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海浪花>>102、潇洒学佛

潇洒学佛

 

    人类作为所谓的高级动物,我想“高级”之处便应在于我们人类能时刻思维真理。思维归思维,能否获得真理则另当别论。叔本华曾说过,“真理几乎经常是从后门溜进来的,因为它是由于偶尔从某一附带情况中产生的。”无论如何,不论通过何种渠道得到真理,特别是通过学佛得到最殊胜、最究竟的真理,都值得我羡慕并随喜。
   有一次在某个大城市里,我邂逅了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的冯山山女士。她的人生寻真的历程说奇特也不乏平凡,说平凡倒有几分独特之处。我们还是来听一听这位潇洒走过学佛路的当事人自己的坦言。
   我出生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里,家中有姐妹、弟弟六人。那时家里很穷,但一家人在浓浓的亲情关怀下,活得特别开心,尤其是我,因我身体较其他姐妹弱,故得到的呵护和偏爱也就最多。以至直到我上高中时,还不会洗衣服,也不会梳头,逼得妈妈没办法,只好剪掉我的长辫子,给我留了个“小子”头。
   也许是姐姐带头带得好,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们几个孩子懂事都比较早,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那种特聪明、学习特拔尖的好学生。可以说我完全是在顺境中长大的:在父母眼里,我是令他们骄傲的乖乖女;在同学眼里,我更是令他们又嫉妒又羡慕的榜样。八九年,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南交通大学电气工程系,自此,我的人生开始了在世人眼里更加光辉灿烂的新篇章!
   大学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由于课时较松,有许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我的很多兴趣和爱好就是在此时培养起来的。
   我喜欢跳舞、唱京剧、打球;我也很淘气,爬墙头偷桔子……什么都干,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去报国寺喝茶。一壶开水,一杯茶,听着音乐,看着书,很自在也很舒服。有时同学多了就打牌,一群人高兴到忘乎所以时,便狂呼乱叫,为此经常遭到庙里出家人的呵斥,而我们依然没皮没脸,乐此不彼!
   虽然,我也曾被誉为班里的“逃课大王”,但在学习上我可从不马虎。我们班有很高的补考率,但补考一直到毕业都与我无缘。
   在我担任校学生会女生部长期间,英国首相,号称“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的政治生活也正搞得如火如荼。由于我经常与学生会里属于男生的其他部门相抗衡,同学们便给我冠以“交大铁娘子”的称号。那时我是交大几位有名的学生头儿之一,知名度相当高,同学们都认定我将来绝对是一个“女强人”。虽然当时的我根本就没在意,可后来我却真的走上了一条“强人”之路。
   西南交大是铁道部直属的高等学院,毕业后,我就被分配到铁道部下属的一家工厂。吃着大锅饭,过着一张报纸看半天的生活,对于我实实在在是一种煎熬。
   于是,我于九三年十月毅然决然地奔赴了一个我毫不熟悉的城市——深圳,开始了我的“下海”生涯!
   “同是天涯漂零客,受苦受难亦相知。”初到深圳,吃过的苦、受过的罪,与报纸、杂志上报道过的打工妹们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跳过槽。在一家电子公司,我从最基本的做起,一步步往上升,最后做到了销售部经理的位置,工资也由最初的八百元升到了一万多元。由于资格老,在公司里的地位也就只在老板一人之下而已。此时,我的事业可说已取得了初步的成功,生活上于是也同步奢华起来。现在想起来,那可算是我造业颇多的时候。
   九六年,互联网逐渐在国内兴起,一位国外的客户,因看中我的能力,遂邀请我去北京,组建其在国内网络公司的市场部。由于我天性喜欢新鲜事物,喜欢创新,再加上他的游说,九六年底我就辞去了深圳的工作,到北京开始了对一个崭新领域的探索。在北京的这三年,我的工作取得了更大的成绩。由于推出了一系列超前的网络服务,使我们占得了市场先机,加上我们的技术实力,更使我们争取到了多个国家部委及世界银行的贷款项目。我的能力再一次得到了承认,我的人生又一次趋向成功!
   然而,此时的我却越来越发觉自己活得很迷茫。此前,我生活的目的是为了让父母过上富足的日子,也为了好好地供弟弟妹妹们读书。现在,弟妹都已大学毕业且学有所成,姐姐们也都过着很好的生活,父母也丝毫不缺钱花。多年来,一直作为家里支柱的我,此时却找不到自己生活的精神支柱。当家人已不太需要我的金钱接济时,我发觉自己的心马上就变得空洞起来。接下来我又该为什么而活着呢?难道就在吃喝享受中度此一生吗?
   九九年因生病,我回东北老家疗养,期间认识了一位医生,他是一名佛门弟子。聊天时,他常向我谈及佛法,我亦略感兴趣。后来他劝我去四川,见一见清定大和尚。当然,他于此前曾告诉过我清定大和尚是一位多么了不起的修行人,见一次就能消很多业障,病也许会好转起来等等。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多少出家人,更别说什么大成就者。受了他的鼓动,我也突发兴致,游说父亲和姐姐,以陪他们旅游为名,揣着几万块钱就去了四川。幸运的是,我们此行不但见到了清定大和尚,更见到了几位修藏密的大喇嘛。他们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打动了我,吸引着我,我开始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佛法。
   回到北京后,我始终无法忘记这次四川之行,每每忆及那些大成就者的音容笑貌,我总是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尽管说不出任何理由,但那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觉却时时震撼着我。到了年底,我终于忍耐不住,便与爱人一起辞去了工作,南下成都,开始了一边求学一边求法的修学旅途。至此我才真正成为一名佛弟子。
   我所拥有的是令很多人羡慕的:年轻;不缺钱;可以很潇洒地想工作就工作,想学习就学习;没有负担、没有压力……甚至很多人要以我为榜样,像我一样活着。因而对于我的学佛,他们都有许多不解:她的一切都那么顺,那么好,干嘛又要学佛呢?
   在很多人眼里,学佛是与迷信划等号的,学佛就等于生活遇到了挫折,就等于厌世!其实,我学佛时间并不长,佛学知识也很有限,但就我这一年多的学习和了解,我认为佛法根本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阴暗、消极,它是积极的,是鼓励入世的。佛教里所提倡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所推崇的“救苦救难的菩萨道”都在教育每一位佛弟子,走入人群、走入大众,以帮助众生为己任,这难道能说是悲观厌世的说教吗?
   且不说佛法在了生脱死方面带给我的极大震撼,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它也让我获益匪浅!以前由于紧张的工作而带来的压力,使我脾气很暴躁。通过学佛,我的心开始变得很平和、很调柔,心态也很好。对于生活上的波折,我亦不会慌乱,我会用平常心处理很多事情。另一方面,我学会了善待别人,对于整日为生活而奔波劳苦的人们,我的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怜惜。如果我不是因为机遇好、前世种下的善根成熟,我可能也跟他们一样,整日为柴米油盐而折腰了。我的心里不再有仇恨,即使是曾经害我至深的人。因为是佛陀告诉我,所有众生在无始的轮回中都曾做过自己的父母。而且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找就从因果上找吧,干嘛还要以仇恨对仇恨呢?那岂不是又种下了一个新的恶的种子。
   在这纷繁复杂的、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里,人们大多在痛苦中挣扎着。穷人苦,富人亦苦,我的经历使我对此深有感触。而此时我的心里却那么怡然,那么快乐,因为我有佛法的理论在指导我!我愿用我的快乐去感染周围更多的人,使他们不再麻木、不再被痛苦压迫。
   在我的生命里,还有什么比学佛更重要的事情呢?
   有些人可能会羡慕冯山山一帆风顺的生活,也有些人知道了她的经历可能会产生自己也要研究研究佛法的兴趣。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冯山山自从内心接受了佛法以后,心情便变得非常开心、快乐。佛法带给人的收益无可言说,单表一点,即就是心情快乐这一项“指标”,都能让人活得更健康、更长寿。莎士比亚就这样说过,“快乐的人活得长久。”如果更进一步地净心学佛、净心行持,则今生来世都能快乐逍遥,一定能像白莲花那样绽开生命最美丽的花朵,把幸福的芬芳带给更多的人们。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