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静坐与健康

静坐与健康

陈海量居士 著

 

为什么要学习静坐 ?

   静坐或禅定,是培福培慧的最好办法,我们通过静坐的次第修习,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增长智慧,使身心强健,对人生与宇宙能够正确地认识。三世诸佛及世尊释迦牟尼佛及诸大菩萨,无不修习这个殊胜的法门。静坐决不意味着究竟解脱安乐,但它是极其殊胜的法门,通过“人体核聚变”,可以大大提高生命的质量。我们每天都在消耗能量,而现代人的苦恼之一就是精力不济,缘何?入不敷出也。有人大谈能吃苦,但就是不肯静坐,白白错过了使自己的人生产生升华的机会。

   正观修习静坐的功德,能吃苦么?那就修习一下静坐吧,想得福慧的人,认真修习静坐,久之必然智慧朗发,福报现前,没有哪个法门比开始着手修习静坐更好的了。

   反观不修习静坐的过失,不说地狱,如果连静坐时的暂时虚妄的痛苦都无法忍受,还谈什么自度度人呢?要修忍辱波罗蜜,那就试试静坐的功夫吧。

   这是一个福慧双修的殊胜速捷法门,说速捷并非说三两天就成,只是比起我们在无量生中流转诸趣之苦,静坐时忍受一点苦可算是微不足道了。这种“忍”可以成办我们的一切善愿。何乐而不为呢?对初学佛者,一百天为期,如果能严格每天定时定量静坐,决无没有收益的道理,如果是已学佛者,那就不要数他人宝了,快快切实修行,动手吧!

    静坐对于男女老幼的健康,都有帮助,可使耐寒力和消化力增强,且使皮肤润泽,并有美容的功效。尤其是需要长期疗养的如:肺痨、神经衰弱、心脏病、慢性肠胃病、风湿麻痹、关节酸痛、以及失眠等症的病人,他们每日愁眉苦脸,怀念自己的前途与现状,愈想愈悲哀,结果使病况日趋严重。假使学习静坐,精神凝敛,则心境日趋愉快,就足以增加对疾病的抵抗力,最后必然能克服病魔,转弱为强。

    有人怀疑静坐易使人陷于枯寂消极,殊不知人生态度的积极或消极,由于健康的影响是很大的。静坐能增长健康,就可以纠正消极的流弊,也就是说可以增长劳动的效能。因为体力增强,从事劳动,就不会时常感动疲倦。从另一方面讲,经常劳动是会损害健康,所以劳动之后也需要休息,静坐使脑神经思维静止,则又是一种最佳的休息。

静坐的方法

    静坐时间最好在黎明之前,其次是在夜静时,一则不妨碍日里劳动生产,二则初学的人心神不宁静,易为外界喧杂的声音所扰乱。因此早晚人声寂静的时候是比较适宜,否则醒来时坐一次再入睡亦可,静坐功夫纯熟后,对自己意志就会有极大的操纵力,虽在热闹如剧场中,亦能凝神默坐,不被外物所扰。

    静坐的姿势,是把右足垫在左腿下,左足放在右腿上, ( 这叫单盘,若是双盘,再把右足从下扳上,搁在左腿上,静坐不拘单、双盘都可以的 ) 左手放在右手上,手掌心向上迭安于小腿上,将身前后摇动数次,吐出浊气数口,空气由鼻吸入,头须自然正直,忌僵硬。闭眼,合唇,舌舐上颚,鼻正对肚脐,肩部放松下垂勿耸起,背勿靠壁,或依靠于他物之上,以免妨碍血液流行。

    臀部用枕头之类垫高一二寸,不用亦可,肾囊勿使压住,裤带袜带领扣之类都要解松,以宽适不脱落为宜。天气寒冷时腿上盖毛毯等物以免膝关节受风。修定的方法可分作三步来实施:

    一、数息鼻中的一呼一吸叫做息,静坐入手的功夫就是调息,呼吸须细长深远,用意引至脐下,出入绵绵,忌迫促,或有声。息调顺了以后,就可开始数息。《法观经》说:“佛法初门,即数息观,以世间人皆贪著身,未能忘身守意,心多散乱,故佛法初门,教修数息观。”《解脱道论》说:“数息是世尊所称叹。”它的修法是初入坐时可数自己的呼吸,呼吸一次就计一个数,从“呼”计数也可以,从“吸”计数也可以,从一数至十,数完了,再从头由一数起。

    二、系心脐下经过相当时间的数息之后,思虑渐趋恬静,这时可放弃数息,将注意力集中于脐下小腹,眼虽闭着,但眼光须内视小腹。智者大师《释禅波罗密法门》说“若系心脐下,脐是气海,系心在脐能除众病。”其原因是注意脐下,深长细远的呼吸,不但,有强健肺部的功能,并具有宁静神经的作用。智者大师又说:“下著安心 ( 即是系心脐下 ) 令息微微然,息调则众患不生,其心易定。”这是心息相依,其法存心于听息之出入,但不是有声可听,一有声,息就粗浮,当耐心潜神地轻轻微微倾听若存若亡的息,这样一来就愈微愈静。

    三、凝心静坐注意脐下,使心息相依,倘心息不忘,就不能入定。心息相依,经过一个时期,心便凝然。智者大师说“但凝其心,息诸乱想,即是修止,名凝心止。”怎样凝法呢 ? 只须应用一个呆字,一呆呆住,什么都不思量,这就是凝心,渐渐地不觉有手,不觉有身,并不觉有我,但见闻仍然了了,这是定相初现;从此进入心息两忘的境界,就是入定,入定的境界、乃是自然地随着功夫的进程达到的,切勿存心求定,一有求定心,就不能得定,而且反因求定的一念,会引起其他妄想杂念来,因为求定这个念头就是妄念。

    以上所说的修定三个阶定,并不是机械地排定次序的,倘静坐功夫纯熟。一入坐便可系心脐下,可把数息这阶段取消。

    坐毕出定,将起时,先想气从全身毛孔放出,须放数次,倘不做这种观想,下次坐时就会感到身心烦躁不安,这点不可忽略。气放出后,可摇动身体,屈伸两臂,再用两手掌互相摩擦,使手掌发热,搓两眼,然后放足,以手按摩足部,缓缓起立。

静 坐 赘 语

    初学静坐好比嚼铁馒头一样,是感不到趣味的,只有耐心去坐,耐之又耐,忍之又忍,不管功效的迟速,渐渐地功夫熟练以后,自然会感到其味无穷。

    学静坐是要下决心的,守牢一个恒字,寒暑无间地做去,不论男女老幼是决定可以成功的。初学的人往往有始无终,或求速效 ( 功效不是求得的,是自然来的 ) ,坐了几天不见功效,就放弃不去坐了,这样的人做么什事都是不会有成就的,何况是修禅习定的切身要事呢 ?

    现在为初学的设一方便,凡发心学习静坐的,可先定一百天为期,在这一百天内,每天刻板地准时地在早晚二次去坐,不管有效无效,定要坐满一百天;倘坐满一百天之后仍然没有功效,那就不用再坐。事实上,一个人能下决心去坐满一百天,可以保证他在精神肉体两方面是决定有收获的,日子一久,真滋味出来了,到那时叫他不坐也不肯放手了,这决不是空言骗人,问题是只怕人们没有决心去做。

    初学静坐的,每次.以一刻钟至半小时为度,渐增至一小时。通常能静坐一小时,就能收到功效,倘能久坐那就更好。

    初坐最难受的就是脚部麻木酸痛,这种现象倘能忍得住,应忍受着继续坐下去,到了实在不能忍受的程度,可放两足加以抚摩,俟酸痛愈后,再迭足就坐。

    入坐后体温较平时提高,且有微汗,这是血液畅通的现象。

    坐时舌舐上颚,坐到相当时候,口中唾液源源而来,可缓缓咽下,这是因身中团聚的热力促进腺分泌的缘故。

    坐时身体有时发生震动摇摆等情形,这是由内脏气机发动反映到外部的现象,是不足惊异的。

    有时腹中略觉转动,腹有鸣声,四肢及周身常觉肉跳,这些都是内脏气机发动的反映,可说是静坐的功效。

    坐时如觉腹胀气塞,可作气从全身毛孔排泄出去的观想,这种观想一起,便会觉得自在。《坐禅三昧法门经》中世尊教我们;“念诸息遍身,亦念息出入,悉观身中诸出入息,觉知遍至身中,乃至足指,遍诸毛孔,复次,一切毛孔及九孔中亦见息出息入,是故知息遍诸身。”这是说的体呼吸,静坐日久不须作观想,自然可以达到体呼吸的。

    坐时不免有外界音响入耳,这时应勿起厌烦心,勿去分别它,不去理睬它,听如不听见,这是最妙的对治方法。

    坐时有二种病:一散乱,二昏沉,大凡初坐的时候每患散乱,故用数息法对治它,坐稍久妄念较少时就易患昏沉,可把注意力集中在鼻端,使精神振作。倘昏沉已去,仍当凝心脐下,使心息相依,自能凝然徐徐入定。

    坐到极静的时候,有时会发生种种幻境,要晓得这些都是虚幻不实的,我只凝然不理睬它,幻境自然会消灭的。

    静坐时须放弃一切的祈求心。不独求却病、求健康的念头不可存,就是无念的境界,也不可动念去求;因念头一动,这就是妄念,有了妄念,怎么能进入无念的境界呢 ?

    饮食后须隔一小时方可静坐,正在静坐的时候,倘遇急事发生,切不可骤然起立行动,必须将气从全身毛孔放出,身体前后摇动。足部抚摩柔和,才可起立;否则气息不调容易致病。

    学习静坐的人平日对于怨恨、嫉妒、忿怒、懊悔、悲哀、忧虑等等,要尽量放下,这些念头能障碍静功的进步。

    静坐日久,下腹膨而坚,非常适意,全身骨节松软,神气清爽,令人获得健康快乐无穷佳趣。

    静坐时肉体上所发生的现象,有很多在生理学上是认为不可能的,可见现阶段的科学并未达到理想地步,对于人身的生理卫生,尤其是精神活动状况,尚未能得到精确的结论。

    静坐念佛,只须默念一句“阿弥陀佛”圣号,历历分明,这就是止观双修法门,对于身心,有不可思议的益处。

静 坐 诗 选

望湖亭坐月高攀龙

树迥笼烟合,湖平印月空;

片云传远谷,一乌度高风。

妙悟世情外,真机独坐中;

物交吾不役,转觉此身雄。

 

静坐

静坐杳无念,临流望远天;

浪花圆复破,云气断还连。

狎水轻鸥去,摩空野鹳还;

如何此时意,不得向人传。

 

山中杂诗

开窗北山下,日出竹光朗;

楼中人兀然,鸟雀时来往。

晏坐不觉瞑,明月上东阁;

相对两悠然,时闻木叶落。

寒风客衣薄,依岩曝朝旭;

坐久不知还,山童报黍熟。

时穿深竹坐,翠叶于室密;

落日照前山,松间一僧出。

 

鸡 - 栖

跏趺至日夕,鸟雀闹四壁;

月步出门去,寒溪净如拭。

 

咏怀白居易

尽日松下坐,有时池畔行;

行立与坐卧,中怀淡无营。

不觉流年过,亦任白发生,

不为世所薄,安得逐闲情。

 

在家出家前人

清唳数声松下鹤,寒光一点竹间灯,
中宵入定跏趺坐,女唤妻呼都不应。

 

赛山子诗

岩后独静坐,圆月当天耀;

万象影现中,一轮本无照。

廓然神自清,含虚洞玄妙;

因指见其月,月是心枢要。

高高峰顶上,四顾极无边,

独坐无人知,孤月照寒泉。

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

吟此一曲歌,歌终不是禅。

 

夜坐庵前

人定乌栖息,庵前聊倚栏;

徘徊明月上,正在修篁端。

清影冰玉碎,疏音环佩珊;

倏然耳目静,觉此宇宙宽。

人生甘物役,汩没红尘间;

宴坐得俄顷,境幽心已闲。

谅能长无争,自可驻朱颜;

所以学道人,市隐类深山。

 

觉庵释觉范

念起则为凡,觉之则为圣;

人言此为觉,此觉未真正。

但了一切空,圣凡皆幻影;

宴坐不言中,澄心如古井。

 

山中立秋偶书王阳明

风吹蝉声乱,林卧惊影秋;

山池静澄碧,暑气亦已收。

山峰出白云,突兀成琼楼;

袒裼坐溪石,对之心悠悠,

倏忽无念定,变化不可求;

浩然发长啸,忽起双白鸥。

 

自警高鹤年

抖擞精神学坐禅,隆冬树下一蒲团;

渐愧此心如不了,廿年空费草鞋钱。

 

游花岩温光熹

镇扫经龛一炷香,忘言趺坐伴琴堂;
春来禅意超空色,任使桃花著靓妆。

坐断时空老衲家,萧然静对白梅花;
青山窗外伸头看,看我庵中煮苦茶。

烹雪山堂万象闲,世缘终浅笑香山;
主人待客传心法,吹火龙潭夜坐关。

 

新秋智恒

淡淡秋光点晚庭,新凉闲望远山青;
性情偏觉乡居好,四壁虫声趺坐听。

心传一句静中参,趺坐山门对夕岚;
平淡生涯还自得,秋灯深夜共僧谈。

 

独坐前人

频向心头认故吾,太虚云海月模糊;
公余独坐真堪笑,天下本来一事无。

 

劝持名念佛俞德荫

怜他枉受轮回苦,颠倒昏迷被欲牵;
障重若非异方便,死生大事了何年。

彻底悲心开秘藏,三根普被复何疑;
缘深愿广仗他力,不念弥陀更念谁。

苦口为吾陈利害,只缘病久粗知医;
信如智眼愿如导,念念洪名善执持。

 

念佛吟俞慧云

习气多生苦执持,牵缠三毒贪瞋痴;
忽如暗室明灯照,一句绵绵密密时。

切愿先须固信根,迁流生死黯销魂;
如母忆子喻何切,穷劫莫能报佛恩。

迥脱根尘我法空,真常体露本圆通;
竖穷横遍斯心要,念念相应六字中。

忙时用靠闲时办,独恐闲时办未多;
莫若当头悬死字,万缘放下念弥陀。

    结跏趺坐,正念观察,以大悲心而为屋宅,智慧为鼓,以觉悟杖而击扣之,告诸烦恼,汝等当知,诸烦恼贼,从妄想生,我法身家,有善事起,非汝所为,宜速出,若不速出,当断汝命,如是告之,诸烦恼贼,寻自退散。

    次于自身善起防护,不应放逸,于刹那中有少动念,应当观察,以正智钩制今正住。以方便慧而为大将,用四念处以为守护,本觉心正第一义禅定宫阙,安住不动犹若金刚。以智慧剑,斩烦恼贼,破生死军,摧伏魔怨。

    如是静虑,一切有情,发心非难,常时不懈。能成就者,是则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