未审是何宗旨。师曰。熨斗煎茶铫不同。

续传灯录卷第十八

目录

大鉴下第十四世

泐潭英禅师下法嗣一十一人

   法轮齐添禅师   慧明云禅师
   仰山友恩禅师   大沩齐恂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方广怀纪禅师
   宝盖自俊禅师   上封行瑜禅师
   华藏叔聪禅师   宝相涌禅师
   乌崖垂义禅师   石霜子高禅师(已上七人无录)

仰山行伟禅师法嗣八人

   谷隐静显禅师  黄檗永泰禅师
   龙王善随禅师  慧日明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王氏山慧先禅师  寒磎子和禅师
   木平庆禅师      圣果永聪首座(已上四人无录)

百丈元肃禅师法嗣一十二人

   仰山清间禅师  百丈惟古禅师
   月珠神鉴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垂拱法满禅师
   永寿信诠禅师  洛浦观通禅师
   清泉道隆禅师  西峰元弼禅师
   法教凝禅师    九仙辅禅师
   鹿苑业禅师    凤凰有璲禅师(已上九人无录)

黄檗惟胜禅师法嗣一十六人

   昭觉纯白禅师(见录)

   太平齐禅师
   石霜允真禅师  白水居约禅师
   广利文易禅师  云顶表奇禅师
   普通了如禅师  天王居岸禅师
   承天处幽禅师  西禅灯禅师
   灵泉悟迁禅师  宁国希则禅师
   马溪惟广禅师  望川山遵古禅师
   马祖怀俨庵主  吕微仲丞相(已上十五人无录)

隆庆庆间禅师法嗣三人

   安化闻一禅师(见录)

   龙须聪禅师   资福普滋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云盖守智禅师法嗣九人

   宝寿最乐禅师  道场法如禅师
   石佛慧明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大乘玑禅师
   开福文玉禅师  大宁纪禅师
   仰山普禅师    桃林希倩禅师
   报恩有机禅师(已上六人无录)

上蓝顺禅师法嗣四人

   苏辙参政(一人见录)

   方广继通禅师   佑圣云智禅师
   金颜逸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隆庆利俨禅师法嗣一人

   香严先禅师(一人无录)

隐静守俨禅师法嗣二人

   广慧宗贤禅师   吉祥法顺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本觉守一禅师法嗣十人

   越峰粹圭禅师  寿山本明禅师
   天台如庵主    西竺尼法海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福果奉华禅师  西峰惟辩禅师
   法济元轼禅师  牛头昱先禅师
   玄沙智章禅师  本觉钦禅师(已上六人无录)

乾明慧觉禅师法嗣二人

   长庆应圆禅师(见录)

   宝积清及禅师(无录)

长芦崇信禅师法嗣一十五人

   妙空智讷禅师  慧林怀深禅师
   智者法诠禅师  光孝如瑰禅师
   天衣如哲禅师(已上五人见录)

   石塔铨禅师
   万寿明禅师    资圣怀悟禅师
   天衣智暹禅师  资福梵钦禅师
   光孝净真禅师  灵岩显颙禅师
   庆善智照禅师  西禅道暹禅师
   龙门法秀庵主(已上十人无录)

开先珣禅师法嗣二人

   延昌熙咏禅师  开先宗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保宁英禅师法嗣一十一人

   广福惟尚禅师  雪窦法宁禅师
   罗汉勤禅师    罗汉善修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吉祥齐果禅师
   无为智全禅师   虎丘通禅师
   香山常禅师     华藏宜禅师
   广教守渊禅师   广教原照禅师(已上七人无录)

夹山自龄禅师法嗣三人

   西峰法聪禅师  兜率惟显禅师
   层山珊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元丰清满禅师法嗣三人

   长兴宗朴禅师  雪峰宗演禅师
   卫州王大夫(已上三人见录)

仙洞仙禅师法嗣一人

   明教道禅师(无录)

净因觉禅师法嗣二人

   华严惠兰禅师(见录)

   亚松圣禅师(无录)

大洪智禅师法嗣一人

   天章枢禅师(见录)

甘露宣禅师法嗣一人

   妙湛尼文照禅师(见录)

瑞岩居禅师法嗣二人

   万年处幽禅师(见录)

   护国元瑞禅师(无录)

净因岳禅师法嗣一人

   鼓山体淳禅师(见录)

金山慧禅师法嗣一人

   报恩觉然禅师(见录)

续传灯录卷第十八

大鉴下第十四世

泐潭洪英禅师法嗣

   南岳法轮齐添禅师。僧问。学人上来乞师指示。师曰。汝适来闻鼓声么。僧云闻。师曰。还我话头来僧礼拜。师笑曰。令人疑著。又上堂喝一喝曰。师子哮吼。又喝一喝曰。象王颦伸。又喝一喝曰。狂狗逐块。又喝一喝曰。虾跳不出斗。乃曰。此四喝有一喝堪与佛祖为师。明眼衲僧试请拣看。若拣不出大似日中迷路。又上堂良久曰。**静情逸。乃喝一喝曰。心动神疲。遂顾左右曰。守真志满。拈拄杖曰。逐物意移。蓦召大众曰。见怪不怪其怪自坏。
   泉州慧明云禅师。僧问。般若海中如何为人。师曰。云开银汉迥。僧云。毕竟又如何。师曰。棒头见血。问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意旨如何。师曰。丑拙不堪当。僧云。忽然当又作么生。师曰。半钱也不直。僧云。如何即是。师曰。赵州南石桥北。僧礼拜。师击禅床三下。上堂曰。少室遗风曹溪要旨。黄檗收来临济扶起。三关戈甲竞头分。四拣开遮何止此。定宗乘立纲纪。当机验取庐陵米。更从升合定高低。争似备师封白纸。象骨提心暗喜。同风今古播丛林。切忌叩牙惊著齿。又曰。雪峰鄨鼻。沩山水牯。临济三关。云门一普。劝君一一透将来。捉取大雄山下虎。
   袁州仰山友恩禅师上堂。以拄杖击禅床一下曰。佛冷祖令瓦解冰销。半字满字千山万水。衲僧门下草偃风行。然虽如是官不容针私通车马。有一则奇特因缘举似大众。良久曰。达磨九年空面壁。西归羞见洛阳人。又曰。烟云开处日月齐明。影落千江光含万象。头头显焕无非自己家风。物物全彰尽是祖师活计。于斯明得则点头咽唾。于此未明且摆臂摇头。恁么说话大似傍若无人。若有人一个出来咳嗽一声。山僧退身三步。
   潭州大沩齐恂禅师。僧问。玉兔不怀胎犊牛为什么却生儿。师曰。著槽厂去。僧云。牧牛坡下。师曰。莫教落草。僧云。步步踏著。师曰。草里汉。乃曰。头角未生时荐得。早犯山僧苗稼了也。更待擎头戴角异类中来生儿养犊。其何以堪。不见仰山云。一回入草去一回把鼻牵。然虽如是不免犯人苗稼。且道如何得不犯。良久曰。铁牛不吃栏边草。直上须弥顶上眠。又曰。青山叠叠水茫茫。猿爱岩前果熟香。更有一般堪羡处。谁知别有好思量。

仰山行伟禅师法嗣

   襄州谷隐静显禅师。僧问。觌面相呈事若何。师曰。清风来不尽。僧云。通上彻下丝毫不纳也。师曰。明月照无私。问文彩既彰愿闻举唱。师曰。巡海夜叉头戴角。僧云。祇园五叶花开处。不别东君别是春。师曰。重叠关山路。问一镞破三关即不问。道人相见时如何。师曰。贼身已露。乃曰。三日一风五日一雨。时清道泰歌谣满路。释迦掩室谩商量。净名杜口休更举。要知极则本根源。识取南庄李胡子。敢问诸人。秖如李胡子有甚长处会么。今年必定有来年。不如剩种来年粟。又曰。**送埔迫粘ひ幌摺G业婪鸱ǔざ嗌佟W栽弧>啪虐耸弧V钊嘶够崦础H粑奕嘶帷I缴渲厮怠Y恃浴>啪虐耸弧H漳铣ぶ寥铡j**思韧埔啤4蠹蚁辔ぁ7俏磊辛鞑肌G乙κ蹦傻v参。又曰。今朝正月五。大众明看取。火上更加热。苦中更加苦。堪笑谷隐太无端。空谷岩前流谜语。喝一喝。又曰。语默视瞬皆说。见闻觉知尽听。香积世界餐香饭悟无生。极乐国中听风柯悟般若。遂拈拄杖曰。若将耳听终难晓。眼处闻声方得知。卓一下。
   瑞州黄檗山祇园永泰禅师。随州人。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铁铸就。僧拟议。师曰。会么。僧礼拜。师曰。何不早如此。
   潭州龙王山善随禅师。僧问。如何是龙王境。师曰。水晶宫殿。曰如何是龙王如意宝珠。师曰。顶上髻中。僧礼拜。师曰。莫道不如意好。
   庐山慧日明禅师上堂。不用心求唯须息见。三祖大师虽然回避金钩。殊不知已吞红线。慧日又且不然。不用求真并息见。倒骑牛兮入佛殿。牧笛一声天地宽。稽首瞿昙真个黄面。

百丈元肃禅师法嗣

   袁州仰山清间禅师。僧问。优钵昙华今日现。愿将花蕊接****。师曰。但得雪消去。自然春到来。僧云。一闻千悟立证圆通也。师曰。心不负人面无惭色。问二十年来方外客。今朝出世事何如。师曰。云从龙风从虎。僧云。万丈白云藏不得。一轮明月耀青天。师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问集云峰下分明事。请师分付四藤条。师曰。赵州八十方行脚。僧云。得恁么不知时节。师曰。行到南泉即便休。乃曰。乍临胜席实慰灵襟。昔日闻说千端。不如一日得到。僧归山舍人返郡城。事有迁移理无改易。何也。湘水直连秀水。出山还入一山。动静去来岂妨湛寂。郡峰列岫常露自己家风。夹道青松直透长安大路。烟云横野殿阁凌空。不移跬步之间。顿入华藏世界。入则不无。还见善财么。遂垂下一足曰。久参上士已自知归。乍到禅人不妨立地一时构取。又曰。新律才分霞光报晓。天****暖还冷。气候似冬忽春。盖鸿蒙之象初升。乃严凝之寒未退。时须顷刻已属东君。勿此为劳共称得岁。刚有一人不在斯限。天地无由盖载。寒暑岂得推迁。日月莫谐照临。阴阳卒难变易。若教此人受岁。终是不甘。时节到来又争讳得。且道受岁人与不受岁人。两家相见如何作贺。良久曰。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
   瑞州百丈维古禅师。上堂大众集定。拈拄杖示众曰。多虚不如少实。卓一下便起。
   嘉定府月珠神鉴禅师。僧请笔师语要。师曰。达磨西来单传心印。曹溪六祖不识一字。今日诸方出世语句如山重增绳索。乃拍禅床曰。于斯荐得犹是钝根。若也未然。白云深处从君卧。切忌寒猿中夜啼。

黄檗惟胜禅师法嗣

   成都府昭觉纯白禅师。梓州飞乌人姓支氏。父谦闻法于松山道者。以死生为戏。白衣梵行缁俗无出其右者。尝云。吾根钝不得入圆顿。愿有子续佛慧命足矣。师少闻父诲。谛听沉思有如夙习。一日跃过溪忽有省不觉失笑。送往依峨眉山华严寺落发受具。父子相与遍历成都讲肆。通**相宗经论。去之南游首谒澧州太平俊禅师。俊大奇之。谓真吾法子也。付以十三条说法大衣。师逊却之。后诣黄檗山礼真觉胜禅师亲近岁余。未始一顾师奉事益勤。胜一日忽抬眸视之。师咄曰。这老汉把不定作么。胜大笑乃为印证心地。元丰末宗室南康郡王。自黄檗邀胜诣辇下。师侍行。未几会太学生上书讼博士者。语连胜有旨放归蜀。门人星散。独师负巾钵以从。会成都府帅奏改昭觉为十方。问真觉谁可住持。真觉以师应请。师既领院遵南方规范一变律居。上堂示众**弧2怀**海是理事缚。不透声轮是语言缚。于是蜀之净侣靡然向风。经肆讲席为之一空。朝散郎冯敢。奉议郎段[王+己]。天台山隐者宋放。唐安文士相里昱。皆抠衣执弟子礼。元祐末峨眉白水僧正阙。丞相蔡京时帅成都。命师住。师不乐遂并昭觉辞之。蔡察其诚复请归旧刹。益建立纲宗孤硬峭整。大为同辈所嫉谤讟盈路。师不恤也久而自定。师示疾以颂付小师宗显曰。风高月冷。水远天长。出门无影。四面八方。怡然而寂。俗寿五十九。坐三十四夏。小师得法出世者曰宗显宗化。嗣法者曰剑州元封常照邛州铁像子嵩。师于昭觉为第一代。塔至今存焉。

庐陵隆庆庆间禅师法嗣

   潭州安化闻一禅师。僧问。意旨不到处特地好商量。未审是什么人境界。师曰。张三李四。僧云。木人把板云中拍。石女衔笙水底吹。师曰。乱走作什么。僧云。也要和尚识得。师曰。西天此土。上堂曰。拈花微笑虚劳力。立雪齐腰枉用功。争似老卢无用处。却传衣钵振真风。大众且道。那个是老卢传底衣钵。莫是大庾岭头提不起底么。且莫错认定盘星。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云盖守智禅师法嗣

   福州宝寿最乐禅师。古田人也。上堂。诸佛不真实说法度群生。菩萨有智慧见**不分明。白云无心意洒为世间雨。大地不含情能长诸草木。若也会得犹存知解。若也不会堕在无记。去此二途如何即是。海阔难藏月。山深分外寒。
   安吉州道场法如禅师。衢州徐氏子。参云盖悟汾阳十智同真话。寻常多说十智同真。故丛林号为如十同也。水庵圆极皆依之。圆极尝赞之曰。生铁****难凑泊。等闲举步动乾坤。戏拈十智同真话。不负黄龙嫡骨孙。上堂。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无漏真净。云何是中更容他物。释迦老子和身放倒。后代儿孙如何接续。要会么。通玄不是人间世。满目青山何处寻。
   绍兴府石佛慧明解空禅师。僧问。如何是宝相境。师曰。三生凿成。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一佛二菩萨。

上蓝顺禅师法嗣

   参政苏辙居士字子由。元丰三年以睢阳从事。左迁瑞州搉管之任。是时洪州上蓝顺禅师与其父文安先生有契。因往访焉相得欢甚。公咨以心法。顺示搐鼻因缘。已而有省。作偈呈曰。中年闻道觉前非。邂逅相逢老顺师。搐鼻径参真面目。掉头不受别钳锤。枯藤破衲公何事。白酒青盐我是谁。惭愧东轩**律稀R槐事痘玮隆

本觉守一禅师法嗣

   福州越峰粹圭妙觉禅师。本郡林氏子。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瘦田损种。曰未审如何领会。师曰。刈禾镰子曲如钩。问机关不到时如何。师曰。抱瓮灌园。曰此犹是机关边事。师曰。须要雨淋头。
   福州寿山本明禅师。开堂日僧问。李相当年参药峤。云在青天水在瓶。府帅请师匡上席。未知祖意若为明。师曰。今古应无坠分明在目前。云将谓寿山无透路。元来方外有知音。师曰。今之古之一句作么生道得。云伯牙与子期不如闲相识。师曰又被风吹别调中。问如何是寿山境。师曰。三山长在目一径是杉松。云如何是境中人。师曰。闲持楖栗木笑问往来人。问云。向上宗乘事若何。师曰。龙吟雾起虎啸风生。问知师久蕴吹毛剑。作么生是吹毛剑。师曰。清风八面。云中下之机如何晓解。师曰。切忌当锋。云恁么则今日用去也。师曰。快便难逢。乃曰。过去诸佛已过去。未来诸佛犹未来。正当空却之际佛法委在何人。若也一念回光返照。十世古今不离于当念。岂有前后去来之际。直饶诸圣出兴如恒河沙数。未有一个半个当头指出。是以释迦老子四十九年说不尽。三乘十二分教又是黄叶止啼之说。洎乎灵山会上。不得已而拈花示众。迦叶破颜微笑。便道。吾有正法眼藏分付摩诃大迦叶。自此之后翻成途辙。西天此土递相传授。如以印印心。心以印印定。实无一法与人。直指当人分上。真机绝朕包千古以无穷。大智冲虚亘十方而无尽。法界岂从他得。圆光不离目前。举足下足无非真实道场。一卷一舒岂离繁兴大用。草木丛林皆现色身三昧。山河大地尽转根本法轮。若能如是方解报佛深恩。上资皇图永固。珍重。又上堂曰。四面青山列画屏。谁知身世与云平。松风水月淡相对。别占壶中一片清。所以白云影里古佛岩前。青松翠柏尽彰古佛之家风。杰阁雄楼何异天宫之世界。既到这里不用弹指楼阁门开。说甚天台与南岳。为什么如此。寿岳凌霄汉红尘不到关。
   台州天台如庵主。久依法真。因看云门东山水上行语。发明己见。师隐故山。猿鹿为伍。郡守闻其风。遣使逼令住持。师作偈曰。三十年来住此山。郡符何事到林间。休将锁锁尘寰事。换我一生闲又闲。遂焚其庐竟不知所止。
   平江府西竺寺尼法海禅师。宝文吕嘉之姑也。首参法云秀和尚。后领旨于法真言下。诸名儒屡挽应世。坚不从。殂日说偈曰。霜天云雾结。山月冷涵辉。夜接故乡信。晓行人不知。届明坐脱。

乾明觉禅师法嗣

   岳州平江长庆应圆禅师上堂。寒气将残春日到。无索泥牛皆勃跳。筑著昆仑鼻孔头。触倒须弥成粪扫。牧童儿鞭弃了。懒吹无孔笛。拍手呵呵笑。归去来兮归去来。烟霞深处和衣倒。良久曰。切忌睡著。

长芦信禅师法嗣

   临安府径山智讷妙空禅师。秀州夏氏子。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坐久成劳。曰见后如何。师曰。不妨我东行西行。
   东京慧林怀深慈受禅师。寿春府夏氏子。生而祥光现舍。文殊坚禅师遥见疑火也。诘且知师始生。往访之。师见坚辄笑。母许出家。十四割爱冠祝发。后四年访道方外。依净照于嘉禾资圣。照举良遂见麻谷因缘问曰。如何是良遂知处。师即洞明。出住资福屦满户外。蒋山佛鉴勤禅师行化至。茶退师引巡寮。至千人街坊。鉴问。既是千人街坊。为什么秖有一人。师曰。多虚不如少实。鉴曰。恁么那。师赧然。偶朝延以资福为神霄宫。因弃往蒋山留西庵阵请益。鉴曰。资福知是般事便休。师曰。某实未稳。望和尚不外。鉴举倩女离魂话。反覆穷之大豁疑碍。呈偈曰。秖是旧时行履处。等间举著便淆讹。夜来一阵狂风起。吹落桃花知几多。鉴拊几曰。这底岂不是活祖师意。未几被旨住焦山。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面黄不是真金贴。曰如何是佛向上事。师曰。一箭一莲花。僧作礼。师弹指三下。问知有道不得时如何。师曰。哑子吃蜜。曰道得不知有时如何。师曰。鹦鹉唤人。僧礼拜。师叱曰。这传语汉。问甚么人不被无常吞。师曰。秖恐他无下口处。曰恁么则一念通玄箭三尸鬼失奸也。师曰。汝有一念定被他吞了。曰无一念时如何。师曰。捉著阇黎。上堂。古者道。忍忍三世如来从此尽。饶饶万祸千殃从此消。默默无上菩提从此得。师曰。会得此三种语了。好个不快活汉。山僧秖是得人一牛还人一马。泼水相唾插嘴厮骂。卓拄杖曰。平出平出。上堂。云自何山起。风从甚涧生。好个入头处。官路少人行。上堂。不是境亦非心。唤作佛时也陆沈。个中本自无阶级。切忌无阶级处寻。总不寻过犹深。打破云门饭袋子。方知赤土是黄金。咄。
   婺州智者法铨禅师上堂。要扣玄关须是有节操。极慷慨斩得钉截得铁。硬剥剥地汉始得。若是隈刀避箭碌碌之徒看即有分。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平江府万寿如瑰证悟禅师。建宁魏氏。开堂日僧问。如何是苏台境。师曰。山横师子秀水接太湖清。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衣冠皇宋后礼乐大周前。师凡见僧必问。近日如何。僧拟对。即拊其背曰。不可思议。将示寂众集。复曰。不可思议。乃合掌而终。
   越州天衣如哲禅师。族里未详。自退席寓平江之万寿。饮啖无择人多侮之。有以瑞岩唤主人公话问者。师答以偈曰。瑞岩长唤主人公。突出须弥最上峰。大地掀翻无觅处。笙歌一曲画楼中。一日曰。吾行矣。令拂拭所乘笋舆。乃书偈告众曰。道在用处用在死处。时人秖管贪欢乐。不肯学无为。叙平昔参问勉众进修已。忽竖起拳曰。诸人且道。这个落在甚处。众无对。师挥案一下曰。一齐分付与秋风。遂入舆端坐而逝。

开先珣禅师法嗣

   庐州延昌熙咏禅师。僧问。少林面壁意旨如何。师曰。惭惶****。
   庐州开先宗禅师上堂。一不做二不休。捩转鼻孔捺下云头。禾山解打盐官鼓。僧繇不写戴嵩牛。卢陵米投子油。雪峰依旧辊双毬。夜来风送衡阳信。寒雁一声霜月幽。

保宁英禅师法嗣

   临安府广福院惟尚禅师。初参觉印问曰。南泉斩猫儿意旨如何。印曰。须是南泉始得。印以前语诘之。师不能对。至僧堂忽大悟曰。古人道。从今日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信有之矣。述偈呈印曰。须是南泉第一机。不知不觉蓦头锥。觌面若无青白眼。还如感感守空池。举未绝印竖拳曰。正当恁么时作么生。师掀倒禅床。印遂喝。师曰。贼过后张弓。便出住广福日室中问僧。提起来作么生会。又曰。且道是个甚么要人提起。
   明州雪窦法宁禅师。衢州杜氏子。上堂。百川异流以海为极。森罗万象以空为极。四圣六凡以佛为极。明眼衲子以拄杖子为极。且道拄杖子以何为极。有人道得山僧两手分付。傥或未然。不如闲倚禅床畔。留与儿孙指路头。
   庐山罗汉勤禅师上堂曰。罗汉有一句。拟议成露布直下便承当。归堂吃茶去。又上堂曰。月生一三世如来跳不出。月生二直下分明休拟议。月生三凛凛霜风彻骨寒。遂拈拄杖曰。山僧拄杖子过去不可得见在不可得。诸人者作么生会。向这里辨得。罗纹十字一任横行。苟或未然切忌乱走。击禅床下座。
   芦州罗汉善修禅师上堂曰。一气不言群芳竞吐。烟幂幂兮水渌山青。日迟迟兮鸾吟燕语。桃花依旧笑春风。灵云别后如何许。蓦拈拄杖曰。见么。良久曰。鼻孔眼睛一时穿却。卓拄杖一下。

元丰清满禅师法嗣

   湘州长兴宗朴禅师上堂曰。我有一诀逢人便说。雨下天凉炎天普热。大众还会么。尔若会得眼中著屑。尔若不会今朝败阙。不见道。别别韶阳老人得一橛。又曰。腊月正严寒。草木尽枯干。几多名利客。见处黑漫漫。喝一喝。
   福州雪峰宗演圆觉禅师。恩州人也。僧问。不慕诸圣不重己灵时如何。师曰。款出囚口。曰便恁么会去时如何。师曰。换手捶胸。问如何是大善知识心。师曰。十字街头片瓦子。辞众曰。僧问。如何是临岐一句。师曰。有马骑马无马步行。曰途中事作么生。师曰。贱避贵。上堂。遣迷求悟。不知迷是悟之钳锤。爱圣憎凡。不知凡是圣之鑢鞁。秖如圣凡双泯迷悟俱忘一句作么生道。半夜彩霞笼玉像。天明峰顶五云遮。
   卫州王大夫遗其名。以丧偶厌世相。遂参元丰于言下知归。丰一日谓曰。子乃今之陆亘也。公便掩耳。既而回坛山之阳。缚茅自处者三载。偶歌曰。坛山里日何长。青松岭白云乡。吟鸟啼猿作道场。散发采薇歌又笑。从教人道野夫狂。

净因觉禅师法嗣

   东京华严真懿慧兰禅师上堂。达磨大师九年面壁。未开口已前不妨令人疑著。却被神光座主一觑脚手忙乱。便道。吾本来兹土。传法救****。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当时若有个汉。脑后有照破古今底眼目。手中有截断虚空底钳锤。才见恁么道。便与蓦胸扭住。问他道。一华五叶且拈放一边。作么生是尔传底法。待伊开口。便与掀倒禅床。直饶达磨全机也倒退三千里。免见千古之下负累儿孙。华严今日岂可徒然。非唯重整颓纲。且要与诸人雪屈。遂拈拄杖横案。召大众曰。达磨大师向甚处去也。掷拄杖下座。上堂拈拄杖曰。灵山会上唤作拈花。少室峰前名为得髓。从上古德秖可傍观。末代宗师尽皆拱手。华严今日不可逐浪随波。拟向万仞峰前点出普天春色。会么。髑髅无喜识枯木有龙吟。

大洪智禅师法嗣

   越州天章枢禅师。上堂召大众曰。春将至岁已暮。思量古往今来。秖是个般调度。凝眸昔日家风。下足旧时岐路。劝君休莫莽卤。眨上眉毛须荐取。东村王老笑呵呵。此道今人弃如土。

甘露宣禅师法嗣

   平江府妙湛寺尼文照禅师。温陵人。上堂。灵源不动妙体何依。历历孤明是谁光彩。若道真如实际。大似好肉剜疮。更作祖意商量。正是迷头认影。老胡四十九年说梦即且止。僧堂里憍陈如上座。为尔诸人举觉底。还记得么。良久曰。惜取眉毛好。

瑞岩居禅师法嗣

   台州万年处幽禅师上堂。先圣行不到处凡流恰到。凡流既到先圣莫知到与不到。知与不知总置一壁。秖如僧问干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峰以拄杖画一画曰。在这里。且道此老与他先圣凡流相去几何。南山虎咬石羊儿。须向其中识生死。

净因岳禅师法嗣

   福州鼓山体淳禅鉴禅师。上堂。由基弓矢不射田蛙。任氏丝纶要投溟渤。发则穿杨破的。得则修鲸巨鳌。只箭既入重城。长竿岂钓浅水。而今莫有吞钩啮镞底么。若无。山僧卷起。丝纶拗折弓箭去也。掷拄杖下座。

金山慧禅师法嗣

   常州报恩觉然宝月禅师。越州郑氏子。上堂。学者无事空言。须求妙悟。去妙悟而事空言。其犹逐臭耳。然虽如是。罕逢穿耳客多遇刻舟人。一日谓众曰。世缘易染道业难办。汝等勉之。语卒而逝。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