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海浪花>>56、神游宇宙奥秘之门

神游宇宙奥秘之门

 

    圆春原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英语系本科生,九九年来到学院。他的年龄虽不大,但性情却很温和,给人一种老成持重的印象,所谓“疾言厉色”在他的脸上是看不到的。在一次管家会议上,我问起他的学佛因缘。他敞开心扉,向我讲述了他的心灵蜕变史。
   学佛是我真正懂事以后的人生选择。而在小时候,我们家乡用来骂人的最厉害的一句话便是:你咋不去当秃子?这种对和尚的蔑称,使我的幼小心灵对出家人生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印象。
   小时候挺怕死的,所以非常喜欢“及时行乐”这句话。万一哪天没命了,而人生中的许多乐趣都还没尝到,这岂不太亏了。因而初中时我就“及时”地抽烟喝酒,如此“行乐”了两三年,结果考试成绩经常名列倒数前几名。乐趣没找着,母亲倒是痛哭了几回,以致最后补习了一年方才得以混进高中。
   高三时,偶尔接触了“潜息气功”,按照它的要求尽可能实地修炼了一段时间后,浑身上下出现的灵异现象让我既新奇又大惑不解,这是我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一种身心体验。我自己的觉受和同学亲友的一些事实,渐渐使我相信,可能平常我们对身心世界忽视得太久,所以一旦“潜息气功”帮助我们重新打开身心世界的一个窗口时,我们这才发现,原来自身竟蕴藏着如此巨大的潜能。练了大概一年左右吧,身心的确有些改观,因而对特异功能的存在也确信不疑。但有一日,忽闻初中时的一女同学因舞场惹祸而横尸家门,这件突发事件却让我不得不重新定位生命的健康标准与含义。我本来就怕死,从小到大一直都畏惧死亡。现在又亲眼目睹了生命的脆弱,人生苦短之感便渐渐开始充溢心胸了。
   这时,一位同学给我介绍了几本书:《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一位科学工作者研究佛经的报告》及《佛学群疑》等等。本是带着挑剔的目光以谨慎的态度接受这几本书的,只准备将佛法当作修习气功的辅助而已。谁料经一段时日的悉心投入后,原先自己对社会、人生的一些苦闷的思索与迷惘,竟在经书当中一扫而光!自己感到受佛法甘露滋润得畅快无比,与自己的心机甚相契合。不久,我便彻底放弃了气功,心安理得地开始遨游在解开宇宙奥妙之门——佛法的无边智慧海洋里。熏习日久,我竟悄悄地萌发了出家之志。为慎重起见,我做了三、四年的痛苦等待。有时为了“考验”自己,便有意恣情放浪形骸,以便观察此心能否真正淡于红尘、安于宁静、不为身色犬马所左右。同时我又全力争取考上外省(我家在贵州)重点大学,一方面,多少让父母稍感安慰;一方面又可摆脱他们的直接影响,等因缘成熟后好悄然出家。
   最后,我愿遂矣——我顺利地考入了四川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上大学时,我常常悲哀地发现,大多数同学根本不理解我。他们有的认为我将成为书法家,因为只要临赛前找几本帖子参研一下,不久我的一幅中堂或对联便有可能在全校获一等奖;而我平日的行履,又被一些同学当作薄情的花花公子,因我和许多女同学的关系都不错,尽管我不对其中任何一位有非分之想,但还是被他们当作“大众情人”;舞场中,我的劲舞很受欢迎;戏台上,扮演“流氓”角色更是我的一绝……于是他们就都接纳了我这世俗方面的显现,而对我的信仰,却仅仅当作是一种人生戏耍。正如一女同学所说:“彭大师(他们对我的戏称)会信佛?他会出家?我才不信呢!”
   心的真诚无人喝采,行为的造作倒“应者云集”,这世界是否有点儿乾坤颠倒?在我的内心深处,总觉得出家修行才是我这一生中最应该走的道路。
   九九年夏,宽霖老和尚与清定上师相继离世,在成都的我,心中茫然不知所措,顿觉人世无常、胜缘难求。小时候一直畏怕的死亡阴影,更使我对了生脱死的佛法修习充满了渴望之情。儿时对出家人的恶劣印象,也早已被对闻思经论、闭关苦修的出家生活的向往所取代。我本来就鄙夷犹豫不决的小人之性,特别是当对前途又有了一定的把握与规划时。那么该怎么办呢?大丈夫当机立断!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拎着简单的行李,念着大悲咒,我一路径直奔向期盼已久的佛法圣地——色达喇荣佛学院。
   现在,我在学院已呆了两年了,这两年来的闻思让我对那些误解佛法、鄙视出家人的愚痴之人的言行深感痛惜。我真想告诉他们,如果你真的关爱生命,如果你真的想探究关于身心乃至宇宙的终极真理,那为什么不能以宽容的精神来对待佛法呢?佛法至少不会让我们杀人放火,佛法至少不会简单到让我们相信有一个所谓的“造物主”存在。那么有什么理由不给它一席生存之地呢?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死之时,心中万分留恋与恐怖。也许出生前,同样因恐怖与万分不情愿,我们哭着来到如此难舍之人间。”此之话头话尾,细心者颇值一参。三世因果之确有,使我安心不少。对死亡的害怕,也就悄无痕迹地消融在自己当下的努力与对未来的长远确定性规划当中了。
   我学佛仅属刚刚涉及,略知皮毛。现举《大方广佛华严经》中的点滴内容,将我的心得体会呈现给人们。
   经中,佛陀不假借任何仪器设备,在他自证的现量境界中,提到各种生命体所居世界,有仰世界、覆世界、侧世界等种种情形。联系地球,以北极之处为仰世界,则南极处为覆世界,赤道上为侧世界。如此,地球之圆相已见端倪。扩而宏之,经有“十方三千大千世界”的说法,正是“十方虚空无有穷尽,世界国土不可限量。”因此,佛教的空间是无穷浩渺的,时间亦无始无终,远非“天圆地方”的狭隘思量所可比拟。如此广大宇宙,又与我们的身心世界和谐一体,是一整合的统一场,有着众妙之门,即《华严》所云“十玄门”。将之比照当今科学理念,颇令人玩味,在此不行广述,有兴趣者当可自行比照浏览。总之,若将我们的身心世界命名为法界的话,那么四种法界则可将宇宙人生万象的奥秘尽示无余。
   四法界即理法界、事法界、理事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对一凡夫而言,通过修行,历此四层次即可证得一真法界的实相境界,也即成佛。最起码,若我们懂得了理法界的内含,便可了知佛教圆融大平等的义理。从竖向来看,现在入于过去,过去入于未来,一念可入漫长历史,漫长历史又可归为一念。从横向来说,没有绝对卑微的小,因为任何一都是一切;也没有绝对威压超级之大,因为一切又都是一。由此横竖无二,故而一味平怀,等视群生。这无疑为社会建设及人心调适提供了理论方向。并且,若人们按佛教的方法去实践,最终则必能超越凡情,远离一切烦恼困顿,进入自由王国的大乐实相境界。
   所以我真诚奉劝诸位有识之士,只有深入经藏,方能智慧如海。如能沿着闻思修的路径前行,待一朝灵机妙发,终可顿然朗彻大千世界本来风光。从而得以让人生、让理想、让全部的身心全都豁达无碍、悠游自在、神游无极、通透十方。到那时,尽虚空皆我体性,满大地是我光明!
   真乃庆快平生。
   圆春一口气讲完他的大学生活、他的思想转变、他学佛后的观点境界,这当中我都一字不漏地品味着他的全部谈话内容,我尽力想走进并把握这个学佛者的内心世界。等他意犹未尽地结束他的论述时,我发现在座的管家们有的已酣然入梦;有的睁大兴奋的双眼,似乎跟我一样欣喜于圆春精彩的人生展览;还有的则窃窃私语,好像一方面对圆春今天的侃侃而谈表示惊讶,一方面又对他的学佛之路议论纷纷……但我最终不得不终止这一切,我提醒大家:“还是让我们进入正行吧,毕竟我们这次开会的议题不是圆春的学佛之道与华严十玄。”打断了大家的分别念后,我们开始进入了今天的议事日程……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