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净土法门

净土法门

弘一大师

 

净土法门大意

(壬申十月在厦门妙释寺讲)

   今日在本寺演讲,适值念佛会期。故为说修净土宗者应注意的几项。

   修净土宗者,第一须发大菩提心。《无量寿经》中所说“三辈往生”者,皆须发无上菩提之心。《观无量寿佛经》亦云,欲生彼国者,应发菩提心。

   由是观之,唯求自利者,不能往生。因与佛心不相应,佛以大悲心为体故。

   常人谓净土宗唯是送死法门(临终乃有用)。岂知净土宗以大菩提心为主。常应抱积极之大悲心,发救济众生之宏愿。

   修净土宗者,应常常发代众生受苦心。愿以一肩负担一切众生,代其受苦。所谓一切众生者,非限一县一省,乃至全世界。若依佛经说,如此世界之形,更有不可说不可说许多之世界,有如此之多故。凡此一切世界之众生,所造种种恶业,应受种种之苦,我愿以一人一肩之力完全负担。决不畏其多苦,请旁人分任。因最初发誓愿,决定愿以一人之力救护一切故。

   譬如日,不以世界多故,多日出现。但一日出,悉能普照一切众生。今以一人之力,负担一切众生,亦如是。

   以上但云以一人能救一切,是横说。若就竖说,所经之时间,非一日、数日、数月、数年。乃经不可说不可说久远年代,尽于未来,决不厌倦。因我愿于三恶道中,以身为抵押品,赎出一切恶道众生。众生之罪未尽,我决不离恶道,誓愿代其受苦。故虽经过极长久之时间,亦决不起一念悔心,一念怯心,一念厌心。我应生十分大欢喜心,以一身承当此利生之事业也。已上讲应发大菩提心竟。

   至于读诵大乘,亦是《观经》所说。修净土法门者,固应诵《阿弥陀经》,常念佛名。然亦可以读诵《普贤行愿品》,回向往生。因经中最胜者《华严经》。《华严经》之大旨,不出《普贤行愿品》第四十卷之外。此经中说,诵此普贤愿王者,能获种种利益,临命终时,此愿不离,引导往生极乐世界,乃至成佛。故修净土法门者,常读诵此《普贤行愿品》,最为适宜也。

   至于作慈善事业,乃是人类所应为者。专修念佛之人,往往废弃世缘,懒作慈善事业,实有未可。因现生能作种种慈善事业,亦可为生西之资粮也。

   就以上所说:
   第一劝大家应发大菩提心。否则他人将谓净土法门是小乘,消极的、厌世的、送死的。若发心者,自无此讥评。

   复劝常读《行愿品》,可以助发增长大菩提心。

   至于作慈善事业尤要。因既为佛徒,即应努力作利益社会种种之事业,乃能令他人了解佛教是救世的、积极的,不起误会。

   关于净土宗修持法,于诸书皆详载,无俟赘陈。故唯述应注意者数事,以备诸君参考。

    (1932年11月讲于厦门妙释寺)

佛教之简易修持法

   我到永春的因缘,最初发起,在三年之前。性愿老法师常常劝我到此地来,又常提起普济寺是如何如何的好。

   两年以前的春天,我在南普陀讲律圆满以后,妙慧师便到厦门请我到此地来。那时因为学律的人要随行的太多,而普济寺中设备未广,不能够收容,不得已而中止。是为第一次欲来未果。

   是年的冬天,有位善兴师,他持着永春诸善友一张请帖,到厦门万石岩去,要接我来永春。那时因为已先应了泉州草庵之请,故不能来永春。是为第二次欲来未果。

   去年的冬天,妙慧师再到草庵来接。本想随请前来,不意过泉州时,又承诸善友挽留,不得已而延期至今春。是为第三次欲来未果。

   直至今年半个月以前,妙慧师又到泉州劝请,是为第四次。因大众既然有如此的盛意,故不得不来。其时在泉州各地讲经,很是忙碌,因此又延搁了半个多月。今得来到贵处,和诸位善友相见,我心中非常的欢喜。自三年前就想到此地来,屡次受了事情所阻,现在得来,满其多年的夙愿,更可说是十分的欢喜了。

   今天承诸位善友请我演讲。我以为谈玄说妙,虽然极为高尚,但于现在行持终觉了不相涉。所以今天我所讲的,且就常人现在即能实行的,约略说之。

   因为专尚谈玄说妙,譬如那饥饿的人,来研究食谱,虽山珍海错之名,纵横满纸,如何能够充饥?倒不如现在得到几种普通的食品,即可入口。得充一饱,才于实事有济。
   以下所讲的,分为三段。

一、深信因果

   因果之法,虽为佛法入门的初步,但是非常的重要,无论何人皆须深信。何谓因果?“因”者好比种子,下在田中,将来可以长成为果实。“果”者譬如果实,自种子发芽,渐渐地开花结果。

   我们一生所作所为,有善有恶,将来报应不出下列:
   桃李种 长成为桃李——作善报善
   荆棘种 长成为荆棘——作恶报恶
   所以我们要避凶得吉,消灾得福,必须要厚植善因,努力改过迁善,将来才能够获得吉祥福德之好果。如果常作恶因,而要想免除凶祸灾难,哪里能够得到呢?

   所以第一要劝大众深信因果,了知善恶报应,一丝一毫也不会差的。

二、发菩提心

   “菩提”二字是印度的梵语,翻译为“觉”,也就是成佛的意思。“发”者,是发起。故发菩提心者,便是发起成佛的心。为什么要成佛呢?为利益一切众生。须如何修持乃能成佛呢?须广修一切善行。以上所说的,要广修一切善行,利益一切众生,但须如何才能够彻底呢?须不着我相。所以发菩提心的人,应发以下之三种心:

   (一)大智心 不着我相 此心虽非凡夫所能发,亦应随分观察。
   (二)大愿心 广修善行
   (三)大悲心 救众生苦
   又发菩提心者,须发以下所记之四弘誓愿:
   (一)众生无边誓愿度 菩提心以大悲为体,所以先说度生。
   (二)烦恼无尽誓愿断 愿一切众生,皆能断无尽之烦恼。
   (三)法门无量誓愿学 愿一切众生,皆能学无量之法门。
   (四)佛道无上誓愿成 愿一切众生,皆能成无上之佛道。
   或疑“烦恼”以下之三愿,皆为我而发,如何说是“愿一切众生”?这里有两种解释:一就浅来说,我也就是众生中的一人,现在所说的众生,我也在其内。再进一步言,真发菩提心的,必须彻悟法性平等,决不见我与众生有什么差别,如是才能够真实和菩提心相应。所以现在发愿,说“愿一切众生”,有何妨耶!

三、专修净土

   既然已经发了菩提心,就应该努力地修持。但是佛所说的法门很多,深浅难易,种种不同。若修持的法门与根器不相契合的,用力多而收效少。倘与根器相契合的,用力少而收效多。在这末法之时,大多数众生的根器,和哪一种法门最相契合呢?说起来只有净土宗。因为泛泛修其他法门的,在这五浊恶世,无佛应现之时,很是困难。若果专修净土法门,则依佛大慈大悲之力,往生极乐世界,见佛闻法,速证菩提,比较容易得多。所以龙树菩萨曾说,前为难行道,后为易行道,前如陆路步行,后如水道乘船。

   关于净土法门的书籍,可以首先阅览者,《初机净业指南》、《印光法师嘉言录》、《印光法师文钞》等。依此就可略知净土法门的门径。

   近几个月以来,我在泉州各地方讲经,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的疲劳。这次到贵处来,匆促演讲,不及预备,所以讲说的未能详尽。希望大众原谅。

    (1939年4月16日讲于永春桃源殿)

人生之最后

岁次壬申十二月,厦门妙释寺念佛会请余讲演,录写此稿。于时了识律师卧病不起,日夜愁苦。见此讲稿,悲欣交集,遂放下身心,屏弃医药,努力念佛。并扶病起,礼《大悲忏》,吭声唱诵,长跽经时,勇猛精进,超胜常人。见者闻者,靡不为之惊喜赞叹,谓感动之力有如是剧且大耶。余因念此稿虽仅数纸,而皆撮录古今嘉言及自所经验,乐简略者或有所取。乃为治定,付刊流布焉。弘一演音记。

第一章 绪言

   古诗云:“我见他人死,我心热如火,不是热他人,看看轮到我。”人生最后一段大事,岂可须臾忘耶!今为讲述,次分六章,如下所列。

第二章 病重时

   当病重时,应将一切家事及自己身体悉皆放下。专意念佛,一心希冀往生西方。能如是者,如寿已尽,决定往生。如寿未尽,虽求往生而病反能速愈,因心至专诚,故能灭除宿世恶业也。倘不如是放下一切专意念佛者,如寿已尽,决定不能往生,因自己专求病愈不求往生,无由往生故。如寿未尽,因其一心希望病愈,妄生忧怖,不唯不能速愈,反更增加病苦耳。

   病未重时,亦可服药,但仍须精进念佛,勿作服药愈病之想。病既重时,可以不服药也。余昔卧病石室,有劝延医服药者,说偈谢云:“阿弥陀佛,无上医王,舍此不求,是谓痴狂。一句弥陀,阿伽陀药,舍此不服,是谓大错。”因平日既信净土法门,谆谆为人讲说。今自患病,何反舍此而求医药,可不谓为痴狂大错耶!

   若病重时,痛苦甚剧者,切勿惊惶。因此病苦,乃宿世业障。或亦是转未来三途恶道之苦,于今生轻受,以速了偿也。

   自己所有衣服诸物,宜于病重之时,即施他人。若依《地藏菩萨本愿经·如来赞叹品》所言供养经像等,则弥善矣。

   若病重时,神识犹清,应请善知识为之说法,尽力安慰。举病者今生所修善业,一一详言而赞叹之,令病者心生欢喜,无有疑虑。自知命终之后,承斯善业,决定生西。

第三章 临终时

   临终之际,切勿询问遗嘱,亦勿闲谈杂话。恐彼牵动爱情,贪恋世间,有碍往生耳。若欲留遗嘱者,应于康健时书写,付人保藏。

   倘自言欲沐浴更衣者,则可顺其所欲而试为之。若言不欲,或噤口不能言者,皆不须强为。因常人命终之前,身体不免痛苦。倘强为移动沐浴更衣,则痛苦将更加剧。世有发愿生西之人,临终为眷属等移动扰乱,破坏其正念,遂致不能往生者,甚多甚多。又有临终可生善道,乃为他人误触,遂起瞋心,而牵入恶道者,如经所载阿耆达王死堕蛇身,岂不可畏。

   临终时,或坐或卧,皆随其意,未宜勉强。若自觉气力衰弱者,尽可卧床,勿求好看勉力坐起。卧时,本应面西右胁侧卧。若因身体痛苦,改为仰卧,或面东左胁侧卧者,亦任其自然,不可强制。

   大众助念佛时,应请阿弥陀佛接引像,供于病人卧室,令彼瞩视。

   助念之人,多少不拘。人多者,宜轮班念,相续不断。或念六字,或念四字,或快或慢,皆须预问病人,随其平日习惯及好乐者念之,病人乃能相随默念。今见助念者皆随己意,不问病人,既已违其平日习惯及好乐,何能相随默念?余愿自今以后,凡任助念者,于此一事切宜留意。

   又寻常助念者,皆用引磬、小木鱼。以余经验言之,神经衰弱者,病时甚畏引磬及小木鱼声,因其声尖锐,刺激神经,反令心神不宁。若依余意,应免除引磬、小木鱼,仅用音声助念,最为妥当。或改为大钟、大磬、大木鱼,其声宏壮,闻者能起肃敬之念,实胜于引磬、小木鱼也。但人之所好,各有不同。此事必须预先向病人详细问明,随其所好而试行之。或有未宜,尽可随时改变,万勿固执。

第四章 命终后一日

   既已命终,最切要者,不可急忙移动。虽身染便秽,亦勿即为洗涤。必须经过八小时后,乃能浴身更衣。常人皆不注意此事,而最要紧。唯望广劝同人,依此谨慎行之。

   命终前后,家人万不可哭。哭有何益?能尽力帮助念佛,乃于亡者有实益耳。若必欲哭者,须俟命终八小时后。

   顶门温暖之说,虽有所据,然亦不可固执。但能平日信愿真切,临终正念分明者,即可证其往生。
   命终之后,念佛已毕,即锁房门。深防他人入内,误触亡者。必须经过八小时后,乃能浴身更衣。(前文已言,今再谆嘱,切记切记。)因八小时内若移动者,亡人虽不能言,亦觉痛苦。

   八小时后着衣,若手足关节硬,不能转动者,应以热水淋洗。用布搅热水,围于臂肘膝弯。不久即可活动,有如生人。

   殓衣宜用旧物,不用新者。其新衣应布施他人,能令亡者获福。
   不宜用好棺木,亦不宜做大坟。此等奢侈事,皆不利于亡人。

第五章 荐亡等事

   七七日内,欲延僧众荐亡,以念佛为主。若诵经、拜忏、焰口、水陆等事,虽有不可思议功德,然现今僧众视为具文,敷衍了事,不能如法,罕有实益。《印光法师文钞》中屡斥诫之,谓其唯属场面,徒作虚套。若专念佛,则人人能念,最为切实,能获莫大之利矣。

   如请僧众念佛时,家族亦应随念。但女众宜在自室或布帐之内,免生讥议。
   凡念佛等一切功德,皆宜回向普及法界众生,则其功德乃能广大,而亡者所获利益亦更因之增长。
   开吊时,宜用素斋,万勿用荤,致杀害生命,大不利于亡人。
   出丧仪文,切勿铺张。毋图生者好看,应为亡者惜福也。
   七七以后,亦应常行追荐,以尽孝思。莲池大师谓:“年中常须追荐先亡。不得谓已得解脱,遂不举行耳。”

第六章 劝请发起临终助念会

   此事最为切要。应于城乡各地,多多设立。《饬终津梁》中有详细章程,宜检阅之。

第七章 结语

   残年将尽,不久即是腊月三十日,为一年最后。若未将钱财预备稳妥,则债主纷来,如何抵挡?吾人临命终时,乃是一生之腊月三十日,为人生最后。若未将往生资粮预备稳妥,必致手忙脚乱呼爷叫娘,多生恶业一齐现前,如何摆脱?临终虽恃他人助念,诸事如法。但自己亦须平日修持,乃可临终自在。奉劝诸仁者,总要及早预备才好。

    (1933年1月讲于厦门妙释寺)

净宗问辨

(乙亥二月于万寿岩讲)

   古德撰述,每设问答(2),遣除惑疑,翼赞净土,厥功伟矣。宋代而后,迄于清初,禅宗最盛,其所致疑多原于此。今则禅宗渐衰,未劳攻破。而复别有疑义,盛传当时。若不商榷,或致诖乱(3)。故于万寿讲次(4),别述所见,冀息时疑。匪曰好辩,亦以就正有道耳。

   问:当代弘扬净土宗者,恒谓专持一句弥陀,不须复学经、律、论等。如是排斥教理,偏赞持名,岂非主张太过耶?

   答:上根之人,虽有终身专持一句圣号者,而决不应排斥教理。若在常人,持名之外,须于经、律、论等随力兼学,岂可废弃?且如灵芝疏主(5),虽撰《义疏》(6),盛赞持名(7),然其自行亦复深研律藏,旁通天台、法相等,其明证矣。

   问:有谓净土宗人,率多抛弃世缘,其信然欤?
   答:若修禅定,或止观,或密咒等,须谢绝世缘,入山静习。净土法门则异于是,无人不可学,无处不可学。士、农、工、商各安其业,皆可随分修持净土。又于人事善利,群众公益,一切功德,悉应尽力集积,以为生西资粮,何可云抛弃耶!

   问:前云修净业者不应排斥教理、抛弃世缘,未审出何经论?
   答:经论广明,未能具陈,今略举之。
   《观无量寿佛经》云:“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净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

   《无量寿经》云:“发菩提心,修诸功德。植诸德本,至心回向。欢喜信乐,修菩萨行。”
   《大宝积经·发胜志乐会》云:佛告弥勒菩萨言:“菩萨发十种心:一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慈,无损害心;二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悲,无逼恼心;三者,于佛正法,不惜身命,乐守护心;四者,于一切法,发生胜忍,无执著心;五者,不贪利养、恭敬、尊重,净意乐心;六者,求佛种智,于一切时,无忘失心;七者,于诸众生,尊重恭敬,无下劣心;八者,不著世论,于菩提分,生决定心;九者,种诸善根,无有杂染,清净之心;十者,于诸如来,舍离诸相,起随念心。若人于此十种心中,随成一心,乐欲往生极乐世界,若不得生,无有是处。”

   问:菩萨应常处娑婆,代诸众生受苦。何故求生西方?
   答:灵芝疏主初出家时,亦尝坚持此见,轻谤净业。后遭重病,色力痿羸,神识迷茫,莫知趣向。既而病瘥,顿觉前非,悲泣感伤,深自克责。以初心菩萨未得无生法忍,志虽洪大,力不堪任也。《大智度论》云:“具缚凡夫,有大悲心,愿生恶世,救苦众生,无有是处。譬如婴儿不得离母,又如弱羽只可传枝(8)。未证无生法忍者,要须常不离佛也。”

   问:法相宗学者,欲见弥勒菩萨,必须求生兜率耶?
   答:不尽然也。弥勒菩萨乃法身大士,尘尘刹刹,同时等遍。兜率内院有弥勒,极乐世界亦有弥勒。故法相宗学者不妨求生西方。且生西方已,并见弥陀及诸大菩萨,岂不更胜?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到已,即见阿弥陀佛、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观自在菩萨、弥勒菩萨等。”

   又《阿弥陀经》云:“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据上所引经文,求生西方,最为殊胜也。故慈恩教主窥基大师(9),曾撰《阿弥陀经通赞》三卷,及《疏》一卷,普劝众生同归极乐。遗范具在,的可依承。

   问:兜率近而易生,极乐远过十万亿佛土,若欲往生,不綦(10)难欤?
   答:《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灵芝《弥陀义疏》云:“十万亿佛土,凡情疑远,弹指可到。十方净秽同一心故,心念迅速不思议故。”由是观之,无足虑也。

   问:闻密宗学者云:“若唯修净土法门,念念求生西方,即渐渐减短寿命,终致夭亡。故修净业者,必须兼学密宗长寿法,相辅而行,乃可无虑。”其说确乎?

   答:自古以来,专修净土之人,多享大年,且有因念佛而延寿者。前说似难信也。又既已发心求生西方,即不须顾虑今生寿命长短,若顾虑者必难往生。人世长寿不过百年,西方则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智者权衡其间,当知所轻重矣。

   问:有谓弥陀法门,专属送死之教;若药师法门,生能消灾延寿,死则往生东方净刹,岂不更善?
   答:弥陀法门,于现生何尝无有利益?具如经论广明。今且述余所亲闻事实四则证之,以息其疑:
   一、瞽目重明。嘉兴范古农友人戴君,曾卒业于上海南洋中学,忽尔双目失明,忧郁不乐。古农乃劝彼念阿弥陀佛,并介绍居住平湖报本寺,日夜一心专念。如是年余,双目重明如故。此事古农为余言者。

   二、沉疴顿愈。海盐徐蔚如,旅居京师,屡患痔疾,经久不愈。曾因事远出,乘人力车,磨擦颠簸,归寓之后,痔乃大发,痛彻心髓,经七昼夜不能睡眠,病已垂危。因忆《华严·十回向品》代众生受苦文,依之发愿,后即一心专念阿弥陀佛,不久遂能安眠,醒后痔疾顿愈。迄今已十数年,未曾再发。此事蔚如尝与印光法师言之。余复致书询问,彼言确有其事也。

   三、冤鬼不侵。四川释显真,又字西归。在家时历任县长,杀戮土匪甚多。出家不久,即住宁波慈溪五磊寺,每夜梦见土匪多人,血肉狼藉,凶暴愤怒,执持枪械,向其索命。遂大恐惧,发勇猛心,专念阿弥陀佛,日夜不息,乃至梦中亦能持念。梦见土匪,即念佛号以劝化之。自是梦中土匪渐能和驯。数月以后,不复见矣。余与显真同住最久,尝为余言其往事,且叹念佛功德之不可思议也。

   四、危难得免。温州吴璧华,勤修净业,行住坐卧,恒念弥陀圣号。十一年壬戌七月下旬,温州飓风暴雨,墙屋倒坏者甚多。是夜璧华适卧墙侧,默念佛号而眠。夜半,墙忽倾圮,砖砾泥土坠落遍身,家人疑已压毙,相率奋力除去砖土,见璧华安然无恙,犹念佛号不辍。察其颜面,以至肢体,未有毫发损伤,乃大惊叹,共感佛恩。其时余居温州庆福寺,风灾翌日,璧华亲至寺中向余言之。璧华早岁奔走革命,后信佛法,于北京、温州、杭州及东北各省,尽力弘扬佛化,并主办赈济慈善诸事。临终之际,持念佛号,诸根悦豫,正念分明。及大殓时,顶门犹温。往生极乐,可无疑矣。

------------------------------------------
   (1) 本文作于1935年3月(乙亥二月),其时弘一法师居厦门禾山万寿岩,校读灵芝元照律师所著《阿弥陀经义疏》。万寿岩住持本妙法师,请他宣讲《阿弥陀经》。弘一法师因据《义疏》,随力敷讲,并撰《义疏撷录》。开讲期间,又撰本文,采用问答形式,阐扬净土法门,剖析甚详,亦可见师皈心净土之恳挚。
   (2) 每设问答:经常采取问答的文体。
   (3) 诖乱:造成混乱。诖(guà):过误。
   (4) 万寿讲次:在万寿岩讲经期间。次:期间。
   (5) 灵芝:北宋律宗高僧元照,晚年主杭州灵芝寺三十年,世称灵芝尊者。早年轻视净土法门,后遭重病,阅智者大师《净土十疑论》,始归心净土法门。并依善导之说,一意专持阿弥陀佛名号,发愿领众同修念佛。常言:“生弘律范,死归安养。平生所得,唯二法门。”著有《观无量寿佛经义疏》、《阿弥陀经义疏》等。
   (6) 《义疏》:即《阿弥陀经义疏》。
   (7) 持名:以专心持念阿弥陀佛名号为修持方式。
   (8) 弱羽:指幼鸟羽翼未成。传枝:从一根树枝移到另一根相邻的树枝。
   (9) 窥基:玄奘弟子,法相宗初祖。因常住大慈恩寺,世称慈恩大师。其净土著述有《阿弥陀经疏》1卷、《阿弥陀经通赞疏》3卷等。
   (10) 綦(qí):极。

苦乐对览表

宋慈云忏主说二土修行难易十种,今以苦乐对之,列表如下:

┌──────────┬────────────────┐
│   娑婆世界   │      极乐世界      │
├──────────┼────────────────┤
│ 一、有不常值佛苦 │ 一、受花开见佛,常得亲近之乐 │
│ 二、有不闻说法苦 │ 二、受水鸟树林皆宣妙法之乐  │
│ 三、有恶友牵缠苦 │ 三、受诸上善人俱会一处之乐  │
│ 四、有群魔恼乱苦 │ 四、受诸佛护念,远离魔事之乐 │
│ 五、有轮回不息苦 │ 五、受横截生死,永脱轮回之乐 │
│ 六、有难免三途苦 │ 六、受远离恶道,名且不闻之乐 │
│ 七、有尘缘障道苦 │ 七、受受用自在,不须经营之乐 │
│ 八、有寿命短促苦 │ 八、受与佛同寿,更无限量之乐 │
│ 九、有修行退失苦 │ 九、受入正定聚,永无退转之乐 │
│ 十、有佛道难成苦 │ 十、受一生行满,所作成办之乐 │
└──────────┴────────────────┘

   《阿弥陀经》云:“无有众苦,但受诸乐。”众苦者,谓三苦、八苦、无量诸苦。三苦统论三界,八苦唯约人间。今以八苦与极乐世界之乐对之,列表如下:

┌──────────────────┬────────────┐
│      娑婆世界        │    极乐世界    │
├──────────────────┼────────────┤
│ 一、生苦,居于胎狱之中      │ 一、受莲花化生之乐  │
│ 二、老苦,现其衰朽之像      │ 二、受相好具足之乐  │
│ 三、病苦,诸根痛患        │ 三、受安宁自在之乐  │
│ 四、死苦,四大分散        │ 四、受寿命无量之乐  │
│ 五、爱别离苦,欲合偏离      │ 五、受海会相聚之乐  │
│ 六、冤憎会苦,欲避偏逢      │ 六、受上善俱会之乐  │
│ 七、求不得苦,欲得偏失      │ 七、受所欲如意之乐  │
│ 八、五蕴炽盛苦,烦恼之火昼夜炽燃 │ 八、受观照蕴空之乐  │
└──────────────────┴────────────┘

   华民二十七年,岁次戊寅七月十三日,余剃染出家二十周年。是日诸善友集聚尊元经楼,为余诵经忏罪。余于是日始讲《阿弥陀经》一卷,回向众生,同证菩提。并书《苦乐对览表》二纸,呈奉经楼,以为纪念焉。沙门一音。

    (1938年8月8日书于漳州尊元经楼)

劝人听钟念佛文

近有人新发明听钟念佛之法,至为奇妙。今略述其方法如下,修净业者,幸试用之;并希以是广为传播焉。

   凡座钟、挂钟行动之时,若细听之,作“丁当丁当”之响(“丁”字响重,“当”字响轻)。即依此“丁当丁当”四字,设想作“阿弥陀佛”四字。或念六字佛者,以第一“丁”字为“南无”,第一“当”字为“阿弥”,第二“丁”字为“陀”,第二“当”字为“佛”。亦止用“丁当丁当”四字而成之也。

   又倘以其转太速,而欲迟缓者。可加一倍,用“丁当丁当丁当丁当”八字,假想作“阿弥陀佛”四字,即是每一“丁当”为一字也。或念六字佛者,以第一“丁当”为“南无”,第二“丁当”为“阿弥”,第三“丁当”为“陀”,第四“丁当”为“佛”也。
   绘图如下:

┌──┬──────────────────┐
│  │      丁 当 丁 当     │
│  │ 四字佛  │ │ │ │     │
│普通│      阿 弥 陀 佛     │
│  ├──────────────────┤
│念法│      丁  当  丁  当  │
│  │ 六字佛  │  │  │  │  │
│  │      南无 阿弥  陀  佛  │
└──┴──────────────────┘

┌──┬──────────────────┐
│  │      丁当 丁当 丁当 丁当  │
│  │ 四字佛  │  │  │  │  │
│迟缓│      阿  弥  陀  佛  │
│  ├──────────────────┤
│念法│      丁当 丁当 丁当 丁当  │
│  │ 六字佛  │  │  │  │  │
│  │      南无 阿弥  陀  佛  │
└──┴──────────────────┘

   所用之钟,宜择“丁当丁当”速度调匀者用之。又欲其音响轻微者,可以布类覆于其上。(如昼间欲其响大者,将布撤去。夜间欲其音响轻者,将布覆上。)

   初学念佛者,若不持念珠记数,最易懈怠间断。若以此钟时常随身,倘有间断,一闻钟响,即可警觉也。又在家念佛者,居室附近,不免喧闹,若摄心念佛,殊为不易。今以此钟置于身旁,用耳专听钟响,其他喧闹之声,自可不至扰乱其耳也。又听钟工夫能纯熟者,则“丁当丁当”之响,即是“阿弥陀佛”之声。钟响佛声,无二无别。钟响则佛声常现矣。

   普陀印光法师《覆永嘉论月律师函》云:“凡夫之心,不能无依,而娑婆耳根最利。听自念佛之音亦亲切。但初机未熟,久或昏沉,故听钟念之,最为有益也。”

    (载1927年《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第十七期)

为性常法师掩关笔示法则

古人掩关皆为专修禅定或念佛,若研究三藏则不限定掩关也。仁者此次掩关,实为难得之机会。应于每日时间,以三分之二专念佛诵经(或默阅,但不可生分别心),以三分之一时间温习《戒本》、《羯磨》及习世间文字。因机会难可再得,不于此时专心念佛,以后恐无此胜缘。至于研究等事,在掩关时虽无甚成绩,俟将来出关后,尽可缓缓研究也。

   念佛一事,万不可看得容易。平日学教之人,若令息心念佛,实第一困难之事。但亦不得不勉强而行也。此事至要至要,万不可轻忽!诵经之事可以如常。又每日须拜佛若干拜,既有功德,亦可运动身体也。念佛时亦宜数数经行,因关中运动太少,食物不宜消化,故宜礼拜经行也。念佛之事,一人甚难行,宜与义俊法师协定课程,二人同时行之。可以互相策励,不致懈怠中止也。

   课程大致如下:
   早粥前念佛,出声或默念随意。
   早粥后稍休息。礼佛诵经。九时至十一时研究。
   午饭后休息。二时至四时研究(研究时间,每日以四小时为限,不可多)。四时半起礼佛诵经。
   黄昏后专念佛。晚间可以不点灯,唯佛前供琉璃灯可耳。

   三年之中,可与义俊法师讲《戒本》及《表记》、《羯磨》六遍。每半年讲一遍。自己既能温习,亦能令他人得益。昔南山律祖,尚听律十二遍,未尝厌倦。何况吾等钝根之人耶?《戒本》、《羯磨》能十分明了,且记忆不忘,将来出关之后,再学《行事钞》等非难事矣。

   世俗文字略学《四书》及历史等。《学生字典》宜学全部,但若鲜暇,不妨缺略。因此等事,出关之后仍可学习也。若念佛等,出关之后,恐难继续,唯在关中,能专心也。

   又在闭关时,宜注意者如下:
   不可闲谈,不晤客人,不通信。(有十分要事,写一纸条交与护关者。)
   凡一切事,尽可俟出关后再料理也。时机难得,光阴可贵,念之!念之!
   余既无道德,又乏学问。今见仁者以诚恳之意,谆谆请求,故略据拙见拉杂书此,以备采择。
   性常关主慧察。 乙亥四月一日,演音书。

    (1935年5月3日作于泉州开元寺)

万寿岩念佛堂开堂演词

今日万寿禅寺念佛堂开堂,余得参末席,深为荣幸。近十数年来,闽南佛法日益隆盛,但念佛堂尚未建立,悉皆引为憾事。今由本寺住持本妙法师发愿创建,开闽南风气之先。大众欢喜,叹为希有。本妙法师英年好学,亲近兴慈法主讲席已历多载,于天台教义及净土法门悉能贯通。故今本其所学,建念佛堂弘扬净土。可谓法门之龙象,僧中之芬陀矣。

   今念佛堂既已成立。而欲如法进行,维持永久,胥赖护法诸居士有以匡辅而助理之。
   考江浙念佛堂规则,约分二端:一为长年念佛,二为临时念佛。
   长年念佛者,斋主供设延生或荐亡牌位,堂中住僧数人乃至数十人,每日念佛数次。

   临时念佛者,斋主或因寿诞、或因保病、或因荐亡,临时念佛一日,乃至多日,此即是水陆经忏之变相。
   以上二端中,长年念佛尚易实行。因规模大小可以随时变通,勉力支持犹可为也。若临时念佛,实行至为困难。因旧日习惯,唯尚做水陆、诵经、拜忏、放焰口等。今遽废此习惯,改为念佛,非易事也。
   印光老法师《文钞》中,屡言念佛胜于水陆经忏等。今略引之:

   《与徐蔚如书》云:“至于七中,及一切时、一切事,俱宜以念佛为主。何但丧期。以现今僧多懒惰,诵经则不会者多。而又其快如流,会而不熟亦不能随念。纵有数十人,念者无几。唯念佛则除非不发心,决无不能念之弊。又纵不肯念,一句佛号入耳经心,亦自利益不浅,此余决不提倡作余道场之所以也。”

   又《复黄涵之书》,数通中,皆言及此。文云:“至于保病荐亡,今人率以诵经、拜忏、做水陆为事。余与知友言,皆令念佛。以念佛利益,多于诵经、拜忏、做水陆多多矣。何以故?诵经则不识字者不能诵;即识字而快如流水,稍钝之口舌亦不能诵;懒人虽能亦不肯诵,则成有名无实矣。拜忏、做水陆,亦可例推。念佛则无一人不能念者,即懒人不肯念,而大家一口同音念,彼不塞其耳,则一句佛号固已历历明明灌于心中,虽不念与念亦无异也。如染香人,身有香气,非特欲香,有不期然而然者。为亲眷保安荐亡者,皆不可不知。”

   又云:“至于作佛事,不必念经、拜忏、做水陆,以此等事,皆属场面。宜专一念佛,俾令郎等亦始终随之而念。女眷则各于自室念之,不宜附于僧位之末。如是则不但尊夫人、令眷,实获其益,即念佛之僧,并一切见闻,无不获益也。凡作佛事,主人若肯临坛,则僧自发真实心。倘主人以此为具文,则僧亦以此为具文矣。”

   又云:“做佛事一事,余前已详言之,祈勿徇俗,徒作虚套。若念四十九天佛,较诵经之利益多多矣。”
   又《复周孟由昆弟书》云:“做佛事,只可念佛,勿做别佛事,并令全家通皆恳切念佛,则于汝母、于汝等诸眷属,及亲戚朋友,皆有实益。”

   又云:“请僧念七七佛甚好。念时,汝兄弟必须有人随之同念。”

   统观以上印光老法师之言,于念佛则尽力提倡,于做水陆、诵经、拜忏、放焰口等,则云“决不提倡”。又云“念佛利益,多于诵经、拜忏、做水陆多多矣”。又云“诵经、拜忏、做水陆,有名无实”。又云“念经、拜忏、做水陆等事,皆属场面”。又云“徒作虚套”。老法师悲心深切,再三诰诫。智者闻之,详为审察,当知何去何从矣。

   厦门、泉州诸居士,归依印光老法师者甚众。唯望懔遵师训,努力劝导诸亲友等,自今以后,决定废止拜忏、诵经、做水陆等,一概改为念佛。若能如此实行,不唯闽南各寺念佛堂可以维持永久,而闽南诸邑人士信仰净土法门者日众,往生西方者日多,则皆现前诸居士劝导之功德也。幸各勉旃!

    (1934年9月讲于厦门万寿岩)

劝念佛菩萨求生西方

近印光法师尝云:“飞机、炸弹、大炮常常有,当此时应精进念佛菩萨名号。不应死者,可消灾免难。若定业不可转,应被难命终者,即可因此生西方。”

   以上法师之言,今略申说其意。
   念佛(阿弥陀佛),常人唯知生西,但现生亦有利益。古德尝依经论之义,谓念佛有十大利益。念观世音名号,常人皆知现生获益。故念佛菩萨可避飞机、炸弹、大炮,亦决定无疑。

   常人见飞机来,唯知惧。空怕,何益?入地洞、上山亦无益。唯有诚心念佛菩萨。
   于十分危险时,念佛菩萨必恳切,容易获感应。若欲免难,唯有勤念佛菩萨。
   危险时须念,平日亦须念。因平日勤念,危险时更得力。
   业有二种,以上且约不定业言。倘定业不可转,必须被难命终者,虽为弹炮所伤、亦决定生西。
   常人唯知善终(即因病)乃生西,但为弹炮所伤亦可生西。因念佛菩萨诚,佛菩萨必来接引,无痛苦生西。

   须知生西后,无苦但乐。衣食自然,居处美丽,常见佛菩萨闻法,乃最好之事。故被伤生西,可谓因祸得福。
   无论何人,皆应求生西方。即现在不应死者,暂免灾难,亦不能永久安乐。
   娑婆苦,今生尚轻,前几生更苦。此次苦尚轻,以后更苦。故欲十分安全,不可专顾目前暂时,必须放开远大眼光,求生西方也。

   若约通途教义言,应观我身、人身、山河大地等皆虚妄不实,飞机、炸弹、大炮等亦当然空无所有。如常人所诵之《心经》、《金刚经》等皆明此义。《心经》云:“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若再详言,应分为空、假、中三观,复有次第、一心之别。但吾人仅可解其义,若依此修观则至困难,即勉强修之,遇境亦不得力。故印光法师劝人专修净土法门也。因此法门易解,人人皆可实行。

   故劝诸君须深信净土法门。又须于印光法师前所说者,深信不疑,安心念佛菩萨名号,不必忧惧也。
   此次与日本抗战,他处皆多少受损害,唯泉州安然。此是诸君念佛诵经之力,故能免一时之危险。但后患方长,不可安心,必须精进念佛菩萨,俾今生命终时,决定生西。乃是十分安全之道也。

   略说劝念佛菩萨求生西方,至要至要!

    (1938年冬讲于泉州开元寺)

略述印光大师之盛德

大师为近代之高僧,众所钦仰。其一生之盛德,非短时间所能叙述。今先略述大师之生平,次略举盛德四端,仅能于大师种种盛德中,粗陈其少分而已。

一、略述大师之生平

   大师为陕西人。幼读儒书,二十一岁出家,三十三岁居普陀山,历二十年,人鲜知者。至民国元年,师五十二岁时,始有人以师文隐名登入上海《佛学丛报》者。民国六年,师五十七岁,乃有人刊其信稿一小册。至民国七年,师五十八岁,即余出家之年,是年春,乃刊《文钞》一册,世遂稍有知师名者。以后续刊《文钞》二册,又增为四册,于是知名者渐众。有通信问法者,有亲至普陀参礼者。民国十九年,师七十岁,移居苏州报国寺。此后十年,为弘法最盛之时期。民国二十六年,战事起,乃移灵岩山,遂兴念佛之大道场。二十九年十一月初四日生西。生平不求名誉,他人有作文赞扬师德者,辄痛斥之。不贪蓄财物,他人供养钱财者至多,师以印佛书流通,或救济灾难等。一生不畜剃度弟子,而全国僧众多钦服其教化。一生不任寺中住持、监院等职,而全国寺院多蒙其护法,各处寺房或寺产,有受人占夺者,师必为尽力设法以保全之。故综观师之一生而言,在师自己,决不求名利恭敬,而于实际上,能令一切众生皆受莫大之利益。

二、略举盛德之四端

   大师盛德至多,今且举常人之力所能随学者四端,略说述之。因师之种种盛德,多非吾人所可及,今所举之四端,皆是至简至易,无论何人,皆可依此而学也。

   甲、习劳
   大师一生,最喜自作劳动之事。余于民国十三年曾到普陀山,其时师年六十四岁,余见师一人独居,事事躬自操作,别无侍者等为之帮助。直至去年,师年八十岁,每日仍自己扫地、拭几、擦油灯、洗衣服。师既如此习劳,为常人作模范,故见人有懒惰懈怠者,多诫劝之。

   乙、惜福
   大师一生,于惜福一事最为注意。衣食住等,皆极简单粗劣,力斥精美。民国十三年,余至普陀山,居七日,每日自晨至夕,皆在师房内观察师一切行为。师每日晨食仅粥一大碗,无菜。师自云:“初至普陀时,晨食有咸菜,因北方人吃不惯,故改为仅食白粥,已三十余年矣。”食毕,以舌舐碗,至极净为止。复以开水注入碗中,涤荡其余汁,即以之漱口,旋即咽下,唯恐轻弃残余之饭粒也。至午食时,饭一碗,大众菜一碗。师食之,饭、菜皆尽。先以舌舐碗,又注入开水涤荡以漱口,与晨食无异。师自行如是,而劝人亦极严厉。见有客人食后,碗内剩饭粒者,必大呵曰:“汝有多么大的福气,竟如此糟蹋!”此事常常有,余屡闻友人言之。又有客人以冷茶泼弃痰桶中者,师亦呵诫之。以上且举饮食而言。其他惜福之事,亦均类此也。

   丙、注重因果
   大师一生最注重因果,尝语人云:“因果之法,为救国救民之急务。必令人人皆知现在有如此因,将来即有如此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欲挽救世道人心,必须于此入手。”大师无论见何等人,皆以此理痛切言之。

   丁、专心念佛
   大师虽精通种种佛法,而自行劝人,则专依念佛法门。师之在家弟子,多有曾受高等教育及留学欧美者。而师决不与彼等高谈佛法之哲理,唯一一劝其专心念佛。彼弟子辈闻师言者,亦皆一一信受奉行,决不敢轻视念佛法门而妄生疑议。此盖大师盛德感化有以致之也。

   以上所述,因时间短促,未能详尽,然即此亦可略见大师盛德之一斑。若欲详知,有上海出版之《印光大师永思集》,泉州各寺当有存者,可以借阅。今日所讲者止此。

    (1941年夏讲于泉州檀林福林寺念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