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新

(直取骊珠)

 

    宋末元初,燕都房山的一座寺庙中,有一位名唤同新的和尚。他字仲益,别号月泉,很早就投在鞍山坚公门下,从事打杂一类的寺务,身分很低。他白天拼命做事,晚上苦读经书,一心想外出云游,成就一番事业。有一天,他将自己的志向告诉身边的僧众,结果招致大家的耻笑,认为他是异想天开,他心里非常气愤,便决心离开此寺,临行前在墙壁上写下四句偈语:

    气宇冲霄大丈夫,

    寻常沟渎岂能拘?

    手提三尺吹毛剑,

    直取骊龙颔下珠。

    同新愤然出走,前往拜谒清安方公,方公问他:“欲行千里,一步为初,如何是最初一步?”他两手交叉向前走,方公说:“果然是双脚不沾地。”同新拂袖而出,又去拜访大明暠公。暠公对他动不动就以手杖痛打,他虽时有省发,但心障终是难以净除,就想回到清安方公那里去。方公收留了他,却也时常以恶语相骂,杖缒相加。过了三年,才豁然悟道。

    不久,他去了鞍山,当时海云大师为住持,名声动海内,一音才举,万众欢呼。元太宗登位之后,朝廷命同新去济南灵岩寺担任住持,四方僧人云集该寺,同新对待他们有高下贤愚之别,于是引起一些人的不满,怨言纷起,他只好引退回鞍山,众人挽留他,他坚决地辞谢了。

    同新平时总是想,时局不稳,兵火连天,许多佛教典籍,或全毁,或残缺,研究佛经的人看不到完整的佛经,实为一大憾事。于是,他捐出自己的财物,又发动志同道合的人募资,亲自去江南各地购求,无论是严寒酷暑,也无论是千山万水,他都跋涉前往,经过数年奔波,他终于将佛典基本搜全,为佛教界做了一件大好事。同时,在四方奔走的过程中,他随时宣讲佛法,启人善心,在人们的心中如同佛祖一般,深受敬仰。

    同新性格豪迈,道眼清明,而且极有机变,擅长韵语,尤善言谈。尘尾一扬,四座倾倒,即使讲法终日,听者依然兴味盎然,绝先厌烦之心。后来,山东东西道提刑耶律公将同新迎到济南观音院。那年夏天,同新大师身患疾病,召集僧众指示佛法大要,口念偈语曰:

    咄憨皮袋,兀底相殃。

    伎俩不解,思想全忘。

    来无所从,去亦无方。

    六凿空空,四达皇皇。

    念完又说:“这里面还有没有阻滞之处呢?”接着又念了两句:

    撒手便行,云天茫茫。

    念毕,俨然而逝,世寿六十六。送葬者多达万余人,香花彩幡堵塞道路,为之不通。假若不是以道化人之深远,怎能如此让人爱戴呢?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