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八识规矩颂》讲记

《八识规矩颂》讲记

于凌波居士 讲述

目录

 

第一讲 解释经题

一 识者心之别名

   八识规矩颂,是唐代玄奘大师所造。这是玄奘大师於翻译得数百卷唯识经论之后,对於唯识学中的 [八识] ,提纲携领所作出的总结。全部颂文,七言一句共四十八句,四句一颂分为十二颂,每三颂为一组,计四组。即前五识颂,第六识颂,第七识颂,第八识颂。八识的行相、业用、性别、识量、所缘、相应等,全包括在颂文之中。唯颂文辞约理著,言简义丰,每一颂中都有许多佛学专有名词,若不详加讲解,一般人很难了解。因此,乃有八识规矩颂讲座的开设。

   八识规矩颂这五个字颂题,重点在 [八识] 二字,尤其是这个 [识] 字,要特别加以诠释。识是什麽? <大乘义林章> 曰: [识者心之别名] 。因此、识就是 [心] 。在唯识学上称识而不称心,只是一种方便,因为心与识是一体两面的东西。 <大乘广五蕴论> 上说: [云何识蕴,谓於所缘,了别为性,亦名心,能采集故。亦名意,意所摄故。] 这样看来,心、意、识三者,也全是一样东西了。那麽,或有人问: [心又是什麽呢? ] 依照佛经上说, [心] 是我们精神作用的主体。原来依照佛教的教义,所谓 [宇宙] (物质世间,我人赖以生存的环) 和人生 (有情世间,我人的生命体) ,不是神 (大梵天或上帝)
所创造,不是无因而生,这一切,都是 [因缘和合] 而生起存在的。

   照佛经上说,构成宇宙和人生的质料有五类,叫做色、受、想、行、识。这在佛经上叫做 [五蕴] 。蕴是积聚的意思,积聚许多同一性质、同一系列的事物或心理活动,把它归成一类,就叫做蕴。世界上所有的物质现象、和我人的心识活动,可以归纳成五类,就是前面所说的五蕴。由五蕴的 [因缘和合] ,而有 [有情世间] ----有情识、情见的众生,和 [器世间] ----我人所赖以生存的物质世界的生起和存在。兹再分释五蕴如下:

   一. 色蕴: 色蕴的色,是物质的意思 (不是颜色、美色的色) ,组成色蕴的内容是地、水、火、风四种元素。其实真正所指的不是地、水、火、风四种实物,指的是坚湿、暖、动四种物性。由此四种物性,构成宇宙万物,也包括著我们物质性的身体在内,此即所谓 [色身] 。

   二. 受蕴: 受蕴是我人感官接触外境所生起的感受。此感受,有使我人愉快的乐受,有使我人不愉快的苦受,和既无愉快亦无不愉快的舍受。其实这就是感情作用。

   三. 想蕴: 想蕴是知觉作用,也就是我人的感觉器官接触外境,心识上生起分别、认识的作用。这在现代心理学上,相当於 [知] ,由知而形成概念。

   四. 行蕴: 行蕴是我人的意志活动,这是心识中 [思心所] 的作用。思心所作了决定,由身 (动作) 和口 (语言) 去执行,这就是身行、语行、意行。行就是行为,也称为 [造作] ,行为的後果就是 [业] ----身、语、意三种业。

   五. 识蕴: 佛经上说,识蕴是 [於所缘境了别为性] 。事实上就是我人认识作用的主体,也就是心识。在小乘佛教时代,只说 [六识] ,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种识,大乘佛教发展为八识。就是在六识之後,发展出末那识、阿赖耶识。这在唯识学上称为 [八识心王] ,也就是 [八识规矩颂] 中八识二字的来源。

   佛经上说,我人的身心,是由五蕴组合而成的,即所谓; [五蕴假合之身] 。五蕴又称 [名色] ,色是物质的组合,名是精神的组合,如下表所示:

   色---------------------- 物质组合----物----色

   受--------------------|
   想--------------------| 精神组合----心----名
   行--------------------|
   识--------------------|

   五蕴是构成宇宙万有的质料 (包括物质世界和各类有情----一切生命体) ,识蕴是 [主观的能认识的主体] ,色、受、想、行四蕴是 [客观的所认识的对象] ,如下表所示:

   识---------------------- 主观的能认识的主体----我

   色--------------------|
   受--------------------| 客观的所认识的对象----我所
   想--------------------|
   行--------------------|

   识者心之别名,识就是心,亦名月意,也就是我人精神活动的主体。
            

二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规以正圆,矩以正方,所以古人说: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规与矩,本来是木匠正方圆的工具,引申出来的意思,有轨范、法则的意义。所以八识规矩,表示八识行相,各具境、量、性、界的不同,有其规矩井然而不可杂乱者,於此,先抄录出全部颂文,再依次解释颂题:

             【八识规矩颂】
           唐三藏法师玄奘造
             前五识颂
        性境现量通三性,眼耳身三二地居,
        遍行别境善十一,中二大八贪嗔痴。
        五识同依净色根,九缘七八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愚者难分识与根。
        变相观空唯後得,果中犹自不诠真,
        圆明初发成无漏,三类分身息苦轮。
             第六识颂
        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
        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
        性界受三恒转易,根随信等总相连,
        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
        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犹自现缠眠,
        远行地後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第七识颂
        带质有覆通情本,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
        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日夜镇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六转呼为染净依。
        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
             第八识颂
        性唯无覆五遍行,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争。
        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薰持种根身器,去後来先作主公。
        不动地前才舍藏,金刚道後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普照十方尘刹中。

   十二首颂文,如上所录,於此先解释颂题如下:

   一. 八识: 识者心之别名,是我人精神作用的主体。在唯识学上,把识分析为八种,即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八个识。眼、耳、鼻、舌、身是五种感觉器官,合称前五识; 意识称为第六识,是我人心理活动的的综合中心; 末那识称第七识,是有情 [自我意识] 的中心,阿赖耶识称第八识。它含藏 [万法种子] ,是生起宇宙万法的本源。

   二. 规矩: 规矩是规范或法则,这八个识,在众生位上,它们的行相、业用、境、量、性、界,固然有其规矩法则,即是在修行证果位上,也有其规矩法则,所以称八识规矩。

   三. 颂: 颂是一种文字体栽,含有赞美的意思,印度梵语称为伽陀,义译为偈。颂的形式似诗而不用韵,通常四句一首,用四、五、六、七字均可,若意思未表达完,可以继续下去。佛经中用颂,目的在便於记忆。本颂用的是七字一句。

   四. 唐: 朝代名,公元六一八年建国,传十九帝,公元九零六年为後梁所灭。 [盛唐] 时代,是我国历史上少有的太平盛世,国威伸张於全世界,现在世界各大城市都有 [唐人街] 的存在,是以 [唐人] 代表中国人的意思。

   五. 三藏: 佛经结集,有经、律、论三藏,合称大藏经。即佛陀所说的法称之为经,佛陀为僧团所订的戒律称之为律,後世佛弟子注释佛经、或依据佛经而发挥其义者,称之为论。

   七. 法师: 法者轨则,师者教人以道,所谓 [传道、授业、解惑] 也。指通达佛法,又能引导众生修行之人。三藏法师,指精通经、律、论三藏之法师。若仅通经或律,称为经师、律师。造论阐扬经义者,称论师。法师是一个很尊贵的名词,经律中广载,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具足以下十种条件,称为法师。这十种条件是:一者五官端正,二者六根圆备,三者出身望族,四者品德善良,五者守持戒律,六者通研三藏,七者威仪具足,八者胜辩言词,九者声音美好,十者忍辱知足。<瑜伽师地论> 卷八十一中,对此有更详尽的说明。不过这个名词现在已通俗化了,变成泛称出家众的名称了。

   八. 玄奘: 我国最有名的三藏法师,曾到印度求法,下一节再详予介绍。

   九. 造: 造是著作的意思,如各种论典,均称某某造
      

三 历史上伟大的译经家玄奘大师

   玄奘三藏,河南偃师人,生於隋文帝开皇二十年 (公元六零零) ,俗家姓陈名纬,有兄长捷先在洛阳净土寺出家,师於十三岁时亦随兄出家,就慧景听 <涅盘经> ,就严法师受 <摄大乘论> 。武德元年,与兄同入长安,未几赴成都,就道基、宝迁二师学 <摄论>、 <毗昙> ,武德五年受具戒,再入长安,时有法常、僧辩二大德俱讲 <摄论> ,师又就听之,以诸师各异宗途,圣典亦有隐诲,不知适从,乃欲西行天竺以明之,表请不许,师不为屈,乃就止蕃人学西域书语,於贞观三年私发长安,西行求法。

   师经兰州出玉门关,涉八百里流沙,途中失水,师誓西行一步而死,不愿东退一步而生,历经艰险,抵达高昌国,高昌国王麴文泰崇信佛法,於师礼供殊厚,派遗车马侍从,送师西行,经阿耆尼等国,度葱岭,至素叶城,谒突厥叶护可汗,再度铁门西行,於贞观七年始抵印度。他曾到过乔赏弥、阿瑜陀、舍卫城诸国,後来到中不竺那烂陀寺,依护法论师弟子戒贤 (时已逾百岁), 学 <瑜伽师地论> 及十支论奥义,前後为时五年,复从杖林山胜军论师学 <唯识抉择> 及瑜伽、因明之学。然後巡礼圣迹,遍历天竺诸国,参访各地论师,之後再返那烂陀寺。以其和会中观、瑜伽二宗所造之 <会宗论> 三千颂呈戒贤论师,戒贤称善。

   时戒日王致书戒贤,请差大德四人,善大小内外之学者,与乌荼国小乘论师辩论。奘亦受是命,以 <制恶见论> 一千六百颂一破得乌荼国小乘论师之 <破大乘义七百颂> ,由是声誉益著。贞观十五年,戒日王於曲女城设大会,与会者有十八国王,大小乘僧三千馀人,婆罗门及外道亦数千人。奘师受请登宝床为论主,以有名之 <真唯识量颂> 论文,阐扬大乘,破斥异说。大会十八日,无能破之者,戒日王宣布论主获胜,与会者共尊之为 [大乘天] ----大乘的圣人。

   奘师於贞观十九年初,奘师回至长安,道俗出城相迎者数十万。二月谒太宗皇帝於洛洛阳,太宗迎慰甚厚。奘师由天竺请回经典六百馀部,谒於长安弘福寺从事翻译,先後译出经论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其中以法相唯识一宗的经论为主。如於贞观二十二年译出 <瑜伽师地论> 百卷,以後络续译出 <解深密经>、 <摄大乘论> 、 <百法明门论>、 <大乘五蕴论>、 <唯识二十颂> 、 <唯识三十颂> 等。

   奘师译 <唯识三十颂> 时,本欲将十家释论各别全译,後以弟子窥基之请,糅集十家释论成为一部,其间异议纷纭之处,悉折中於护法之说,这就是中国唯识宗的基本典籍 <成唯识论> 。奘师之学,由窥基继之而加以发扬,开创了我国法相唯识一宗。

   <八识规矩颂> ,是奘师译得上千卷唯识经後,於 [八识] 作一提纲携领之作。奘师一生 [译而不作] ,他除了一部 <大唐西域记> 流传下来外,在天竺所写的 <会宗论> ,<制恶见论> , <三身论> ,可惜都未译成汉文,梵文本已失传,而今流传下来的,就只有这 <八识规矩颂> 十二首颂文了。

附记: 相关名相表解

  一. 四大、五蕴: 四大具称四大种,为宇宙间物质的基本因素,大者普遍义,种者因义。 五蕴,为构成器世间与有情世间的质料,蕴者积聚义。我人的身心,前者是四大(色蕴) 的组合,後者是受、想、行、识四蕴的组合,即所谓五蕴和合的生命体。

      │ 地----以坚为性
   四大种│ 水----以湿为性
      │ 火----以暖为性
      │ 风----以动为性

       | 色蕴----色为质碍义----为四大组合----物质--------色
      │ 受蕴----领纳----一苦乐感受----|
   五蕴--│ 想蕴----摄取表象----形成概念--│----精神作用----心
      │ 行蕴----造作----意志行为------│
      │ 识蕴----了别----认识作用------│

  二. 十二处、十八界: 五蕴是精神和物质的组合,事实只是色、心二法。物质是色法,色法粗显易解,所以归纳为一色蕴而诠释之; 受、想、行、识四蕴是心法,心法 [冥漠难彰] ,所以开为四蕴以诠释之。但众生根器不一,迷悟程度不等,有人迷於心而不昧於物,故佛陀为之五蕴; 开心法为四,合色法为一。有人昧於色而不昧於心,佛陀复为之说十二处----合心法为一个半,开心法为十个半。亦有对色、心二法俱不了解者,佛陀复为之说十八界----开色法为十个半,开心法为七个半。其实这全是由色、心二法开展出来的。十二处、十八界如下表所示:

第二讲 唯识大意

一 唯识学统

   <八识规矩颂> ,是诠释 [八识] 的颂文。八识,是唯识学的基本理论。因此,要学习 <八识规矩颂> ,必先对唯识学有所了解,不然,根本不知道诠释八识的意义何在。於此先把唯识学的大意作一概述,并且先自唯识学的学统作一介绍。

   唯识学、是法相宗的宗义。而中国的法相宗,是源自印度的瑜伽行学派而建立的。原来印度的大乘佛教,以 [中观学派] 与 [瑜伽行学派] 为二大主流。中观学派,是公元二、三世纪间龙树菩萨所建立的。佛灭度後七百年,南印度龙树菩萨出世,当时凡夫外道、执著於我法实有,小乘有部,执著於我空法有。执常执断,计一计异,是一个邪说充斥的时代。龙树广造论典,揭示 [诸法性空] 之义,破诸邪执,大成佛教空宗。此宗是依龙树的 [中观论] 一书而建立的,後世称之为 [中观学派] 。此後二百年,中观学派的学说是印度大乘佛教的主流。

   但龙树提倡的空观,是以 [缘起性空] ,诸法无自性立论,并非徒持空见,妄计一切皆空。唯傅至後世,则流为 [恶取空] ,於世俗谛,不施设有; 於胜义谛,真理亦无。此谓之恶取空,亦谓之沉空。佛灭後九百年顷,无著、世亲二大菩萨出世,当时印度的思想界,一方面是中观学派的空----一切皆空的恶取空,一方面是小乘外道的有----我法实有或我空法有。沉空或实有,皆是邪执,因此无著世亲二菩萨,资於小乘之实有,鉴於大乘之沉空,揭示大乘有义,大成大乘有宗。有宗之有,破斥我法二执,故不同小乘之有; 遮遣恶取空见,以矫治大乘沉空。故此有是真空妙有,唯识中道。

   大乘有宗,是依据弥勒菩萨的 <瑜伽师地论> 、 <大乘庄严论> 、 <辩中边论> 、 <金刚般若论> 、 <分别瑜伽论> 等五部大论而建立的。据说兜率天弥勒内院的弥勒菩萨,曾降临中印度阿瑜陀国,在瑜遮那讲堂,为无著说五部大论。事实上,弥勒菩萨并不是历史上实有的人物,或者是世间另有一位弥勒之人。或谓五部大论可能是无著所作,托以弥勒菩萨之名以示矜重。无著以 <瑜伽师地论> 为本论,又造 <显扬圣教论> 、 <摄大乘论> 、 <顺中论> 、 <集论> 等论典,演说瑜伽教理,故後世之为 [瑜伽行学派] 。

   世亲是无著的异母弟,约在公元第五世纪初年出生。他初在小乘有部出家,修学小乘。他欲深究有部教理,曾到有部根据地伽湿弥罗城,精研有部教理四年,後来著造 <俱舍论> 一书,为中国俱舍宗所依的论典。世亲在北印度弘扬小乘,无著悯之,托以疾病,诱其来见,为之具说大乘要义。世亲闻兄教诲,自小乘转入大乘,继承无著的学说,广造论典,大成法相唯识宗义。世亲在唯识学方面的著作,主要者有 <摄大乘论释> 、 <百法明门论> 、 <大乘五蕴论> 、 <唯识二十论> 、 <唯识三十论> 等。其中尤以 <唯识三十论> 一书,为唯识学理论的基础。世亲之後,十大论师相继出世,各为 <唯识三十论> 造释论,阐扬此派学说。十大论师中,以护法的贡献最著。

   护法的弟子戒贤,在中印度佛学中心那烂陀寺,弘扬唯识。公元七世间,玄奘大师西行求法,从戒贤学唯识五年。回国之後,广译有宗经论。奘师曾把十大论师各造的 <三十论> 释论携回国内,欲各别翻译,後以弟子窥基之请,以护法的释论为主依,糅合十家之说,综合而成 <成唯识论> 。窥基继承奘师之学,造 <成唯识论述记> 、 <成唯识论掌中枢要> 、 <瑜伽论略纂> , <杂集论述记> 等著述,大成我国法相唯识一宗。

   窥基之後,代有传人,窥基的弟子慧沼,造 <成唯识论了义灯> 、 <因明篡要> ; 慧沼的弟子智周,造 <成唯识论演秘> 、 <因明疏前记> 及 <後记> 。智周的 <成唯识论演秘],与窥基的 <成唯识论掌中枢要>, 及慧沼的 <成唯识了义灯> ,合称为 [唯识三疏]为研究 <成唯识论述记> 必读之书。智周的弟子如理,又作 <成唯识论疏义演>、<成唯识论演秘释> ,内容则流於琐细。此宗成立之後,百馀年间,学习者甚众,宗风颇盛。唯後来华严及禅宗兴起,且如理之後,後继无人,此宗就逐渐衰微了。到唐武宗会昌法难兴起,此宗一脉相传的论疏多被焚毁,此宗就逐渐失传了。

   明季末年,普泰、明昱、德清、智旭诸师,及王肯堂、王□诸居士,曾从事研究,唯以重要注疏散佚,所得成果有限。未几清兵入关,研究风气也就中断了。到了清季末年,石棣杨仁山创设金陵刻经处,自日本请回我国散佚经典三百馀种,其中不乏唯识论疏,刻版重印,加以提倡。入民国後,学人研究唯识,蔚为一种风气,南有南京 [支那内学院]的欧阳渐,北有北京 [三时学会] 的韩清净,以及太虚大师创立 [武昌佛学院] 的师生,都研究及弘扬唯识,此千年绝学,乃重告复兴。

二 万法唯识

   唯识学的基本理论,即所谓 [万法唯识] ,唯识家以为,宇宙间一切法相 (现象) ,全是识所变现,此即所谓 [唯识无境] ----境,就是宇宙万有的一切现象。这一切现象,非外在的真实存在,而是识所变现出来的。这叫做: [识所缘,唯识所变] 。

   识是什麽? <大乘义林章> 曰: [识者心之别名] ,又曰: [识者心也,由心集起彩画为主之根本,故经曰唯心; 分别了达之根本,故论曰唯识。或经义通因果,总言唯心,论说唯在因,但称唯识。识了别义,在因位中识用强故,说识为唯,其义无二。二十论曰: 心意识了,名之差别。]

   由上文可知,识就是心。但此心,并非我人胸中的肉团心。胸腔中的肉团心,只是循环系统中压衔血液的器官,没有了别认识的作用。或有人曰,既然不是胸中的肉团心,当然是脑袋壳中的大脑。这也只对了一半,因为离开大脑固然没有识,但大脑并不是识。这好比有了灯管 (电灯泡) 电才会发光,但灯管并不是电。灯管只是物质性的工具,通上电流才会发光。以此类推,大脑也只是物质性的工具,如果没有识,它同样没有了解、分别的认识作用。

   识究竟是什麽? 事实上,识只是一种 [功能] ,功用和能力。简单的说,识就是一种
[能量] 。我们由下列三种界说,以说明之:

   一. 识不是一种有质碍性的物质,而是一种功能。识有四个名称,曰心、意、识、了,唯识家解释这四种名称,谓: [积集义是心,思量义是意,了别义是识。] 如抬头见时钟,这是明了; 继而分别时间,是名分别。而此四种名称,指的都是一种无质碍性的功能。并且八种识均有这四种功能。都可通称为心、意、识、了,不过以功能殊胜来说,则第八识积集诸法种子,生起诸法,名之为心; 第七识恒审思量,执著自我,名之为意; 前六识了别各别粗显之境,名之为识。以上数者,只是一种能变的法性,而法性是离开名称言说的境界,唯识之教,是 [即用显体] 。说到其体,名为 [如如] : 说到其用,名为 [能变] 。 [能] 则势力生起,运转不居; [变] 则生灭如幻,非实有性。唯识立论,谓离识之外,无有外境。而所谓识,亦不过为一能变的 [功能] 而已。

   二. 识的功能,非局限於肉身,而交遍於法界 (全宇宙) 。大脑是有质碍性的物质,而识是无质碍性的功能。大脑的感觉神经、运动神经,作用只限於我人的身体;而我人的识,目之所见,耳之所闻,以至於意之所思 (所谓法境) ,山河大地,日月星晨,皆在我人心识之中。识量同於虚空而无极,因此识的功用交遍法界 (此系就种子而言,至於识的现行,则随量之大小而有局限。)

   三. 识为种子起现行,而种子起现行必待众缘。识本来是一种功能,此功能未起现行时,不称识而称种子; 种子起现行时,不称种子而称识。所以种子是潜在的功能,识是潜在功能发生的作用。而种子起现行,必待缘具。此缘有四种,曰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此於後文再释。

三 唯识中道

   公元七世纪间,印度的戒贤论师,依 <解深密经.无自相品> ,将如来一代时教,判为 [三时教相] 。这三时教相是:
   一. 第一时有教: 如来为使一切起惑造业的众生,入於佛道,而说业感因缘诸法,即四圣谛十二因缘法门,令诸凡夫外道趣入小乘教法。

   二. 第二时空教: 如来为使一切虽断我执未断法执的小乘者,宣说诸法皆空之理,为令诸小乘趣入大乘的教法。

   三. 第三时中道教: 如来更为欲断除小乘人偏有,及大乘人偏空的执著,而说非有非空的中道教。此中道教圆融俱足,是如来究竟了义的大乘教。

   以上三时教内,前二时为如来的方便教法,是不了义教; 第三时为如来的真实教法,是了义教。而法相唯识宗的教义,便是宣说三自性、三无性的唯识中道,故法相唯识宗又称为中道宗。

   中道是什麽? 经云: [中以不二为义,道以能通为名。] 中道是离开二边对立----离开常、断二见、有、无两边,而臻於不偏不倚的中正之境。

   唯识中道,是建立在三自性和三无性的理论基础上。唯识家以为,世间万法----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有三自性,也都有三无性。三自性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
而三无性是相无性,生无性,胜义无性。

   原来唯识学立论,以为宇宙万法,皆是能变的心识、所变起之境,这即是 [万法唯识] 。而心识所变的外境,依其原始的性质,可分做三类:

   一. 妄有性: 这类事物本来没有本体,是我人假立名相而有的,而我人却普遍的执著计较,计较的对象,不外是名称言说或义理,名称言说不是实有,只有 [妄有]。

   二. 假有性: 这类事物,是因缘和合----众多因素条件所生起的,如以砖瓦木石筑成房屋,以泥土工具做成瓶钵,它没有本身的实体、自性,不过是 [组合] 的存在(仗因托缘的生起存在) ,这也不是实有 ,只是 [假有] 罢了。

   三. 实有性: 这是诸法的实体、自性,它不是虚妄的、暂时的存在,而是绝待的、超越的存在,事实上这是诸法绝待的理体,也即是 [实性] ----真实的存在。

   以上三类,在佛学术语上称为 [三自性] ----即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如 <解深密经> 上说 : [云何诸法遍计所执相,谓一切法,假名安立,自性差别,乃至为令随起言说; 云何诸法依他起相,谓一切法缘生自相......云何诸法圆成实相,谓一切法平等真如。] 经文中的 [相] 字,在此处就是性的意思。所以,换一个方式说,三自性就是:

   一. 遍计所执性: 这是我人对一切事物,普遍的执著计较。执著於五蕴和合的假我为实我,执著於条件组合的假有为实法。或执於相,或执於名,或执於义理,时时计较,处处计较,这一切执著计较,就是我人烦恼生起的原因。

   二. 依他起性: 依他起的 [他] ,指的众缘----众多的因素条件。世间万有,没有孤立生起或存在的,全是因素条件的组合。既是组合,就会随著组合条件的改变而变化。所以它没有 [自性] ----即是没有固定不变之性。

   三. 圆成实性: 圆者圆满,成是成就,实是真实,合而言之,就是圆满成就的真实体性。这真实体性不是事相,而是 [理性] ----超越相对的绝待真理。也就是二空 ----在我空和法空之後,所体证的理体。这理体也就是真如。

   三自性,是以依他起性为中心。仗因托缘生起的事物,只是暂时的现象,不是永恒的实体。我人若在这因缘和合的事物上执著计较,这就是遍计所执性----普遍的计较执著,执我执法、执常执断。如果彻悟诸法缘生,常一切时,在依他起诸法上、无遍计所执的实我实法,这就是圆成实性。 <唯识三十颂> 上说 : [依他起自性,分别缘所生,圆成实於彼,常远离前性。] 前性,指的是於依他起法上,远离普遍执著计较的遍计所执性。

   因此,圆成实性,是 [二空] ----我空、法空之後,所显的圆满成就的诸法实性,也就是依他起诸法的 [法性] 。

   一切诸法,各具三自性,同时也各具三无性,那就是相无性,生无性,胜义无性。无性,就是无自性。试想,宇宙万有,无非全是一时组合的假相,依此假相,而立假名。我人在这一切假名、幻相上执著计较,假名幻相何尝有其自性? 其次说生无性,依他起之法,是仗因托而生起的,它是随著因缘的聚散而生灭,它何尝有固定不变的自性? 最後是胜义无性,所谓胜义,就是真如。 <唯识三十颂> 曰: [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识实性。] 唯识实性就是圆成实性。圆成实性是超言绝虑的绝待之法,显二空之妙理,所以说胜义无性----胜义如果有自性,就不是绝待的胜义了。

附记: 相关名相表解

   一. 三自性: 三自性为唯识宗一切法义的根本,南海寄归内法传曰: 相宗以三性为宗。

         │遍计所执性----於依他起之事物上、分别执著名相,妄认为实我实法。
    三自性--│依他起性----万法皆以因缘和合生生起,只是组合,而无自性。
         │圆成实性----於依他起法上、常一切时远之离执著,即圆成实性。

         │相无性----此相为妄情所现,假名安立,故无自性。
    三无性--│生无性----仗因托缘而起的事物,只是组合,而非实有,故无自性。
         │胜义无性----胜义是二空所显真如,真如若有自性,就不是绝待的胜义了.

  二. 三性中道: 中道是远离空有二边,无增无减的意思。世间一切法,每一法都具足三性,谓之 [三性各具中道] ,也各具三性对望中道。

                     │情有----非空
           │---遍计所执性│
           │            │理无----非有
                     |
           │
           │            │假有----非空
    三性各具中道- │---依他起性 │
           │            │实无----非有
                     |
           │
           │            │真实----非空
           │---圆成实性 │
                    │无相----非有

            |---遍计所执性----体相都无------非有---│
           │
    三性对望中道--│                                      |--中道
                     |-----依他起性------如幻假有----非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