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五页)

菜根谭

(下集)

(第十五页)

六十一、乾坤自在  物我两忘

  帘栊高敞,看青山绿水吞吐云烟,识乾坤之自在;竹树扶疏,任乳燕鸣鸠送迎时序,知物我之两忘。

[注释]

      扶疏:枝叶茂盛。

     鸠:鸟名,也称鸬鸠、班鸠。《诗经·召南·鹊巢》:“维鹊有巢,维鸠盈之。”

[译文]

  将窗帘高高卷起,敞开窗户眺望青山绿水间云蒸霞蔚的美妙景致,才目睹到大自然是多么美妙自在。竹林茂盛树木疏朗,听任小燕子和鸣叫的鸠鸟在报道着季节的变化,因而领悟到万物合一浑然忘我的境界。

 

六十二、生死成败  任其自然

  知成之必败,则求成之心不必太坚;知生之必死,则保生之道不必过劳。

[注释]

      过劳:过分费心。

[译文]

  如果知道事情有成功就一定有失败,那么也许求取成功的意念就不会那么坚决;如果知道有生就会有死,那么养生之道就不必过于用心良苦。

 

六十三、水流境静  花落意闲

  古德云:“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吾儒云:“水流任急境常静,花落虽频意自闲。”人常持此意,以应事接物,身心何等自在。

[注释]

      竹影:与月轮均指幻觉。

[译文]

  一位道德高尚的和尚说:“竹子的影子在台阶上掠过而尘土不会飞扬起来,月影倒映池塘而水面不会生起丝毫波纹。”一位儒家学者也说:“水流得再急,四周的环境仍然宁静,花落得再多,意兴依然闲适。”一个人如果常保持这样的处世心态来为人处世,那么身心是多么自在逍遥啊。

 

六十四、自然乐曲  乾坤文章

  林间松韵,石上泉声,静里听来,识天地自然鸣佩;草际烟光,水心云影,闲中观去,见乾坤最上文章。

[注释]

      佩:系在衣带上作装饰用的玉。李白《感兴八首·其二》:“解佩欲西去。”

      烟光:迷蒙的景色。

[译文]

  山林中松涛阵阵,泉石间水流淙淙,静静聆听,可以体会到天地之间大自然的美妙乐章;原野尽头上升起的迷蒙烟雾,水中央倒映的白云美景,悠闲地看去,是宇宙间最美妙的天然文章。

 

六十五、溪壑易填  人心难满

  眼看西晋之荆榛,犹矜白刃;身属北邙之狐兔,尚惜黄金。语云:“猛兽易伏,人心难降;溪壑易填,人心难满。”信哉!

[注释]

      榛:丛生的荆棘。左思《招隐诗二首》:“经始东山庐,果下自成榛。”

      壑:沟。《礼记·郊特牲》:“土反其宅,水归其壑。”

[译文]

  眼看西晋已快灭亡,将变成杂草丛生的荒野,可还有人在那里炫耀自己的武力;眼看人将死去变成北邙山狐兔的食物,此时竟然还有人吝惜黄金。俗话说:“猛兽容易制伏,而人心难以降服;深谷容易填平,而人心难以满足。”这句话是如此的正确啊!

 

六十六、心无风涛  性有化育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树;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注释]

      性天:天性。

      化育:善良的德行。《礼记·中庸》:“能尽物之性可以赞天地之化育。”

      鸢:一种鹰。《诗经·大雅·旱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译文]

  如果心中风平浪静没有波涛,那么所处之处无不是青山绿水一派美景;如果本性中有化肓万物的爱心,那么所看之物无不是鱼跃鸟飞的生动景观。

 

六十七、贵贱高低  自适其性

  峨冠大带之士,一旦睹轻蓑小笠,飘飘然逸也,未必不动其咨嗟;长筵广席之豪,一旦遇疏帘净几,悠悠焉静也,未必不增其绻恋。人奈何驱以火牛,诱以风马,而不思自适其性哉?

[注释]

      峨冠大带:指古代官服。

      咨嗟:感叹,赞叹。

      风马:发情的马。

[译文]

  头戴高冠腰横博带的达官贵人,一旦看见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老百姓飘飘然逍遥自在,未必心中不会产生失落的感叹;生活奢靡筵席不断的豪门贵族,一旦看见窗明几净的平民人家悠然闲适的样子,未必没有慕恋的心态。世上的人为什么还要以火牛阵相争斗,还要违背常情去追逐名利呢?为什么不去过朴素的生活来顺应自己清淡的人生本性呢?

 

六十八、鱼得水游  鸟乖风飞

  鱼得水游,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识此可以超物累,可以乐天机。

[注释]

      乐:享受,喜欢。

[译文]

  鱼在水中才能自由地游动,却忘记得益于水;鸟儿乘风飞翔,却不知是有风托起它。认识了这个道理就可以超脱外物的束缚,可以享受到自然的机趣。

 

六十九、盛衰无常  强弱安在

  狐眠败砌,兔走荒台,尽是当年歌舞之地;露冷黄花,烟迷衰草,悉属旧时争战之场。盛衰何常?强弱安在?念此令人心灰!

[注释]

      砌:台阶。

      黄花:菊花。

[译文]

  狐狸做窝在残垣断壁,野兔出没在荒废楼台,这些都是当年歌舞升平的地方。遍地黄花在寒露中抖擞,一片荒草在烟雾迷漫中摇曳,这里曾是英雄逐鹿争霸的战场。兴盛和衰败哪里会长久不变?强弱胜负如今何在?想到这些不禁令人心灰意冷!

 

点评:无常歌

 

七十、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注释]

      去留:指归隐和为官。

[译文]

  无论是宠爱或者屈辱,都不会在意,人生之荣辱,就如庭院前的花朵盛开和衰落那样平常;无论是晋升还是贬职,都不去在意,人生的去留,就如天上面的浮云飘来和飘去那样随意。

 

点评:炉火纯青之境界。

 

七十一高天可翔  万物可饮

  晴空朗月,何天不可翱翔,而飞蛾独投夜烛;清泉绿草,何物不可饮啄,而鸱枭偏嗜腐鼠。噫!世之不为飞蛾鸱枭者,几何人哉!

[注释]

      鸱枭:猫头鹰一类的鸟。李商隐《隋师东》:“岂假鸱枭在泮林。”

[译文]

  晴朗的夜空,明月高照,天空可任意翱翔,而飞蛾却偏偏要在夜间扑向烛火;清泉流水,绿草野果,哪一种东西不能饮食果腹,而鸱枭却偏偏爱吃死老鼠。唉,世界上能不像飞蛾、鸱枭那样犯傻的人又有几个呢?

 

七十二、求心内佛  却心外法

  才就筏便思舍筏,方是无事道人;若骑驴又复觅驴,终为不了禅师。

[注释]

      不了禅师:指还没有开悟和尚。

[译文]

  登上了竹筏就想到上岸后要舍弃这竹筏,这才是懂得不受外物羁绊的真人;如果已经骑在驴上却还想着找另外一头驴,便永远也无法成为了却尘缘的高僧。

 

七十三、冷情当事  如汤消雪

  权贵龙骧,英雄虎战,以冷眼视之,如蚁聚膻,如蝇竞血;是非蜂起,得失猬兴,以冷情当之,如冶化金,如汤消雪。

[注释]

      骧:马抬着头快跑。

      膻:羊膻气。

      猬:刺猬。

      冶:熔炉。

[译文]

  有权势的达官贵人气势威武,英雄豪杰像猛虎一样征战,用冷静的眼光来看待他们,只不过是像蚂蚁聚集在腥膻味旁争食,苍蝇竞相争吸血一样;人间的是是非非像乱蜂涌集,人间的得失像刺猬毛密集,用冷静的头脑来应付,不过就像金属在炉中冶炼,冰雪被热火融化一样。

 

七十四、物欲可哀  性真可乐

  羁锁于物欲,觉吾生之可哀;夷犹于性真,觉吾生之可乐。知其可哀,则尘情立破;知其可乐,则圣境自臻。

[注释]

      羁锁:束缚。

      夷犹:留连。

      臻:到达。

[译文]

  被物质欲望所束缚,会觉得生命很可悲;悠游在纯真的本性中,才觉得生命很可爱。知道什么很可悲,那么尘世的欲望可以立刻消除;知道什么很可爱,那么神圣的境界自然会达到完美。

 

七十五、胸无物欲  眼自空明

  胸中即无半点物欲,已如雪消炉焰冰消日;眼前自有一段空明,时见月在青天影在波。

[注释]

      空明:形容光明透彻。

[译文]

  如果我们心中不存在有一丝对物质的欲望,心中的烦恼就会像炉火把雪消融及太阳将冰融化一样消散了;如果我们眼前有一片空旷开朗的环境,便可以时常看到皓月当空及其映在水波中的倒影。

 

七十六、林岫江畔  诗兴自涌

  诗思在灞陵桥上,微吟就,林岫便已浩然;野兴在镜湖曲边,独往时,山川自相映发。

[注释]

      岫:峰峦。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郊邑正自飘瞥,林岫便已皓然。”杜甫《甘林》:“晨光映远岫,夕露见日晞。”

      浩:广大。《诗经·小雅·雨无正》:“浩浩昊天。”

[译文]

  在灞陵桥上能使你诗兴大发,刚刚低声吟出诗句,山峦丛林已经充满了诗情画意;人在镜湖畔曲江边,独自漫步时,山水交映令人陶醉。

 

七十七、伏久飞高  开先谢早

  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独早。知此,可以免蹭蹬之忧,可以消躁急之念。

[注释]

      蹭蹬:失势的样子。木华《海赋》:“或乃蹭蹬穷波,陆死盐田。”(盐田:指海边)

[译文]

  潜伏得越久的鸟,会飞得越高;花朵盛开得越早,凋谢得也会越快。知道了这个道理,就不必为怀才不遇而忧愁,就可以消除急躁求进的想法。

 

七十八、花叶成梦  玉帛成空

  树木至归根,而后知华萼枝叶之徒荣;人事至盖棺,而后知子女玉帛之无益。

[注释]

      华萼:花萼。萼,指花瓣的最外部。

      盖棺:指死后入殓棺木。

[译文]

  树木到了凋谢枯萎的时候,才知道茂盛的枝叶和鲜艳的花朵只是一时的繁荣;人到了死后盖棺入殓时,才知道原来追求子女众多、财物丰盈都没有用处。

 

七十九、真空不空  在世出世

  真空不空,执相非真,破相亦非真,问世尊如何发付?在世出世,徇欲是苦,绝欲亦是苦,听或侪善自修持!

[注释]

      执:执着。

      世尊:即佛陀 。

      发付:发表意见。

      徇:追求。

[译文]

  超出一切色相意识的“空”的境界,并不就是空掉一切,执著于事物外在形相并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同样地,破除事物外在形相也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请问佛陀怎样解释这个道理?身处俗世要能超脱于俗事之外,追求欲望是一种痛苦,断绝一切欲望也是一种痛苦,这就要靠我们自己好好领悟修持了。

 

八十、欲有尊卑  贪无二致

  烈士让千乘,贪夫争一文,人品星渊也,而好名不殊好利;天子营家国,乞人号饔餮,分位霄壤也,而焦思何异焦声。

[注释]

      星渊:比喻差别极大。

      饔飱:饔指早饭,飱指晚饭,这里泛指食物。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吾小人辍餮飱以劳吏者。”

      霄壤:霄指天空,壤指土地,形容相差极远。

      焦:苦。

[译文]

  行为刚烈的义士可以将千乘之国礼让于人,贪婪无厌的人却为一文钱而进行争夺,这两种人的品格有天壤之别,但义士好名的心理和贪财好利的心理并没有什么区别;天子掌管国家大事,乞丐沿街要饭,这两种人的身份地位有天壤之别,但天子思虑国家事务的忧愁和乞丐求食物的苦恼却没有本质的区别。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