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海浪花>>99、我的学佛经历

我的学佛经历

 

    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财富是智慧,智慧当中最彻底、最纯洁的就是佛法的智慧。可惜的是,因无明的黑暗笼罩,智慧之光在愚人、恶人当中始终无法显现。藏族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更顿群培说过:“处于五浊恶世的狮子般的智者,往往被狐狸那样的狡诈者制服。”这话放在当今社会来看更显振聋发聩。现在的人们除了注意钱财名利外,有几个能以毕生追求光明智慧为己任呢?智者在众人眼目中被轻易忽略,而无有任何智慧的愚痴狂妄、胆大妄为之徒却成为人们的座上宾。不过,即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我还是很欣慰地看到有部分明智的知识分子加入到了探寻般若正智的人群中来。毕业于重庆工业管理学院基建工程系的彭措江措,就很幸运地从徘徊于佛门之外转而一脚踏上菩提正路。
   “人死了,永远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从小,我就常常在心里冒出这个对生死的看法,而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感到非常非常的沮丧和害怕。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单位的党委书记,母亲是大学哲学系教授。生活在这个极其崇尚唯物主义的家庭,但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书却是《西游记》。
   我的爱好非常广泛,唱歌、绘画、下棋样样精通。小学时,我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市里的歌咏比赛,还获过奖。再往后,从中学到大学毕业后进入工作单位,我一直都担任各级各类的干部,并获得过市里、省里的优秀干部称号。应该说我的人生还是挺顺利的,各种荣誉也从未间断过。这种种荣誉曾让我几度快乐过,但久而久之也就觉得寡然无味了。快乐越来越短暂,而为了获得这些荣誉所需付出的辛劳却让我越来越感到疲惫、厌烦。况且小时候就萦绕脑际的对人生的困惑,仍长时间地缠绕着我,让我觉得心里空空的,总觉得欠缺些什么。直到我接触佛法后,我才变得充实起来。佛法对人生的论述让我如释重负,我就像找到失散了多年的亲人一样,整天处在欢欣鼓舞的状态中。
   九四年,由于学气功的因缘,我偶尔知道了色达喇荣佛学院以及慈诚罗珠堪布的名字,当时就决定即使请假也要前去参访。由于我那时心中一直存有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藏族人比较野蛮的成见,故而我小心地藏好了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出发了。一路上对着慈诚罗珠师父的相片猛厉祈请,希望他能够加持我,千万别让我遇到坏人。就这样从成都绕道雅安、康定、炉霍,经过四天我才赶到了佛学院。晚上我请一个小喇嘛带我去见堪布,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从未谋面的师父了,心里不免又激动又紧张。一走进师父的禅房,就看见他正在看经。当时,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平静地说:“你来了。”这平淡的三个字却带给了我极大的震动,让我在心里忽然对《西游记》里的故事产生了一种真实的感觉。莫非真如禅宗所说,大成就者其实就是证悟了自心的本性而已,正因为除去了心的障垢,故而才开发出自家心地的本有神机妙用。我忙问:“堪布,您知道我要来吗?”他微笑着点点头。我立刻扑拜在堪布面前,再也不愿起来,并不断地请求传法。我心想,当年孙悟空在菩提老祖处,一晚上就求得了七十二变化,我今天少说也得求上几样。当时尽管从道理上已了知,从胜义谛来说,本无实法可得、也无法可修、无所证悟,但贪著神通、贪著显现的习气还是一下子就涌上心头,特别是见到眼前这位气度不凡的大堪布。我的贪心让我把以前接触过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教言,立刻就抛到九霄云外。师父连忙说:“慢慢来吧。”……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学修殊胜密法,自己必须堪为法器。而且一个初学者必须先修加行、前行,在初步调伏了自相续以后,才能学正行。可当时的我对密法一窍不通,还以为是自己诚心不够,于是决定长跪不起……
   以后,我得到了大圆满的灌顶,接着便开始次第修习大圆满法,这样的修持使我觉得自己在出世间、世间方面都得到一定的收益。本来得到殊胜的大圆满法,应该按上师的教言,去寂静处认真修行,我心里也一直向往能这样做。但可能是习气太重及因缘未至的缘故吧,我却始终未能走出这一步。不过即就是这样,仅就世间方面而言,佛法甘露也给了我极大的利益。生活中我能与人和睦相处,内心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各种荣誉充满执著,不过荣誉却还是接连不断地涌来。我的内心有时也会像一般人那样掉入负面情绪中,但我很快就能解脱出来,因为大圆满的本来无生的大空性教言,让我已相似地了知了诸法如幻的本性。最主要的是,发起自利利他的菩提心后,在试着学会对别人、对众生真诚付出后,内心得到的平静与喜悦越来越增盛。我内心的充实与快乐,使我衷心希望每一个众生都能沐浴佛法甘露,共享心灵安乐。我想对在佛法大门外徘徊的人们说:佛法并不是宿命论,并不是什么都不要我们去争取。虽然佛法不能保证你想得到的马上就能实现,因为佛法告诉我们,果实的成熟必须具足因缘。但它却绝对能保证让你拥有平静面对结果的智慧。
   正像彭措江措所言,只要你以佛法去实践你的生活,真心实意地按佛法的要求去做,我相信或迟或早你都会得到实际利益。这一点我们在生活中可以现量见到很多,比如许多现代医学对治不了的身心疾苦,佛法都可以让你脱却沉疴,再度自由自在地重享生命阳光。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还要对这样的一个无上法宝、大医王视而不见或见而诽谤呢?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