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佛教对减劫大小三灾的描述

佛教对减劫大小三灾的描述

 

一、 劫灾与众生之来源

(摘自陈兵教授著《生与死---佛教轮回说》)

     汉语中常用的“浩劫”、“劫难”、“劫数”之“劫”,源出佛典,为梵文劫波(Kalpa)音译之略,原意为极久远的时间单位。佛经中称世界众生有大变化的周期为劫,有小劫、中劫、大劫三级。一般说人寿每百年增一岁,从十岁增至八万四千岁后,复从八万四千岁渐减至十岁,如是一增一减名一小劫,合一千六百八十万年,如是增减十八反为一中劫,或言二十小劫为一中劫,合三亿三干六百万年。四中劫为一大劫,合十三亿四千四百万年。一大劫中,三干大干世界同时成坏,分为成、住、坏、空四中劫。成劫世界开始形成,住劫为形成后的相对稳定期,只有在此期间,三禅天以下的众生才渐次出现、生存。坏劫世界破坏,众生不存;空劫为从坏尽到再生成的间歇阶段。

    佛经中还说,三界众生由共业所感,在轮回程途中有共同的“三灾”恶报。三灾分小、大两种,小三灾主要在人间,为疾疫、饥馑;刀兵。疾疫灾起时,种种传染病、瘟疫蔓延,人在七日之内死亡殆尽,地上处处白骨狼藉,无人收葬,唯留一万人作种子。饥馑灾起时,六七年间天不降雨,地上寸草不生,滴水难得,一日一夜死人无算,也唯留一万人为种子。刀兵灾起时,人们自相残杀,草木皆成兵器,七日之内,人类死亡殆尽,亦唯留一万人为种子。小三灾发生的时间,《立世阿毗昙论》说疾疫灾在住劫第一小劫人寿十岁时,饥馑灾在第二小劫人寿十岁时,刀兵劫在第三小劫人寿十岁时。《优婆塞戒经》则说每一小劫中,有饥馑灾三次,疾疫灾三次,刀兵灾一次。

     大三灾,为火、水、,风三灾,其破坏范围广及欲、色二界。火灾起时,有七个太阳并出,草木土石、山河大地乃至须弥山、欲界诸天宫。悉被烧毁,大火绵延历一小劫,烧至光音天(一说二禅天)而止,坏尽初禅天、六欲天及人间、地狱、饿鬼界。水灾起时,大水漂溺,历时一小劫,淹至三禅天(一说遍净天)毁尽三禅天以下。风灾起时,有大猛风吹坏世界,“乃至极微亦无余在”(《俱舍论》卷十二),亦历时一小劫,坏至四禅天(一说广果天),毁尽四禅天以下。大三灾的发生规律,依《立世阿毗昙论》等说,是“七火次第过,然后一水灾,七七火七水,复七火后风”,即七次火灾过后有一水灾,七次水灾过后,再经七次火灾,然后来一次风灾。《优婆塞戒经》则说:“水火二灾各五段过,有一风灾,五风灾过,名一大劫。”

    三灾到来时,世界毁坏,其中生活的众生乃至诸天自然是在劫难逃。然而,按佛经之说,那时也是沦堕众生上升解放之日。于火灾到来之前,人们大概是受“天谴”的启示警省,都不再作恶,而齐修十善,三恶道众生报尽后也都生于人间修十善行,劫灾来临时,人中有自然修禅定证初禅者,乃力宣初禅的寂静安乐,教人修禅,人类皆依其法修行,死后都上生于初禅天。当大火快烧到初禅天时,初禅天中修得二禅者力宣二禅安稳快乐,诸天皆依其教修证二禅,上升于二禅光音天而躲过火灾焚毙之苦。光音天,为佛经所说众生的老家。

    当火灾坏尽初禅天,众生皆回光音天老家后,“尔时无日月星辰,唯有大冥”(《长阿含经》卷七)宇宙中是一片死寂的黑暗,然后渐渐从黑暗虚空中兴起大云,降注大雨,依次生成风、金、水、地“四轮”,水轮中藏有一切物类的种子;然后再慢慢形成天宫、日月星辰、山河大地。其时光音天有人寿终,堕于初禅天,后来又有人从光音天相继堕落。

    佛经说,地上众生,皆从光音天堕落,“众共生世,故名众生。” 初时身有光明,飞行自在,衣食自然,后来贪染渐生,食地上物,身体沉重,失去光明与神通。然后渐渐有了私有观念,贫富分化,贵贱有别。 分疆立界,你争我夺,刀杖斗讼,演出这人间善恶交争、兴衰成败、悲欢离合的一幕幕活剧。佛家的这种人类起源说,属以天为本位的球外智慧生命移植论;其劫初水轮中藏有一切物类种子及畜类本生存于大海中的生命起源说,则与近代生命科学的生命起源学说有所相近。

    佛教所说六道众生中,除人和畜生中的大部分之外,其余天、鬼、阿修罗、地狱及畜类中的龙、金翅鸟等,究竟实有,抑或是庄生寓言、神话想象,或古印度神话的承袭?若说实有,在何理由?如说天神住在天上,那么如今人造飞船遨游太空、登上月球,为何不见天宫天仙及佛教所说月天子?如说地狱在地底下,那么如今地下钻探、科学探测,为什么只发现地下有水石岩浆等,不见有地狱存在?关于此类疑问,佛经中早有解答“此类众生身,为由微细四大集成的“细身”,与人身边常住的鬼神相类,非人类肉眼所能见。故即至天宫地狱,若仍以肉眼观之,则视而不见。

    近人王恩祥《佛教通释》一书中,总结佛典诸说,列举出五条理由论证天等界趣、细身众生实有不虚:一、由圣言闻知故,应信实有,佛教干经万论,皆一致说有天等细身众生,这出自证得圣智的佛陀及其弟子们天眼智等超常智能的观见,应予相信。如佛经说水中、人身中有微虫,今已由科学证实,其余未证实者亦可由此理推论而予相信。二、由因果不违法则,应信实有。据因果报应之定理,应有他生后世的因果相续,行善修禅之因,应有天道,作恶之因,应有地狱。三、“识之所缘有限,自界地亦有不见者,”何况他界。人天赋的感官感知能力有限,视听嗅触等皆有其阀阈,无理由据有限感知之所见,便否定感知阀阈之外的东西为子虚乌有。如x光、紫外线等,皆肉眼所不见,而科学已证明其为实有。以目前科学仅就人、动物之生命现象而得出的不究竟的认识,否定其它生命类型细身众生的存在,理由并不充足,至多不过可能性而已。四、异类虽不相见,同类相见。如蚂蚁虽有声,人却不闻,而蚁类互相能闻,人虽能了了见蚁,蚁却未必能了了见人及承认人类的存在。依此类推,无理由否认人类虽不能见他,他却能了了见人类的更高级文明生物的存在,无理由局定人类为生命进化的终极形态。若以人不见有高于自已的生命存在,便以宇宙间最高文明生物,智慧生物自居,很可能是狂妄自大,如“蚂蚁缘槐称巨国”无异。五、“譬如多人一室共梦”,虽然各自在做自已的梦,有自已梦中的经验世界,互相却不见不知,无理由以自已经验中没有,使否认他人(如佛、罗汉、有天眼者等)经验中也没有。达五条理由中,第一条信圣人之言,只适用于信仰佛教者;后四条理由,可以否定断言天等细身众生为子虚乌有的论断在逻辑上的错误或理由不充足,难以确证天等确实是有,只能证明可能是有。

 

二、 佛教对减劫三灾的悬记

(摘自魏磊教授著《净土宗教程》宗教文化出版社)

    释尊在大小佛典中,对宇宙的成住坏空的规律及情况,多有陈述。目前吾人所居的时间属住劫(又称贤劫,此劫有千尊佛出世)。二十小劫为一中劫,四中劫为一大劫。八十小劫为一大劫。在成住坏空四劫中,吾人现处住劫,住劫有二十番增减之久。现在正是住劫减劫的第九小劫,后八劫没有佛出世,只有第八劫有四轮王出世。第九减劫之初,人寿八万四千岁,过一百年减一岁,减至六万岁时,有拘留孙佛出世;由六万岁减至二万岁时,迦叶佛出世(其时即入劫浊);释迦本师出世时,人寿减至百岁。七千年后,人寿十岁,佛法灭尽。入第十增劫,过百年增一岁,增至八万四千岁后入减劫,减至八万岁时,弥勒佛出世,住世六万岁,正法像法各六万岁。第十减劫后,从第十一至第十四劫无佛出世,至第十五劫有九百九十四佛出世,从第十六至第十九劫无佛出世,第二十劫增到八万四千岁时,楼至佛(即韦驮菩萨)出世,住劫圆满。

    佛陀在许多经论里提及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因为长时期行不善法而酿成灾劫,在成住坏空的坏劫中有火、水、风大三灾,中劫则有饥馑、疾疫及刀兵等小三灾。小三灾出现于人寿三十岁时,即四千年后。大三灾则在十二万年后令天地同归于尽。唯除色界第四禅天不受破坏。佛说大三灾之火灾由日轮出现而起,水灾由大雨而起,风灾由风之相击而起,都是由太阳系而起。 (1).火灾。于坏劫时,有七个太阳出现,大地须弥山渐渐崩坏,四大海水渐渐消尽。大千世界及初禅天,皆悉洞然无有遗余。是名火灾。(2).水灾。初禅以下,七番火灾坏于世界之后,世界复成。又于坏劫之时,渐降大雨,雨滴如车轴。更兼地下水轮,涌沸上腾,大千世界乃至二禅天,水皆弥满,一切坏灭,如水消盐,是名水灾。(3)风灾。二禅以下,七番水灾以后,世界复成,又于坏劫之时,从下风轮有猛风起,兼以众生业力尽故,处处生风,大千世界乃至三禅天,悉皆飘击,荡尽无余,是名风灾。大三灾中,火烧初禅有五十六番,水淹二禅有七番,风迁三禅有一番,合之共六十四番。三大灾亦是众生业力所感,瞋恚感火灾,贪欲感水灾,愚痴感风灾。

    坏劫中经火水风三大灾,二十番后,方入空劫,空二十番时,世界复成,亦二十番时,方入住劫,如是辗转。释迦本师应世正是住劫第九番减劫之时,亦是吾人所处的时间态。

    最初人类是从色界光音天天子来生人间的。伊时,人寿、身量及福报呈正比例相关。劫初时,人寿八万四千岁,身高八百四十丈,福报也大,衣食应念而至,色相端庄,安乐无碍,后来由于无明烦恼起现行,竟耽美食,男女二根生起,极情恣欲,因贪起盗,心怖刑罚,妄语矫饰。六根抵不住六尘诱惑,放纵身口意行诸不善,迈向歧途而不知非,由是人寿,身高及福报每况愈下。

    减劫中,又有小三灾次第出现。

    (1)饥馑灾。人寿减至三十岁时,人身量不满三尺,于时,人类的道德伦理因果观念,丧失殆尽,福报相继享尽,连粗劣的五谷杂粮也渐没,糠稗充饥,为食中第一;以发褐遮体,为衣中第一;以铁为至宝,为庄饰第一。相煎人皮朽骨为宴会,偶得一粒麦谷,如获摩尼宝珠,密藏守护。饥馑灾至,凡七年七月七日,天不降雨,大地寸草不生,白骨遍野。尽阎浮提,所存不过万人,留之以作当来人种。那些饿死的众生,因常怀悭贪嫉妒,无施惠心,不念危厄之人,身坏命终之后,受饿鬼身。饥灾过后,众生共起下品厌离心。

    (2)疾疫灾。人寿减至二十岁时,身形由三尺减至二尺高,原来那一念下品厌离心也丧失,疾疫灾起,种种诸病齐发,无医药可治,死亡积野,过七月零七日,其灾方熄。此时尚无甘蔗糖盐之类,而况参苓桂附等药物。疾疫劫来临时,薄福的人,精魂被夺,染病即死,死无人埋,城邑荒弃。上次饥饿劫后的余生者,在这疫劫中又死去百分之九十九。疾疫中死亡者,如能慈悲慰问,无相害恼乱之意,以此善缘,殁后即生天上。疾疫灾过,人们相共生起一念中品厌离心。

    (3)刀兵灾。过六千年后,人寿十岁时,彼时女子五个月即嫁,身高才一尺。尔时世界,一片颓垣败瓦,没有国家组织及领袖,没有文化及佛法。地下珍宝只有铁为至宝,粗织草衣早已没有,只以干枯发褐遮蔽身体。伦理道德及因果观念丧失殆尽,众生于疾疫劫时的一念中品厌离心又失掉,惟有行十恶法者为人推敬。刀兵灾至,一切众生自相杀害。地所生草,利如锋刃,触之即死。过七日七夜,其患方除。有少量软心众生,避隐于山野,刀兵灾末,所剩人口仅一万,隐于山野的人,出山后,遇人相抱痛哭,共起上品厌离心,发誓断恶修善。痛定思痛,生起慈愍心共行善法,于是决定先离杀生。由于能行善故,天即下雨,地亦平正,十岁人便生子,寿命以增长,从百岁增一岁寿命,增至二十岁时,人复作是念。我等因修不杀生,所以寿命延至二十岁,现在当修不偷盗,因为不偷盗,人寿延长至四十岁。四十岁人再修不邪淫,由不邪淫故,寿命延长至八十岁。八十岁人再修不妄语,由不妄语故人寿增至一百六十岁。如是续修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悭贪而行布施等善法,寿命延长至八万岁。此时大地平正,沙砾变成琉璃。人民炽盛,五谷平贱。尔时弥勒如来出世,龙华三会,度释迦佛遗法种福之人。可见寿命福报与持戒修善成正比例相关。

    三小灾亦是众生恶业所感,贪欲感饥馑灾,瞋恚感刀兵灾,愚痴感疾疫灾。佛言:于饥馑灾与刀兵灾而死者,皆入恶道;于疾疫灾中死者,多生天上。何以故?以有疾病时,但相慰问,无有毒害屠杀,及相争相夺之心故。《婆沙论》云:人若能以一搏之食,发大悲心布施饿者,于当来世决不遇饥馑之灾。若以一阿梨勒果奉施病僧,于当来世中,决不遇疾疫灾。若一日一夜持不杀戒,当于来世决不遇刀兵灾。

    三小灾的次第出现,虽然远在四千年后,然任何事物皆有一个由始微到渐盛的过程,所谓履霜坚冰至。冷静地观察,三小灾的萌芽乃至局部灾变在现代亦有程度不同的表现。一者饥馑灾,本世纪饥荒频仍,比较大的饥灾有:前苏联大饥荒、孟加拉国国邦大饥荒、中国大饥荒、印度大饥荒、撒哈拉沙漠饥荒、非州大饥荒等。死亡人数少则数十万,多则数千万。随着工业现代化的发展,耕地面积渐少,人口急增,预料粮食短缺是人类目前与今后的一大难题。联合国粮食计划署透露,非洲每天有一千六百万人挨饿,每秒钟就有一人因饥饿而死亡。而世界其它地区因水旱、地震、罡风、瘟疫、蝗虫等灾害造成粮食短缺的现象日趋严重。种种迹象表明:佛说小三灾的饥馑劫似已缓步迈向人类。

    二者疾疫灾,本世纪工业文明的负面效应表现为生态外环境(包括因捕杀导致生物链的摧残)的破坏与人的机体内环境的失调,引起许多前所未闻的奇异疾病,给人类的生存带来巨大的挑战。世界过去二十年中,每年均有新疫症流行,最厉害的算是起源于非洲的艾滋病。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全球由四千万人染有病毒,2003年亚太地区死于艾滋病的患者超过五十万人,即每分钟便有一人死于这个由传染引起的世纪绝症。1994年澳洲发现了名为endra的病毒,1998年,马来西亚爆发了百(Nipah)病毒,1997年的禽流感,2003年的世纪病毒“非典型性肺炎”等,据医学研究,这些病毒的祸源大多是来自禽鸟。这与人类杀生的行为因果相联。《佛说灌顶经》云:瘟疫的形成,是水中龟鳖鱼等无数杂类众生,常被捕网,被人啖食,其中有智能的怀着忿恨发愿说:“愿我来世投生大海中,做毒蛟龙,吐种种像云雾的毒气,害维耶离国中的人民,使那些食我肉的人,就是不病死,也会萎靡困瘦,虽生犹死;曾杀我命的人,遇到我的毒气立即死亡。”

    由是可推知,现代种种疫症的出现是对现代人杀生等不善行的沉重打击,它远远超出了单纯的疾病范畴,仿佛一个从天而降的报应之神,激起人们持久的恐慌与反思,而五千年后的疾疫灾或是一个总清算。

    三者刀兵灾,世界历史几乎是一部战争史。众生恶业所感,瞋毒肆虐,冤冤相报,兵连祸结,了无尽期。仅本世纪短短的100年间,世界各地就发生了大大小小300多次战争。20世纪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死伤人数巨大。当今的核弹头与杀人于无形的生物武器(又称非核核武器)直接威胁着人类的基本安全。种种恐怖主义、霸权主义的行为,令地球蒙上厚重的凄惨阴影。而六千年后的刀兵灾,或是对人类杀业的总报应。

    随着三小灾的次第出现,佛教法运也相应地渐趋衰微,直至灭尽。世尊悬记:“始自《首楞严经》、《般舟三昧经》,终至十二分教悉皆灭尽,法灭时袈裟自然变白,藏经自然无字。”尔时,十六罗汉尽收世间一切经法,贮于铜塔,此塔沉至金刚际。佛法灭尽,犹如漫漫长夜失去灯炬,众生受苦痛煎熬。释尊怜愍众生,特留《无量寿经》住世一百年,为末法众生作最后的救度。

    或有人怀疑:刀兵劫中的众生,智慧福德极为暗钝,怎能受持这部义理境界甚深的《无量寿经》呢?释尊的一段法语圆满地回答了这一问题:“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明更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在回光返照之际,众生的根机尤显猛利,加之苦痛的逼迫,于时便能信解受持念佛法门。据《大集经》记载:《无量寿经》灭后,释尊仍然悲心不舍众生,惟余阿弥陀佛四字,广度群生。劫尽之时,阿弥陀佛四字,世间众生没有能念全者,或能念一字,或能念二字。若有能念全四字者,即为天人师。证知法灭之时,念佛一门乃末法罪浊众生最后得救的津梁,六字洪名即诸佛相传之心印慧命,众生出离苦海之慈航。吾人对净土法门应生殷重恭敬心,依教奉行。若不修净土,即在四生六道之中,大小三灾之内,头出头没,永无出离之缘。

    了知现代人生境况与末世劫运,吾人应从内心生起深切的出离心,生起如救头燃的紧迫感。火宅炎炎,众苦充满,不求生西方净土,将何以堪?元朝白云法师词云:“娑婆苦,光影急如流,宠辱悲欢何日了,是非人我几时休,生死路悠悠。三界里水面一浮沤,纵使英雄功盖世,只留白骨掩荒丘,何似早回头。”吾人应反复咏吟,以佛祖古德的教示,增上出离心,并力跃上阿弥陀佛大愿之船,横截生死苦海,圆成佛道,还入生死苦海,拯济常没众生。